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梦幻林场 > 第454章 不祥的预感
    第454章不祥的预感

    冯天策的脑海里有详细的水文图存在,山泉、溪流、潭水清晰可见。笔趣阁小说网  bqgxsw.com他只需要选择合适的位置建立出水口就成,而这项工作,并不需要花费太长的时间。

    选择出水口的位置,主要考虑以后喷洒作业的方便性,所以最好建立在每个区域的中间地带。当然没有合适的位置也不强求,最多就是麻烦一点,多建立几个出水口而已。

    “呀,这都快十点了啊?回去了,回头再慢慢干吧。”

    将近晚上十点的时候,冯天策已经在五十个区域内,各建立了一个主要的出水口。更细小的出水口还需要更多的时间去建立,所以今晚他决定先回去休息。

    回到石堡后,他先去洗了澡,出来正在穿衣服的时候,却听到门外传来了剧烈的狗叫声。

    “走开,你们都走开!”

    仔细分辨,冯天策隐隐约约听到有人在喊叫,似乎是在驱赶自己的牧羊犬和猎犬。

    过了没一会儿,他的手机响了,刚接起来,就听见电话里秦玉琪声音颤抖的喊道:“天策,你在石堡吗?快让你的狗走开。我只是想看看石堡嘛,又没有恶意,它们干嘛这么凶......呜呜呜......”

    冯天策不禁莞尔,心说,谁让你怎么晚了还到山上来。又不提前打个招呼,这些猎犬和牧羊犬对所有晚上接近石堡的人都很警惕。估计秦玉琪身上带着自己给的小木牌,否则说不定都已经被攻击了呢。

    “别怕,我这就开门。”

    冯天策赶紧走出来打开了石堡的大门,然后打声呼哨让牧羊犬和猎犬回狗舍去。秦玉琪这才跌跌撞撞的跑过来,脸色有些苍白。

    她的手上就拿着一支手电筒,周围也没看见什么交通工具,估计她是步行上山来的。

    “天策,呜呜呜......我就是喜欢石堡,想临走前再来看一眼,谁知道你的狗简直想要吃人似的。”

    秦玉琪跑过来,就直接躲在了冯天策的背后,看这样子她被吓得不轻。

    “走吧,咱们进屋去。不怕,我的狗一般也不会轻易攻击人的。”

    冯天策拉着秦玉琪就往里走,身后的电动门缓缓关上。他这会儿可不能说埋怨的话,只能是好好安慰受到惊吓的她。

    走进客厅坐下,冯天策赶紧给秦玉琪冲了一壶热咖啡。“需要加奶或是加糖,自己动手。”

    秦玉琪点点头,没有加奶而是往杯里加了几勺糖。然后她就端着杯子一小口一小口的喝着,也不说话。其实,这会儿惊恐的情绪过去,她又感到很尴尬,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自己今晚的行为。

    晚饭后,大家都早早休息了。可秦玉琪躺在床上怎么都睡不着,满脑子都是冯天策和他的石堡。犹豫了很久,她才给了自己一个借口,只想上山去看一眼石堡。

    鬼使神差的,她就这么打着一支手电,徒步上了山。结果在快到石堡大门口的时候,被一群牧羊犬和猎犬给围住了......

    “他会怎么想?”

    秦玉琪一时之间坐在那里患得患失,咖啡已经喝干了都不知道,还在频频举杯。

    冯天策举起了咖啡壶,问道:“再添一点儿?”

    “啊?哦,不要了,谢谢。”

    秦玉琪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她忽然有点不明白自己这是怎么了,感觉很不好意思呢。

    回过神来之后,她便有些沉默。冯天策哪知道她心里的千回百转,只道是她刚才受到了惊吓的缘故。

    “玉琪,明天你就要走了,我给你准备了一点小玩意。你坐一下,我现在就去拿过来。”

    冯天策说着就起身走了出去,很快他又走了回来,手里提着一小袋小米和一串装在木盒里的手串,然后把它们放在了茶几上。

    秦玉琪独处了一会儿之后,心情也已经平稳了下来。她首先看了一眼小米,接着又打开盒子,看到一串深紫色的手串。

    “就是一点小玩意,你可别嫌弃啊。”冯天策开了句玩笑。“这种小米对身体很有好处,有时间了你自己煮点粥喝。手串是用丛林里黄花梨木的芯材打造的,算是咱这里的特产吧。”

    秦玉琪很聪明,马上就意识到这种看起来不显眼的小米,肯定是一种珍贵的食品。到现在她还记得当初斜谷村的桃花菌以及野生竹荪,她曾经吃过一段时间,失眠的顽疾就基本上好了。

    “哎,打扰你这么些天,临走了你还送我这么贵重的东西,真是太不好意思了。谢谢你。”

    秦玉琪觉得自己能认识冯天策真的很幸运,不过她也不是矫情的人,并没有推辞。

    “这就对了嘛......凡事放宽心,什么都不重要,唯有自己的身体最重要。玉琪,你现在还按时去医院复查吗?”

    冯天策帮秦玉琪把小米和木盒装好,随口问了一句。

    “嗯,我一直都有复查的。医生说,我恢复得很好,疾病已经彻底治愈了。说起来,我这条命还是朋友们帮着救回来的。我需要感谢的人太多了,除了你,还有李董夫妇、江哲主任以及邓教授等等......所以我现在每天都怀着一颗感恩的心,尽量让自己的生命活得有意义。”

    秦玉琪的眼眶又红了,她今天的情绪的确是波动的有点大。

    “活着本身就是最大的意义。别想那么多,回去以后好好睡一觉,明天我送你去金边。”

    冯天策觉得秦玉琪今天很疲惫,于是就劝她早点休息。

    秦玉琪点点头,她也觉得自己这会儿的状态不好。冯天策便又开车把她送回庄园,然后才返回石堡。

    实际上,他也看出了一些苗头,今天的秦玉琪情绪很不稳定。虽然不知道缘由,但无疑秦玉琪有点过于感性了。

    “哎,身为一个公众人物,哪怕是不算太红的明星,压力也是蛮大的。都不容易咧......”

    王导这两天也跟冯天策谈过摄制组缺少经费的事情,纪录片比较难拉来投资也正常。适当的投一点钱给摄制组,对于冯天策来说也无所谓,但他不想扯上秦玉琪。即便是要给他们投资,那也是等摄制组回到国内以后再说。

    公众人物是非多啊!尤其是明星。

    第二天,冯天策从保护基地调来了运输直升机,亲自送秦玉琪一行六人到了金边。

    中午,冯天策在金棕榈大酒店设宴为摄制组庆祝,庆祝他们的影片杀青。

    今天的秦玉琪特意化了一个淡妆,光彩照人。她的心情看起来似乎好了很多,从早上开始就一直有说有笑的,席间还跟冯天策频频碰酒。

    “冯老弟,今儿在我这里宴请客人,怎么也不和我打声招呼呢?不好意思,冒昧前来,没有打扰大家吧?”

    酒席快结束的时候,陈家明从包间外走了进来。他嘴里和冯天策说着话,眼神却和每个人都有交流,使所有人都有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

    “陈董,客气了不是?来,坐下喝杯酒吧。我呀,本来想着下午才跟你联系的。”

    冯天策站起来,笑着请陈家明入座,顺便给大家简单介绍了一番。

    “我就不坐了。来,服务生,给我倒一杯酒过来,我和大家碰一杯。”陈家明笑着招呼了一声,然后才又和冯天策说道:“你忙完去办公室找我一下,咱们需要去一趟农林渔业部。”

    很快服务生端来一杯白酒,陈家明举杯示意,然后和大家一起干了一杯。

    “那就不打扰诸位喽,你们尽兴!我先告辞了......”

    陈家明客气了一句,又冲着冯天策使个眼色,才转身走出了包间。

    “咳咳,刚才这位是柬埔寨皇嘉集团的陈董吧?真不敢想象,我们居然和柬埔寨的陈家明勋爵一起喝过酒。”

    之前介绍的时候,并没有过多的谈及陈家明的身份。但王导的反应说明他知道陈家明在柬埔寨有着何等尊崇的地位。

    “嗯,他就是皇嘉集团的董事长,柬埔寨总商会的会长。看来王导对于柬埔寨的情况很熟悉啊!来来来,我祝你们的这部影片多多获奖。我觉得这部片子拿几个最佳纪录片奖还是很有希望的。请大家满饮此杯......干了!”

    冯天策笑笑,准备和所有人再碰一杯,就结束今天的酒席。他有种预感,陈家明找他一定是有什么突发的事情。

    “干!我代表大家也祝你事业更上一层楼。”秦玉琪等人也纷纷举杯,干了杯里的酒。“天策,今天就差不多了,一会儿我们自己去机场就行。你去忙你的事情吧,我看刚才陈董好像找你有要紧的事。”

    王导他们也纷纷表示吃好喝好了,并再次表达了感谢之意。

    “那行,你们再坐一会。去机场的车我已经安排好,你们走的时候去前台问一下就成,我留的是玉琪的名字。”

    冯天策刚好就此告辞,不过临走之前他还是安排好了后续的事情,就连去机场送人的车辆他都提前在酒店预定好了。

    “天策,多保重!”

    秦玉琪独自送冯天策来到电梯口,她看到四周无人,就上前轻轻的和冯天策拥抱一下。

    “你也保重!有空了就来豆蔻山脉度假,随时欢迎你。那我走了,再见......”

    冯天策轻轻拍了一下秦玉琪,随即和她分开走进了电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