账号:
密码:
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赝太子在线阅读 - 第八百九十二章 顺天府巡捕营

第八百九十二章 顺天府巡捕营

  <  开门见“银”,大吉大利,这可不是坏事,似乎是吉兆。
  张墨东几乎没有任何犹豫,立刻走过去,弯腰将银锞子捡起来,掂量一下,是五两旳银子。
  看规格,不是官银,似乎是私铸,但底白细深,边起细霜,这是成色极高的银锞子。
  “这必是吉兆!”张墨东用手摩挲着银锞子,暗暗想着,五两银子对举人来说,不算多,可预兆就不一样了。
  “余律、方惜,别怪我,要怪就怪你们被人盯上了。”
  “我只是个小人物,就算是为了自保,也只能按他们说的去做。”
  “说一千道一万,谁叫你们得罪了权贵。”
  这样自我劝说一番,心虚果然渐渐消散了,张墨东逐渐理直气壮起来。
  他是举人,自然能猜到一些事,更深层就算猜不到,也知道余律方惜这种太孙故人涉嫌科举买题作弊,必是阴谋,这事或会被攀扯到太孙,让太孙名誉受损。
  但张墨东已顾不得这些,不拼这一把,自己就只能止步省试。
  有道是,富贵险中求,为了显贵,必须拼这一把!
  赢了,就什么都有了!
  想到这里, 张墨东再不犹豫, 将东西都拿了, 把银子放在怀中,出了房门,直奔大堂。
  张墨东自己都没意识到, 本来打算将纸条藏在旅馆里,等着举报后带人来看, 结果捡了银子, 竟脑袋迷糊一般, 将写了题目的纸条藏在自己身上。
  此时外面天还黑着,但大堂中, 看上去有二三十人,都是举子,显然是大部分人都到了。
  “鸡蛋阳春面到了。”
  伙计来回穿梭, 端上了一碗碗素面, 倒不是旅店吝啬, 或者举人买不起, 而是为了春闱,吃食必须十分注意。
  必须干净、卫生、新鲜, 吃坏了肚子可是大事,所以不但旅店上的仅仅是鸡蛋面,就算是贡院, 提供的也仅仅是大饼,据说有经费时, 是甜心饼,而不会上肉饼。
  谁知道荤腥不是有问题?素和饼就很少有这问题。
  “快快, 我买六张甜饼,张兄, 你买几张?”
  有人喊着,吃完早点就需要带着东西去贡院排队,不过眼下还要好好吃了这顿饭。
  “我少点,四张甜饼就可以了。”张墨东的人缘不好不坏,进来大堂,就有人打招呼,当下爽郎回答, 看起来似乎并无异样。
  这时,楼梯处有动静,张墨东侧目一看,竟然是余律和方惜打着哈欠下来, 也是准备用早饭,竟凑过去说话。
  “余兄、方兄,你们要几张甜饼?”
  自张墨东上次向二人借银子被拒绝,已许久不曾与这二人说话,不光是自己不去找二人,二人也再没主动找过张墨东。
  别的举子都隐隐察觉到这三人之间关系怕出了问题,此刻看到三人又在说话,都有些好奇。
  当初三人是因何闹掰?
  现在看起来也不像和好,二人对待张墨东似乎格外冷淡?
  而张墨东,往日里似乎说话也不会这样客气?
  虽然张墨东不是倨傲之人,但现在他与余律、方惜说话时的态度,是不是格外和气了一些?
  “余兄要四张、我要六张。”
  余律跟方惜仿佛也没有再记着之前的事,他说话,也回应,虽不算热络,但也没有彻底无视张墨东。
  他们这样的态度, 张墨东反更放心一些。
  若他们也与自己一样,再次见面就热情起来, 他反要怀疑这二人也瞒着他做了什么了。
  现在他们这种客气中透着疏远的感觉,反是正常人会有的反应。
  张墨东试探一番后, 果然放下心来, 这时有人叫张墨东,就往叫的那人走去,与那人说话。
  余律方惜等他转身走开,就彻底冷下了脸。
  方惜低声说:“要不是监查看着,还有着铜管听声,想不到他竟然有这样的人。”
  “别说了,外面有动静了,就要来了。”余律耳朵敏锐,听到了些,拉了一下,提醒说着。
  与此同时,大门外面,黎明还没到来,黑暗中隐隐有人涌来。
  不过其实带的皇城司的甲兵不多,站在牛车左右不过六个,只是一个个叩刀按剑杀气腾腾,还有四个太监躬着身,看着揭帘的马顺德。
  马顺德看着皇城司甲兵,心中满意,随后又冷冷看着旅店里面正在用饭的举子们。
  “督公,不立刻抓人么?”一个太监躬身谀笑问着:“证据,我们都搜集的差不多了。”
  “蠢货,现在抓,最多就是剥夺功名,一会跟着他们,等入了场,我们就抓人!”
  “进贡院抓人?”说话的太监目瞪口呆,这贡院考试,可是有甲兵护卫的,没有圣旨擅闯,一概格杀勿论。
  “蠢货,咱家有皇上赐的令牌,而且,王进忠已经在贡院门口准备好了,贡院里也有人接应。”
  马顺德说着,又看着里面余律方惜,摇头叹息。
  “想考中?下一辈子吧!你们得罪的乃是天!”
  此时,他已经猜测到,为何皇上会派自己来办这件事,为何要等大查特查,非要闹出大动静来。
  要真正办了正是这二人。
  而这二人身后,站着太孙!
  所以,这二人必须要入罪才成!
  只要自己办好这个差事,就算是成功了!
  这样想着,马顺德已是觉得,这件事已稳了,拿到证据已经足够,现在不抓人,只是要等考试开始,好来一个“人赃并获”罢了!
  入场前抓到,跟考试后抓到,影响是截然不同,马顺德既然已经有所悟了,自然是要选择后者!
  现在,就是紧盯着,不能出任何意外。
  就在这样寻思时,大街上突然传来一阵响动,身后的甲兵也有些骚动,这让马顺德有些不满,朝着街道上看去,就看到一辆车行了过来,看着周围有衙役护卫。
  “是谁这时还到旅馆来?”马顺德目光带着狐疑。
  春闱乃国家抡才大典,就算不是考官,官员也不想和举人们多接触,免的有瓜田李下的嫌疑。
  牛车在旅店门口停下,竟然从上面下来两个官,只是一看,马顺德眼神一凝,真的是意外了——这两人,都还是自己认识的人!
  顺天府府尹潭平,还一个则是考官之一的梁余荫!
  这二人怎么会突然到来?
  马顺德看到二人下了牛车,心中奇怪,顺天府府尹潭平还罢了,或借着巡查治安的名义。
  可考官梁余荫,这时不入贡院,反过来见举人,单是这条,就是有罪,可以立刻拿下问罪。
  要不是顺天府府尹潭平随行,马顺德差点就要走出去质问并且拿下了,可目光一闪,只见潭平一挥手,由一个捕头率领,跟上来的数十个衙差,已将这个旅店团团围住。
  这样的阵势,让马顺德顿时产生不祥预感。
  旅店内的人,这时也察觉到了外面的异样。
  外面突然有齐齐脚步声传来,齐齐的脚步声,让人很容易就联想到官府的人,也唯有训练有素的衙差、士兵,并且数量颇多,才能在走路时发出这样齐整的声音。
  “怎么回事……”
  “外面好像来了许多人,这是怎么了……”
  不安的情绪在人群中不断蔓延,余律和方惜对视一眼,也随大流朝着大门口望去。
  现在光线还有些暗,但借着灯笼的光芒,只要视线没有问题,举子们都能看到外面似乎围上了人。
  张墨东这时已匆匆吃过了早饭,才要出门去,恰撞见这样的阵势,只是一看,心里就咯噔了一下。
  “不怕,我可是有着后台,这不会是针对我。”
  虽然言之不祥,可神秘人是官人这是很明确的,而且还没有发动,就算检查也检查不出什么。
  虽不觉得这阵势是冲着自己来,可还是犹豫着要不要现在出去,只听“砰”一声,带刀的衙差就一拥而入。
  这群人的进入,让大堂内气氛一下僵住了。
  事实上,大部分衙差都不许带刀,只许带着铁尺,能带刀,说明进入的都是有特殊执法权的衙差——顺天府巡捕营。
  能让这么多顺天府巡捕营到此,这显然是出了大事!
  更不必说这些衙差个个面容严肃,眼神更让人心里瘆得慌。
  大堂内举人们都被这阵势给震惊到,他们与同伴们对视,努力让自己不显得慌乱,但视线中都带着询问:这是发生了什么事?
  “梁大人,请。”
  “尹大人,请。”
  门外响起两道声音,是两人互相谦让,随后二人相继进来。
  走在前面的,看起来很是威严,举人中有人认出了这人,这不是顺天府府尹潭平尹大人么?
  若说顺天府府尹来了,这倒也说得通,这里是京城,遇到案子,又是举人扎堆,引来了顺天府府尹,也不是不能理解。
  可跟着走进来的那个人,却让所有认识他的举人都脸色微变。
  这些人立刻就告诉周围,后进来的一位竟是这次春闱的考官之一!
  这一位的身份太敏感,让举人们不由得更不安,不由议论纷纷。
  “梁大人不是考官么?现在这时辰,应该进了贡院了吧,为何会突然到旅店来?”
  “这到底出了何事?考官来见我们,这不合规矩吧?”
  “难道是临时换了考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