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妻为大都督 > 第593章 美丽的误会
    一阵愣怔后,司马薇哭笑不得,连忙正容解释道:“前段时间我之所以会念叨文卿兄,是因为学生会事务太多,而文卿兄整日游玩在外,故此有所抱怨,至于他回来之后,可以负责学生会许多事务,我得到解脱,自然非常开心,至于今日之事……”

    说到这里,司马薇话题一顿,一时之间倒是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只得胡乱找了一个借口,“今日之事不过乃是巧合而已,而且作词的时候,我们也并没有想得太多。笔趣阁  bqgxsw.com”

    闻言,陈宁陌揶揄一笑,显然没有相信,镇重其事的提醒道:“薇薇,你要记住,崔文卿乃是有妇之夫,他的妻子乃振武军大都督折昭,你们是绝对没有可能在一起的,虽然今日我说话非常不好听,但我也要提醒你,千万不要犯这样的错误,以免到时候悔之晚矣!”言罢,用颇为恨铁不成钢的眼神看了司马薇半响,郁郁一叹,转身而去。

    司马薇呆呆的望着陈宁陌的身影消失不见,心内又羞又急又是郁闷,及至半响方才反应过来,颇觉苦恼的自言自语道:“崔文卿啊崔文卿,这次你可是害死我了!”

    宾满楼内,崔文卿正在给赵雅仪、白真真、高能、姚徒南四人讲述刚才在工部书阁惊心动魄的一幕。

    原是两人争分夺秒的绘制好谢府府邸地图,下楼阁大门已锁,竟是出去无路了。

    而正在此刻,崔文卿又听见了门外院中传来阵阵询问之声,似有人正在到处找寻他和司马薇,才知道两人的行踪已是引起了工部官员们的怀疑。

    危机之下,崔文卿也不惊慌,上得三楼一看,发现一扇窗户恰好可以攀爬而下,只是稍稍有些危险罢了。

    于是乎,两人便壮着胆子,从三楼窗户翻出爬下,而刚行至花园内,恰好又看见南攻杰带人到来,待他们进入阁楼之后,这才抓住机会偷偷溜走了!

    及至听完,高能手掌心已是捏了一把细汗,长吁一口气满是庆幸的言道:“当时好在崔大哥你想到办法断然翻窗而逃,若是被南攻杰堵在了书阁内,那真就百口莫辩了。”

    崔文卿笑道:“是啊,不过我翻窗倒是常事,毕竟小时候可没少爬树翻墙这些的,倒是薇薇才最令人敬佩,也壮着胆子随我一道翻出,实在令人刮目相看了。”

    赵雅仪微微一笑,露出了腼腆的笑意,问道:“对了文卿兄,那首《踏莎行》当真是你和薇薇即兴所作?”

    崔文卿自然不能告诉赵雅仪此词乃为他剽窃所得,点头笑道:“是啊,也多亏了这首词,才减去了工部的怀疑”

    姚徒南由衷赞叹道:“你们真是才思敏捷,居然这样都能作出一首绝佳的词来,实在难得。”

    “对了,说了这么多,你们可有将谢府地图偷出来?!”白真真这才想起了最是关键的问题。

    崔文卿慢悠悠的品尝了一口热茶,润了润嗓子,笑答道:“建筑图关系甚大,我们岂敢偷出?不过当时我和薇薇已经按图临摹了一份,应是可以,说起来图纸还在她身上放着,也不知学士将她叫去所为何事?我还等着图纸商量要事呢。”

    话音刚落,房门突然被人从外面重重推开。

    几人愕然回望,却见司马薇走了进来,俏脸神色有些难看。

    崔文卿大感惊讶,起身问道:“薇薇,你这是怎么了?”

    司马薇柳深蹙,羞怒交集,被陈学士就此误会,芳心内更是说不出的委屈。

    然她也知道崔文卿所作的那首词是为了当时能够蒙混过关,并没有其他心思,满腔委屈也是无从发泄,更不能在众人面前表现出来,只得闷闷不乐的言道:“没什么,外面有些冷而已。”

    听到如此没头没脑的一句话,崔文卿大是不解,然他这时候却没空关心这些,连忙问道:“图纸呢?何在?”

    司马薇默默无语的从怀中拿出几张折叠着的宣纸,递给了崔文卿。

    崔文卿连忙接过,就着桌上摊开,高能等人也连忙围上察看,全都有说有笑,一幅大功告成的庆功模样。

    司马薇愣怔怔的看着崔文卿,不知为何,忽地想到了今日两人躲藏在书阁内身体相贴的情形,俏脸阵阵发烧,登时就红了。

    “哎,木头人么,矗在那里作甚!”见司马薇愣怔怔的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崔文卿连忙招了招手示意她过来,低着头言道,“今日我们先仔细研究一下谢府地图,再制定出逃计划。”

    司马薇回过神来,俏脸儿红晕依旧,却见崔文卿认真而又仔细的模样,原本有些沮丧的心情也陡然消失不见,只觉一切都是值得,微微一笑,凑上前去出谋划策起来。

    此刻皇宫亿岁殿内,正进行着一场秘密会议。

    与会的除了大齐天子陈宏之外,便只有三人。

    分别是秉笔丞相、尚书令王安石。

    当朝丞相、枢密使杨文广。

    以及振武军大都督,冠军上将军、赐爵柱国折昭。

    而今日秘密会议的议题也只有一个,那就是追查明教歹人所用制式臂张弩的来源。

    “官家,”杨文广正容抱拳道,“据折大都督所言,当日袭杀她的明教妖人所持弓弩,箭簇快而犀利,弓弦紧而沉闷,由此来看便知道是为良弓利器,且折大都督还在战场上缴获了一把弓弩,确定乃是朝廷武库所制臂张弩,并具有单独编号,由此可见,这批弓弩理应为朝廷所有。”

    陈宏面色凝重的点头道:“既是为朝廷所有,那不知为何朝廷的弓弩却在明教手中?杨相公主管枢密院,武库正是在你所管辖的范围,对此此事,不知你有何说辞?”

    “首先一点,此事老臣自有过失,容官家责罚。”杨文广不会推卸责任,当先便是一句认罪,其后皱着白花花的眉头言道,“然追责是小,目前最为关键的,是要调查出明教所持臂张弩的真相,才会重点。”

    王安石颔首道:“官家,老臣赞同杨相公之言,当务之急,必须弄清楚这一关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