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数风流人物在线阅读 - 癸字卷 第五十一节 妯娌互撕,东哥立功

癸字卷 第五十一节 妯娌互撕,东哥立功

  <  像凤姐儿和纨姐儿这类闺中称谓,除了丈夫,就只有情郎才能这么称呼了,甚至即便是丈夫情郎称呼时也都还需要分清场合,避免失礼。
  冯紫英人前称自己大嫂子,只有在私下相好时才会叫自己纨姐儿,但是却对王熙凤的凤姐儿脱口而出,二人之间的关系不问可知。
  冯紫英也立即觉察到自己失言,但话已经出口无法收回,那就只能表现得越发淡定,以示坦然。
  看着李纨面孔上终于露出了得意之色,面带微笑地看着自己,冯紫英这才意识到这女人是一直在用各种方式来试探,实际上并没有实锤的证据和把握,但现在自己脱口而出的“凤姐儿”这个词儿就给了对方以把柄了。
  不过给了她把柄又如何,自己现在和她裸裎相对,恩爱欢好之后相拥而眠,只怕比起与王熙凤有私情更为过分才是。
  “纨姐儿,怎么了?”
  “还在我面前装傻,是不是?”李纨见冯紫英如此,气不打一处来,“你说,什么时候和凤辣子好上的,她是不是给你生了儿子?”
  “哎呀,纨姐儿,你成日里盘算这些做什么?”冯紫英无可奈何地拍了李纨的翘臀一记,“我和凤姐儿有没有私情值得你这么好奇探究么?你就不怕其他人来探究我和你有没有私情?”
  “我现在还怕什么?”李纨有些罕见的一甩头,语气有些冲,“守寡这么多年,也对得起贾家了,也对得起兰哥儿!兰哥儿才两岁,他父亲就殁了,这么多年我含辛茹苦把他养大,现在还找了你这样一个老师,日后还能给他一个前程,我对得起他父亲,对得起贾家任何人,……”
  冯紫英拍了拍李纨的裸肩,将她揽入怀中,以示安抚理解,李纨语气也有些哽咽。
  “平素老祖宗和老爷太太只看得见宝玉,我没意见,谁让人家衔玉而生,没准儿就是贾家中兴之主呢?兰哥儿每每收了冷落回来都要问我,为啥二叔那么受老祖宗和老爷太太喜欢,自己却无人问津,为啥二叔可以不读书,成日嬉戏,自己却要三更灯火五更鸡,苦读不歇呢?我能怎么说?”
  冯紫英没想到平素看起来从不争什么的李纨内心却对贾母和贾政王氏有如此大的怨气,压抑了这么多年,也许只有在自己面前,在这等情形下,她才能毫无顾忌的倾泻出来吧。
  “好了,好了,不提以前了,宝玉是宝玉,兰哥儿是兰哥儿,各有各的命,各有各的福,现在……”冯紫英温声安慰。
  “不,我就要说,要说个通透!”李纨一反常态地在这个话题上显得有些激动,“紫英,我和你有了私情,是我心甘情愿的,兰哥儿日后也还要仰仗你,他既是你弟子,你也算是他父亲,我感觉得出来,这么一两年来,他其实是把你当成了他父亲,平素孺慕之心我是清楚的,你也尽心尽意在教导他,可看看这贾家为他做了什么?”
  “读书在家里弄族学,任由宝玉和秦钟几个人在那里折腾,弄得乌烟瘴气,兰哥儿去劝阻,却还被秦钟说风凉话,……,老祖宗成日里捧着宝玉,太太眼里只有宝玉,谁都不敢说个什么,……,老爷去了江西,寄回来几封信中也只提及宝玉,我家兰哥儿竟成了孤儿一般,……”
  “宝玉过生,阖府上下,竟如同过节一般,人人送礼,个个给赏,兰哥儿过生,除了我和身边人,还有谁知道?老爷太太和老祖宗怕不是鸳鸯提醒,只怕都早就忘到九霄云外去了,……”说到这里,李纨又忍不住伤心哽咽,“难道兰哥儿不是他们贾家人,好歹贾珠还是长子兰哥儿还是长孙呢,怎么就这么不受待见?难道还是我偷人生下来的不成?”
  冯紫英心中微动,这个话题可不好接,千万别惹得李纨要真想偷自己给自己生个儿子吧?
  好在李纨心思还没在这上边,自顾自地发泄:“都说给我双份儿月例钱,我承认,可谁不知道那府里的公账其实就是老祖宗和太太还有王熙凤说了算,她们想要怎么用,还能找不出一个名头来?我多拿了一份,还得要背这么大一个名头,阖府上下,人人都眼红我,看我不顺眼,拿我说事儿,其实苦的也就是二丫头、三丫头和四丫头几个罢了,其他人,又有哪个是真的难过了的?”
  这一番话里真的就有点儿不留情面了,直指贾母和贾政王氏的偏心,但对贾宝玉偏心是众所周知的,荣国府上下都清楚,李纨又能翻出个什么风浪来,也就是现在荣国府都覆灭了,李纨才敢在自己面前倾诉一番而已。
  “纨姐儿,现在这些事儿都过去了,荣宁二府都不存在了,再计较这些就没意义了,除了让自己心堵,咱们得向前看,兰哥儿的事情我自然责无旁贷,须得要时间和机遇,你也莫要太过焦心。”冯紫英把话题拉开,不想和李纨撕扯王熙凤的事儿。
  “你还没说王熙凤是不是替你生了儿子,她这般成日里躲着原来的亲戚熟人,还真以为人家不明白?”李纨轻哼了一声,“你把她藏得再好,她也迟早要见人,我就不信你舍得把她哪个儿子给她了,你们冯家现在还没有一个男嗣呢。”
  感觉到李纨一双长腿又缠上自己腰际,冯紫英鬼使神差一般的挺了挺身子,“那纨姐儿你替我生一个呗。”
  李纨身子一颤,“那如何能行?”
  冯紫英大悔,恨不能给自己一个嘴巴子,这在女人面前嘴巴不把门,终究要出事儿,真要把女人心思给勾起来了,又不知道要添多少麻烦,看看王熙凤就知道了,而且李纨和王熙凤还不一样,守寡之身,还有一个儿子贾兰。
  见冯紫英没有作声,李纨还以为冯紫英是真的觉得他府里的女人都没能替她生下儿子,而且自己又是生了儿子的,所以才会这般期盼,迟疑着道:“二丫头不是怀上了么?王熙凤难道生的不是儿子?你是真想我给你生个儿子?”
  冯紫英心中暗自糟糕,还没有等他相好怎么回答,李纨眉目含情地腻声道:“可我都快三十岁了,而且兰哥儿还在身边,我如何能怀孕?就算是怀上了,那岂不是要像王熙凤那般躲出去生下来,生下来的孩子又怎么办?”
  “也是,我这一走就是两三年,也帮不上忙,真要有了孕,那才是真的让你难做了。”冯紫英赶紧道,“二妹妹怀了身子,还有几个月就能生产,但愿能替我们冯家生下男嗣。”
  李纨眼波流转,似乎仍然还沉浸在之前的恩爱中,但脸上的表情却暴露了她的追逐点,“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王熙凤生的是儿子么?看来你是不想我替你生儿子了,王熙凤都能替你生,为何却不愿意让我替你生?”
  最后一句话都变得有些偏执和犀利起来,这很不李纨。
  为什么你要让王熙凤替你生儿子,却不肯要我替你生儿子?这个号称卷王的问题,卷得冯紫英都张口结舌,无言以对。
  这不是你自己刚才罗列了一大堆不合适么?怎么现在却骤然变成了自己不想让对方生儿子了,虽然自己内心的确如此想。
  再说下去,那就要伤人心了,冯紫英果断道:“怎么不想你生,不是怕你麻烦么?只要你不怕,我又有什么怕的?大不了怀上之后就让兰哥儿去青檀书院读书,不准回来,你寻个由头避出去生下来再说,别人问起来,就说是路边捡来的,自个儿喜欢,就养着了,……”
  李纨眼眸陡然转亮,脸上却浮起一抹得意的笑容:“还说王熙凤没替你生儿子,这不就露馅儿了么?怎么,王熙凤就用这一招来糊弄外人,可她身边却有不少人啊,王信和来旺,好像林之孝夫妇也去跟了她了?前日还回来给老祖宗和太太打了个招呼,又走了,这可真的是人走茶凉,王熙凤就不怕泄露了?这能瞒得了人?”
  被李纨的这般折腾给弄得冯紫英真的有点儿服气了,这女人翻来覆去不就是想要弄明白王熙凤是不是替自己生了儿子么?这事儿对她来说有那么重要么?
  “纨姐儿,你这是要做什么?”冯紫英狠狠地翻身将李纨压在身下,在对方挑衅般的目光下,哪里还能按捺得住,自然是要好生惩戒一番,……
  就在冯紫英和李纨梅开二度的时候,布喜娅玛拉一行人也和杨肇基、贺虎臣,漫步走上临清城码头。
  临清城早已经肃清干净,实际上孙绍祖的大同军并没有能在临清城建立起多么稳固的控制,待到大军一败北退出,整个临清城立即就恢复了原状,而原来的官员们也迅速重新开始履职履责。
  随着武城的大同军向东退却,与从德州迅速后撤的孙绍祖大同军主力在恩县汇合,并开始主动南下济南,从临清到德州的整个运河北段实际上已经完全控制在了朝廷手中,通航几乎是一夜之间就恢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