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有一座黄金岛 > 第一百零三章 有仇不报非高兴!
    一切都变样了。笔趣阁  bqgxsw.com

    顾国斌开始嫌弃邓秀梅,拒绝承认他和邓秀梅之间的关系。

    而那个时候,邓秀梅已经为他生下了一个儿子。

    在家乡坐等也不来,右等也不来,邓秀梅于是带着她和顾国斌的儿子找到了东湖。

    但她看到了让自己心碎的一幕:

    顾国斌结婚了。

    他的新婚妻子年轻、漂亮、有气质,完全不是邓秀梅能够比拟的。

    邓秀梅不甘心,真的一点都不甘心。

    曾经对自己信誓旦旦的丈夫,怎么一转眼就抛弃自己了呢?

    她想要找顾国斌要个说法,但却被顾国斌冷漠的赶走了。

    甚至,他都不愿意承认他和邓秀梅之间的孩子。

    邓秀梅绝望了,但她没有吵也没有闹,而是默默的带着孩子离开了。

    就这么过了几年,邓秀梅的父亲生病了,而且很重,可是邓秀梅拿不出给父亲治病的钱。

    她实在没有办法了,于是被迫又找到了顾国斌。

    她不是来乞求顾国斌同情的,而是希望顾国斌能够把当场邓家卖了老房子资助他的钱还给她们。

    顾国斌却拒绝承认自己曾经得到过邓家的帮助。

    因为在他对媒体的宣传中,他是白手起家,一个人在东湖打拼出来的。

    如果一旦被媒体知道了这么一段往事,那么他的人设就要出现动摇。

    邓秀梅不甘心,一连找了顾国斌几次。

    最后一次,正好被史文桥亲眼看到了。

    外表上看起来一身正气的顾国斌,竟然是这样的人?

    史文桥非常生气。

    谈判重新开始了。

    那天,史文桥很早就到了谈判现场。

    当顾国斌殷勤的和史文桥打了招呼,史文桥却出人意料的宣布了一个决定:

    史家将终止和锦丽公司的谈判,并且从此之后,史家旗下的任何企业,都不再和锦丽公司发生任何的合作。

    顾国斌懵了、傻了,完全想不到会出现这样的局面。

    等他好不容易清醒过来,大声的质问为什么要这么做。

    “邓秀梅。”顾国斌很冷静的说出了这个名字。

    顾国斌一阵,随即就明白过来了,但他并不甘心:“史老,这是我的家事,家事和公司的事是不能混为一谈的,这是商界基本常识啊。”

    “是的,这是你的家事,我也无权插手。”史文桥很冷静的回答他:“但是,我始终认为,做事,先要做人。做人尚且无法做好,又何谈做事?抛弃妻子,可恶至极。我们史家,在谈生意的时候,最看重的就是人品,商业才能反而放在其次。

    顾总经理,我承认你很有商业才能,和你合作,也许会取得非常好的效果,但是你的人品实在是太差了,即便将来赚了再多的钱,也无非就是一个社会上的不稳定因素而已,所以我无法再与你继续合作下去。”

    史家全面终止了和锦丽的合作。

    锦丽公司的精心准备瞬间化为泡影。

    而且史家很得到东湖市政府的重视,当他们知道了这件事的原委,也开始对锦丽公司“另眼相看”。

    一些原本锦丽公司很有希望得到的项目,都被临时叫停了。

    再加上史家的影响力,东湖的其它企业也都对其避之唯恐不及。

    锦丽公司迅速的开始走下坡路。

    几年后,它便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中。

    高兴听的津津有味。

    好个史文桥。

    他喜欢这样的人,性格和自己有几分相像,喜恶分明,做事绝不拖泥带水。

    等等,等等。

    高兴忽然觉得有些奇怪。

    云荷英为什么要和自己说这个故事?

    难道……

    “高兴,这样的事情在别人身上一辈子都很难做一次,可是在史文桥的身上,却发生的太多太多了。”

    云荷英微笑着说道:“他做生意一贯就是秉承着这样的理念,然而奇怪的是,他的生意却并没有因为这样的性格而受到任何的影响,反而越做越大。而史家的人,大部分也继承了他的这个习惯。”

    “云总。”高兴眨着眼睛:“如果我告诉了史文桥,戴文生是个什么样的人……”

    “我不知道。”云荷英很狡猾:“我只是告诉了你史文桥过去的一个故事,至于它对你有什么影响,会让你去做些什么,我不知道。”

    嗯,嗯,你不知道。

    高兴也笑了。

    云荷英还要继续在东湖做生意。

    戴文生不是顾国斌,宝华公司也不是锦丽公司。

    所以,云荷英绝不愿意得罪了戴文生。

    “高兴,想到了什么事就去做。”一直没有吭声的唐凯山终于开口说道:“因果报应这种事情我是不会相信的,可我相信,这个世界上自然有公道在。”

    当然了,就算没有公道,你家小爷我也一定要帮自己找回个公道出来。

    谁也不能欺负了自己,还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

    起码,自己做不到忍气吞声。

    “高兴,我只想提醒你一下。”云荷英略略加重了一些自己的语气:“我听说戴文生之所以这么对待你,是有他自己目的的,你们毕竟还是亲戚关系,就这么贸然翻脸,如果你不能成功的话,就算是彻底的得罪戴文生了,你考虑过未来没有?”

    “没有。”高兴想都不想就说道:“未来是怎样的?我不知道。我考虑过没有?真的没有。我只知道戴文生骗了我,让我背上了几千万的债务,偏偏我这个人又是个心胸狭隘的家伙,有仇不报非高兴。”

    有仇不报非高兴?

    云荷英和唐凯山面面相觑,哭笑不得。

    反而是云小米一下变得兴奋起来:“对啊,对啊,有仇不报非高兴,高兴,我支持你,绝对的支持你!”

    “小米,你添什么乱。”云荷英疼爱的嗔怪了自己一声,随即说道:“高兴,既然你已经决定这么做了,我也不再多说什么。其实你这么做也好,宝华公司从去年以来,在东湖的发展势头非常凶猛,对我们也造成了一定的威胁。”

    所以,除掉宝华,起码能够给戴文生带来一些麻烦,对云荷英,对东湖的其它公司来说都是好事。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自己其实是这些人心目中的一枚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