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抗联薪火传 > 第176章 撞枪
    “喂!你们都看到啥了啊?”小北风趴在马车上着急的喊。笔趣阁  bqgxsw.com

    他由于着急便在那爬犁上做了一个类似于俯卧撑的动作来,只是这一动便牵动了身上的伤口呻吟一声就趴了下来。

    “特么的,这不躺车上‘装’病号还真没事,这怎么一躺车上后就哪都疼呢?”小北风自言自语的骂道。

    “小妮子!”小北风再次喊道,这回这一声却是比刚才高了八度。

    就在眼前山丘棱线后趴着向远方观望的小妮子、李木根、小保子同时回过头来。

    “你这么大声干嘛?再让小鬼子听见!不少呢!”小妮子气道。

    “你们特么的不理我,还不让我喊?!”小北风怒道。

    “我们总得看看什么情况吧!”小妮子气道,随后便从那山丘上跑了下来,手里拿着小北风那支狙击步枪。

    “那你们都看到啥了?”小北风问。

    “我看有一百来个鬼子从北面跑过来了,他们应当是从抗日救国军手下逃出来的。”小妮子回答,她了为看得清楚,还特意把小北风的狙击步枪拿到那山丘顶上仔细看了会。

    小妮子他们三个人为了照顾小北风这个伤员本来就走得慢,在路上小妮子和小北风两个人一赌气那走得就是更慢了。

    结果抗日救国军围攻大岛俊雄部的战斗就打响了,周让临走之前给他们下达的任务那就是保证小北风的安全,于是他们自然就不会往那战场上靠。

    于是他们四个人两架马拉爬犁就远远的绕开战场往南去,然后就躲在了这里看动静,结果就把那一百来名日军看来了。

    “这伙小鬼子肯定是逃出来的!”小北风笃定的说道,“妮子你说咱们打两枪再跑咋样?”他一抬头就看着小妮子。

    “不行!”小妮子一摇头。

    “为啥不行,就打两枪,我还有这条枪,咱们还有爬犁小鬼子也追不上咱们!”小北风一指小妮子手中的那支狙击步说道。

    “我说不行就不行!你现在是伤员,你——都受伤了!”小妮子先是斩钉截铁的说道,可是她看小保子和李木根也跑下来,就把事关小北风受伤部位那两个字给憋回去了。

    小北风瞪小妮子一眼,见小妮子没把那“屁股”两个字说出来脸上才露出笑模样。

    “妮子姐咱们打不打啊?要是不打咱们可就得快跑!”小保子着急的说道。

    “就是啊,既然有这枪咱们打两枪就跑小鬼子还追不上咱们!”李木根也说道。

    李木根是抗日救国军的人但他见识了那狙击步枪能隔着老远就杀人的本事,也很想给鬼子来上那么两枪。

    他虽然胆子不大,但自己这一方有马拉爬犁隔着日军三四百米的,并且他还熟悉地形,远远的打死几个鬼子再跑他量鬼子也追不上。

    “你们都商量好了要打枪那为啥不大,快扶我上去!”小北风说道。

    “不打!你现在是伤员,我说了算!”小妮子一瞪眼。

    可她眼见小北风又急了,便又说道:“只打一枪!打完咱们就跑!”

    “三枪!”小北风不干。

    “一枪!”小妮子坚持。

    “两枪!好事成双!”小保子插嘴了。

    “好!两枪就两枪!”小妮子同意了,她心里也明镜似的,再磨叽一会儿那伙日军要是到了眼前了不开枪他们就也得跑了。

    “谁打?”李木根有点傻呆呆的问道。

    “当然是我打!我用过这种枪,你们用过吗?”小北风趴在那里扬着头说道。

    “保子你们两个快把他扶上去吧!不让他开枪他屁股都刺挠(nào)!”小妮子气道。

    (刺挠(nào),东北话,痒的意思)

    “哦。”小保子和李木根忙过来扶小北风下车。

    可是小保子的脑袋里那还是划着问号的,不让打枪顶多是手刺挠那屁股刺挠什么呢。

    只是他也深知道,自己不懂的事别问,就小北风这位少爷和小妮子这位姑奶奶都是他惹不起的。

    小北风的伤是没有致命伤,但他身上的伤口确实是不少,这么一动便有有已是止住血的伤口开始流血,所以他也不再假装坚强便将自己全部体重压在了一边一个架着胳膊的小保子和李木根身上让他们两个架着他往那山丘上爬。

    小妮子拿着那支狙击步枪跟在后面,终究是担心的看了一眼小北风的屁股。

    小北风屁股上的伤口那是一道被子弹趟出来的沟,而流出来的血也已打湿了棉裤,可是由于天冷那被血打湿的棉裤又冻上了,在后面看他的棉裤已经冻得跟一块硬板似的了。

    终于爬上了山丘,小北风接过小妮子递过来的狙击步枪趴在山丘棱线后向前方看去。

    此时那股日军距离他们也只有三百多米了。

    小北风深吸了一口气,克服身上伤痛对自己带来的影响,开始全神贯注的通过那瞄准镜搜索有价值的目标。

    他也明白自己真不能多打枪,本来现在身子骨不利索那还不打完两枪就跑?

    于是他并不急于射击,而是用那瞄准镜专门找日军的军官。

    最后,他成功的找到了一名日军军官。

    以2.5倍的瞄准镜去看三百米左右的一名日军军官那也是绝对看不清对方的军衔肩章的。

    可是,小北风就发现那名日军军前后左右还有别的日军军官。

    在他想来,不管中国人还是日本人,那只要是当大官肯定是要挑安全的地方不是,所以他就决定就打这名日军军官了!

    小北风并不知道此时他那狙击步枪的照门、准星、射击目标三点连线所连的那第三点却正是这支日军的最高指挥官大岛俊雄!

    大岛俊雄为了活命计在突围时那也是动了脑筋的。

    他兵分四路突围,自己带的这路人最多,然后在冲到了那支还穿着老百姓衣服的中国军队阵地上的时候,他是完全可以凭借自己人数上的优势消灭这支中国部队的。

    可是,他没有,他留了二三十人殿后,自己却带兵冲了出去。

    当时他冲的方向是朝北,那也只是他想往南逃的障眼法罢了。

    他揣摸中国军队的心理,敦化也就是目前他们日军的大本营是在南面,那么中国军队在南面的也防守肯定就强,他偏偏却带兵向北。

    他认为他的计划是成功的,他带着一百多人成功的冲出了包围圈,然后这才绕道向南而来。

    只是他此时却不知道,中国有句古语叫“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说白了就是,人若该死的时候自然就会死的。

    他也不知道,此时在中国地下阎王殿里有那判官已是准备在他这个外来的异族之人的名字上打了个勾,那叫“斩立决”!

    于是就在那判官用那生死之笔在他大岛俊雄的名字后打上勾的时候,小北风的枪响了!

    不及三百米,有瞄准镜,一颗铅弹高速飞来就从大岛俊雄的眉心中钻了过去又从他的后脑飞出!

    周围的日军听到枪响赶紧卧倒的时候,然后便看到了他们联队长后脑上多出了一个洞来。

    于是有异国的语言在这山野间嚎丧了起来:“联队长阁下玉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