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玄浑道章在线阅读 - 第两百零六章 破垒顾虚涵

第两百零六章 破垒顾虚涵

  <  元夏这次铁了心不在破除壁垒前做任何多余动作,专心一志与天夏耗磨。天夏也没有再组织任何反击,只是一味坚固防守。
  天夏表面是如此,可是内部却是一直在发生着变化,每一天过去,都是比前一天更为强盛。这个进步目前看着很微弱,但是每时每刻都在进步,若是放到较长的尺度之上,么那终有一日会产生巨大蜕变的。
  风廷执判断的不差,只是过去大约大约两百来天,那第一层壁垒就被元夏攻破,继而又是半载,第二层壁垒也是随之崩裂。
  两重壁垒完全攻破,去往虚空世域的道路已经被再度打通而来。
  张御看着又一次显现在天穹之上的乌金壁垒,唤出训天道章,向陈首执传言道:“首执,时机看来已是差不多了,我们也可以开始另一层布置了。。”
  陈首执道;“此番布置略微有些凶险,元夏那边不知道还有什么手段未出,张廷执便是外身出战,也要小心了。”
  张御道:“首执放心,御自有应对。”说完之后,他结束了交言,看向某一处,便有一具外身朝那里投入进去。
  元夏巨舟之内,段、盛二人见到前方终于显露出来的浩瀚虚空,两人心中都是不约而同微微一松。
  虽然照着天伯书的判断,只要在一二载内攻破这些屏护,天夏应该再没有壁垒用以阻挡了。但是天夏这里的变数实在太多了,谁知道又会出现什么新的状况。虽然元夏不惧拼消耗,可他们这刻身有背负,也怕没完没了。
  盛筝看了下方一眼,道:“段司议,从此刻起,我们必须动作快一些了,不然说不定那壁垒又会再渡构筑出来,那又会拖延我们一二载的时日。”
  段司议也是厌烦这些壁垒,他道:“说得是,我等……”话才说到一般,两人忽然感受到了一阵莫名变化,那分明是又有一处天地与上层力量产生了接续。
  照理说他们正要进攻那方虚空世域,也就是他们所认为的天夏上层聚集之地,现在却突然冒出的这方天地,应该置之不理才是。
  可是盛筝却是心中一动,这处天地方才浮现出来,应该布置比较松懈才是,远无可能有其他几处天地牢固。
  问题是,两殿要他们拿出战果,只是场面上压制天夏,能及破灭一处天夏扶托出来的外世来的重要?这是遏制了天夏的演化世域啊。
  他将自己的想法与段司议一言,后者也是有些意动。
  从大局来说,辛辛苦苦洞穿面前障碍,放着真正目标不去对付,转而去攻袭一处不怎么重要的天地,这是舍大取小。
  可是对他们二人而言,这却确保了二人给两殿方面的交代。唯有他们自己保住了,先占据切实的利益,那才能谈得上以后的事,不然摘了终道也不是他们的,忙活一场却给被人占了去,他们又怎么甘心?
  只是现在被遮掩,不清楚那里的情形,故是他们也没有贸然行事,而是当即命数名玄尊修士外身携带阵器往那处探查情形。
  过去没有多久,那几名修道人便回至他们身侧,揖礼言道:“回禀两位司议,我等方至其中,便疑见一道剑光过去,所去之人包括属下在内外身俱是消亡,无有一个能留存于那里。”
  盛筝不觉目光一凝,道:“剑光?你可曾察辨到其人气机么?”
  那名元夏修士回道:“那镇守之人道行极高,我等未曾有任何察觉便被其人除灭了。”
  盛筝目光闪了闪,他一挥手,让这名修士先是下去,而后对段司议道:“出手阻击之人道行这般高强,且是可以驾驭剑光,极可能是那人。”他认为此人是张御,但在这里谈论其名姓,很可能引发其感应,故是干脆不言。
  段司议也知他说得是谁,他道:“这是极可能的,盛司议莫非要对付此人?”
  盛筝理所当然道:“有机会自然不会放过,若是我们在毁去那方世域的同时,还能顺便破杀此人外身,那你我二人此回也能有一个妥善的交代了。”
  段司议认可此言,道:“只是盛司议,此人不易除,要知道天伯书都说此人不去天夏遮护,难以除灭,机会不大啊。”
  盛筝道:“天伯书指得是其正身,而我等要对付是其外身,却是能够做到的,我等只要调动足够的力量,是有一定可能拿下此人的。”
  段司议道:“盛司议的计划是?”
  盛筝道:“我们若是上来便寻去此人所在,反会令其警惕。”他向着虚空世域所在方向一点,道:“只要我们佯作进攻此处……”他再是朝着那方被扶托的天地一指,“再是突袭此处,当能出其不意。”
  段司议这时忽然道:“会不会是一个陷阱?”
  盛筝道:“我亦考虑过了,但是这回我们所派遣去的俱是一些外身罢了,便是都被破毁了又如何?左右也不过再寻一具外身罢了,我们损失的并不大,但是此人外身若被斩了,再是攻灭那处天地的话,那于我们将极有益处。”
  段司议思来想去,觉得这是有道理的。就算天夏方面有破毁外身之法,大不了此策不成,可是万一成功,收获却是极大。于是他点头道:“确实可以一试,盛司议决定调遣谁人向往?”
  盛筝已有腹稿,道:“让传司议带人前去吧,还有高上真,启上真、支上真几人,他们四个都是与那人交过手的,对其较为熟悉,单对单不是对手,四人联手,足以克压此人了,便是遇到一些意外局面也足以应付。”
  他们二人其实也算是上层战力,可是身为主持之人,此番还是元夏镇道之宝主要的御主,不到最后关头,他们自己是绝对不会亲身上场的。
  段司议倒是一怔,他没想到己方阵中竟有这么多人败在了张御手中,这里面还不算被斩杀的下殿凌成明。
  他有些谨慎起来,道:“那天地之中虽说只有此人镇守,可若遇我等大部人手,天夏一定也会加以支援的。”
  盛筝道:“到时候再加派人手便是,天夏若是愿意与我派遣人手对战,那是求之不得,我等也可以此一探天夏的底细,看看他们到底有多少求全道法之人,要是他们退走,那么顺势倾覆那处天地便是,左右不会没有收获。”
  段司议点点头,说来进攻到现在,他们连天夏都有多少求全道法之人都不知道,要是此番能弄清楚也算一个功劳了。
  他道:“那就先派遣他们四位前往,若是不妥,再唤了他们回来就是,若是遇到阻碍,便遣人助战。”
  两人决定一下,立刻开始布置。下来他们表面上主要的攻势将是针对虚空世域,而真正指向的所在,却是那方方才接续至上层的天地。
  天夏虚空在沉寂了一会儿之后,随着乌金壁垒之上闪烁起点点光华,元夏便向着虚空世域方向发动了前所未有的强大攻势,无数火流星横过虚空,向着此方袭来。
  戴廷执这里一下压力大增,各个阵机之上的天夏修士也是感到自身如坐波涛之上,跟随着整个阵势晃动来去。
  他们都是面色凝重,运转全身法力镇守阵位。
  曾驽也是坐在某处阵位,只是他却感觉出来元夏这次进攻有些不太一样的地方,他想了想,寻了一个玄修弟子过来,道:“能否助我联络到戴廷执?”
  那弟子道:“玄尊可有什么事么?”
  曾驽不讳言道:“戴廷执也知我是元夏来的,故是有些关于元夏此回攻势的消息,我需当面和戴廷执言说。”
  那弟子一听不是小事,道:“请玄尊稍待。”他沉默下去,过了一会儿,他道:“曾玄尊,戴廷执请你前往,从此门之中前往便是。”
  说话之间,前方出现了一座阵门。
  曾驽称谢一声,他当即化了一具化身出来,踏入阵门之中,再出来时,已是落在了某个阵位之上,戴廷执分身正站在那里。
  他上前几步,打一个稽首,道:“戴廷执有礼。”
  戴廷执回了一礼,道:“曾道友,关于元夏此次进攻,你有什么话要我与言?”
  曾驽道:“戴廷执,曾某以为,元夏这番攻势有些不太对劲。”
  戴廷执道:“哪里不对劲?”
  曾驽转头看向外面,道:“元夏每次征伐外世,都有一定路数,先后次序十分讲究,虽然不会完全严格遵照这路数来,但大体不会错,比如在落下阵器之时,是不会首先将修士外身派遣上来,而是等着前方奏效才是现身,而现在却不同……”
  他看向那一驾驾悬停在那里,受着负天图气机保护的飞舟,道:“其还未等前方阵器取得战果,却已然把人派遣出来了,倒好像是想要提前阻拦我们什么人,而不是进攻我等。”
  戴廷执听到这里,心中已是有数了,道:“曾道友,多谢你告知,使戴某确定了一件事,稍候会给你记上一功的。”
  曾驽心中一喜,忙是躬身称谢。
  戴廷执这时唤出训天道章,直接联络到张御处,道:“张廷执,你此番布置或可能引敌上钩了,稍候许有敌至。”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