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带着星际到末世 > 第二百零二章 防守反击战(终)
    红色魔鬼一脚踩下去,居然踏中了自己人埋设的地雷。笔趣阁小说网  bqgxsw.com

    轰!

    泥土扬上天空又噼里啪啦落下,淋了他一身。

    驾驶员和枪手的关注点不在那些簌簌落地的泥土与荡荡青烟中,他们在意的是地雷毫无效果,只是把红色魔鬼一条腿给炸花了,看起来很不美观。

    这时一道火光冲上围墙,一个装备喷射背包手提狙击步枪的人出现在北门外。

    “有门不走偏要撞墙,怎么没炸死你。”

    “咳……这件事不要跟别人说。”

    “怎么?还怕丢人?现在这事跟你当初你被人剥光晾在雷达站比起来算不上什么吧。”

    “不是说好不提那事的?”

    “抱歉,我忘记了。”

    “你是故意忘记的吧……我明明是个文职人员,你们偏要我当战士,太欺负人了。”

    藏锋耸耸肩,没有回应佟怀玉的埋怨,看向北门那边的阵风突击车:“给你们十秒钟时间逃跑。”

    他翻回围墙,把C-20A电磁步枪架在墙头,瞄准前方目标。

    嚣张!

    太嚣张!

    枪手与驾驶员肺都快气炸的时候。

    便在这时,步讲机里传来前门最新战报------他们的人在溃败。

    失败了……这次突击彻底失败了。

    五比一的人员优势,三台主战坦克三台阵风突击车,还有许多动力装甲与重武器加盟,居然连唐岩离队情况下的美心罐头厂都攻不下来。

    这已经不单纯是失败,而是耻辱。

    当然,对于梅林、回连才等人来讲或许会气急败坏,作战士兵优先考虑的是怎么跑路。

    阵风突击车的驾驶员很光棍,一脚油门踩下,控制车辆急转弯,向着后方飞速逃亡。

    宝石城的人都知道那位独眼团长喜欢用什么样的武器,阵风装甲车面对那样的武器,头向前与屁股向前没有区别。

    “七……”

    “六……”

    ……

    “二……”

    “一……”

    藏锋右眼微眯,指肚往下一压。

    嘭!

    枪口涌出一股火,榴弹破空远去。

    佟怀玉看着阵风突击车的车屁股,想着他们还算幸运,起码不用像杂物间密道里的那些人一样,连具全尸都没有留下。

    CMC-660型动力装甲,毁灭级火焰喷射器什么的,跟他的风格多少有些不搭。

    一团光在视野尽头膨胀开。

    但不是火光,而是一道快速掠过的刺眼电弧。

    CMC-660型动力装甲的HUD界面轻微失真又很快恢复。

    佟怀玉看见阵风突击车停了下来,里面的驾驶员与炮手离开载具仓皇逃命。

    “咦?”

    他还以为藏锋那一枪会在阵风突击车屁股后面开一个大窟窿。

    “EMP榴弹……还蛮好用的。”说完这句话藏锋翻身跳回厂区。

    佟怀玉望着疯狂逃窜的黑手雇佣兵背影轻声低语:“穷寇莫追嘛。”

    ………………

    穷寇莫追。

    穷寇莫追不只发生在北门,正面战场表现的更加明显。

    曾华带着德子、黄仁、章程照及一部分军团士兵看着黑手佣兵团的人簇拥着那辆装甲指挥车消失在地平线那边。

    还有一部分军团士兵游走在尸体堆里,以确认有无活口留下。

    狗肉顶着厚重外壳从东方过来的时候吓得他们腿都软了,还以为是未知类型的泥沼蟹被血肉的气息吸引过来。

    还好藏锋及时赶过来阻止了他们,告诉众人那是狗肉。

    嗯,狗肉。

    唐副团长身边那条……舔狗。

    包括黄仁,章程照、德子在内,全都一脸懵逼。

    谁能想到狗肉还有这种操作?

    “它还是条狗吗?这已经不是狗了吧……”章程照敲敲铁桶一样的脑袋,试着让自己快一点接受狗肉的新形态。

    佟怀玉这次选择从正门出来,看到狗肉晃着臃肿的身体走过来,忍不住打个寒颤。

    他可是亲眼见证回连才庄园卫队士兵从生到死的过程,那种惨象,只是想想就叫人不寒而栗。

    跟当前形态的狗肉比较,毁灭级火焰喷射器的杀人方式算的上很人道了。

    狗肉对那些注目礼视而不见,大摇大摆走回厂区,过外墙窟窿的时候又蹭塌了一大截。

    不远处站的熊猫人军团士兵脸都绿了。

    有正门不走非要钻窟窿。

    战争结束后修葺围墙的人自然不会是它……

    藏锋没有在意围墙破损加重的事情,眼望南方说道:“56式轻型护卫舰那边,到底出了什么事?”

    也就在同一时刻,厂区北边库房的门打开,贝多芬气喘吁吁地跑过来,不及擦拭头上的汗液,急声道:“出事了……”

    ………………

    距琴岛市废墟海岸线不到一公里的地方,落雨已经停止,呼救声连成一片。

    滚滚黑烟不断涌出,火光在舷窗内侧跳跃。

    噗通,噗通……

    不断有船员从倾斜的甲板跳落,拼命地游向外围水域,以便抢占皮划艇的坐位。

    杂物与大量泡沫在海面扩散开,黑烟遮蔽住太阳的光芒。

    闻名周边的56式轻型护卫舰尾部区段已经完全沉入海面,舰头部位在一点一点拔高。

    浑身湿漉漉的舰长坐在一艘救生船上,呆呆望着远方水域,任凭医务官将半支再生针剂扎进肩部静脉。

    在他视线所致,两道黑影正在快速下潜,带起一朵朵不激烈的水花。

    黑影的长度大约在8米左右,前方是长长的吻,背上有色泽更加暗沉的扇形鳍片。

    从结构来看它很像是核子战争爆发前生活在海洋里的旗鱼。

    自从核子战争爆发后,便再没人看到这种海洋生物,一些研究机构的生物学家认为旗鱼灭绝了。

    这两道出现在琴岛市废墟近海的黑影,从外观上看酷似旗鱼,但是动作相较寻常海鱼要僵硬与迟缓一些,给人一种异样感。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副舰长打量一眼即将沉没的56式轻型护卫舰,脸上满是茫然。

    现在他还有种置身梦幻的感觉,无法接受这份丰岛最大财产,也是最强武器即将变成海底垃圾的事实。

    他们完全不知道敌人在哪,什么时候来的。

    等到他们反应过来时,鱼雷已经击中56式轻型护卫舰的燃料库与弹药库,海水倒灌船舱,火焰与爆炸迅速蔓延。

    是潜艇!

    敌对势力握有潜艇!

    这是唯一一个可以合理解释56式轻型护卫舰遇袭沉没的推断,毕竟战舰的声呐系统损坏失修,无法侦测来自水下的威胁。

    他们计划的很好------一旦接到藏锋发来的支援请求,便利用56式轻型护卫舰的主炮对黑手佣兵团的人实施远程轰炸,但是谁能想到……谁能想到他们被敌人狠狠将了一军。

    舰长死了,军士长死了,轮机长也死了……

    全舰士兵只逃出来不到一半。

    击沉56式轻型护卫舰的敌方潜艇来自哪里?

    济城么?就他所知济城方面可没有海军。

    琅琊聚居地吗?如果他们手上握有攻击潜艇,这么多年来怎么会对丰岛人的蛮横行为忍气吞声?

    不是济城,不是琅琊聚居地,那是哪里?

    大东北经合组织?21区?

    如果真是这两大组织插手半岛局地战争,那么熊猫人军团的情况就不妙了。

    “舰长。”接到护卫舰被毁消息后赶来的快艇驾驶员摇摇头。

    “还是没有消息么……”副舰长眉头越皱越紧。

    天还没亮的时候谭真接到来自丰岛的紧急联络,驾船离开了56式轻型护卫舰,从那以后他们就再没联系上尸鬼岛主,他担心水下隐藏的敌人不只将56式轻型护卫舰当成目标,谭真同样被那些家伙盯上。

    “也不知道美心罐头厂那边的情况怎么样了……”

    ………………

    琴岛市废墟东方牢山地区。

    阳光点亮了山坡,残垣断壁间偶尔跃出点点金光。

    海浪拍打着沙滩,破旧木舟与锈迹斑斑的铁器随处可见。

    牢山中间较为平整的地方坐落着一处庄园,与黄雷的庄园、王明的庄园、回连才的庄园有很大不同,由一座道观改建而成。

    主殿里供奉的三位大神都被“请”了出去,换成古朴的八仙桌、太师椅、青花瓷的对瓶、金灿灿的香炉、以及些许精致小物。

    这座庄园距离宝石城最远,但是在宝石城最具名气。

    因为它的主人是柴晓农,也因为这里是星辉牧场与星辉农场的门户。

    从柴晓农的庄园往北,便进入牢山范围,地势复杂多变,山路难行。

    牢山远离琴岛市区,核子战争时遭受轰炸力度较低,零星的盆地与山谷地带土壤沉积的放射物比平原区域少很多,故而使用土壤改良技术的效果比较琴岛市废墟周围农田使用土壤改良技术的效果好很多,于是柴晓农在牢山地区开设了星辉牧场与星辉农场,以其产出的农作物与肉类供养宝石城。

    星辉农场与星辉牧场之所以坐落在牢山地区还有另一个原因。

    山地环境少有活尸分布,只要守好关隘路口,占领关键高地,一些废土凶兽也很难跨越障碍,对里面的劳工或者农牧产品造成威胁。

    今天是黑手佣兵团进攻美心罐头厂的日子,与梅林、回连才不同,柴晓农没有过去观战,从昨晚开始便一直呆在自己的庄园里。

    庄园卫兵50%以上都被他派去牢山里面的星辉牧场与星辉农场警戒,工作重心是防备劳工闹事,剩下的40%交给了回连才。

    要知道回连才与黄雷等人的庄园就是一处居所,他的庄园可不一样。

    庄园卫队的人对他忠心耿耿,后面的劳动工人最近可不怎么老实,那些人工休之余讨论的都是焦同志与唐岩,认为如果由他们打理宝石城,以后的日子势必越来越好。

    换句话说,这些家伙身在曹营心在汉------当然,柴晓农与唐岩现在还没有撕破脸,说身在曹营心在汉有些不准确。

    不过柴晓农很清楚,他、回连才、梅林跟唐岩之间的矛盾已经没有调和可能,早晚会有决死一战。

    为了避免当前战斗,以及后续有可能出现的与唐岩的直接对决过程中后院起火,必须有人看好那些劳工,不让他们趁机闹事。

    殿宇的飞檐承着阳光,前方传来海浪扑打石滩的声音,一股股咸湿的风穿过掉漆的墙与木,在围廊与园囿间徘徊。

    庄园大门是打开的,外面停着几辆破旧皮卡车。

    如果有人站在不远的地方仔细分辨,或许能看见钢管串成的门板下面流淌的血液,闻到空气中飘荡的腥味。

    在道观围墙那一边,三具尸体倒在半死不活的梧桐树下,鲜血汇成一条条小溪流淌。

    从旁边散落的95式突击步枪来看,这些人应该是柴晓农庄园的卫兵,不是星辉牧场与星辉农场过来的劳工。

    嘭,嘭,嘭……

    三声枪鸣冲入天云。

    枪声来自院落中间正殿。

    建筑前面的青铜香鼎已经不在那里,换做水泥块堆成的简易炉灶,上面吊着一口铁锅,下面是还未收拾干净的柴灰。

    看来昨晚柴晓农庄园的伙食不错。

    在铁锅向正殿门口延伸的地方同样倒着好几具尸体,台阶前有一具女尸,血液自头顶的弹孔流出,蔓延大半张脸。

    从五官、肤色、年龄来看,女尸生前应该有不错的姿容。

    前面不远的地方是一具中年女子的尸体,身材比较丰满。这在废土世界可是一个比较少见的情况,只能说她的身份非富即贵,因为一般人连吃饱饭都做不到,如何能往身上贴那么多膘。

    中年女士右侧是一个七八岁的孩子,眼睛睁的大大的,额头上有一个血洞。

    嘭……

    又是一声枪鸣。

    不大的功夫,正殿敞开的大门后面闪过一道身影,一个人跨过高高的红木门槛,走到台阶前方,看着围墙那边的海湾,用力吸了口烟。

    “你……你……你为什么要这样做?”这时后面传来一个微弱的声音。

    那人点点鞋尖,震落上面沾着的人血,回头看了一眼。

    在他的身影与大门间隙爬出一个人,苍白的脸上写满愤怒与怨恨,还有浓浓的不甘。

    如果有宝石城的人在这里,一定会对眼前画面感到震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