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掌家小农女 > 第494章 不该看的地方绝对不看
    沈安安知道有两种卫生棉,一种是圆筒状的卫生棉,那种是用吸水的纤维做成的。笔趣阁小说网  bqgxsw.com一般是2-3个小时换一下。具体的做法可以简便些,就是将吸水的棉布做成圆筒状,中间放一些棉花。保证两到三个小时,不会外漏。

    这种硬塞的,肯定不适合她,她怕乱塞将该保护的地方给塞坏了。加上她还没有同房过,万一把那层薄薄的宝贝膜弄没了,岂不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

    但是她如果要做出和后世差不多的那种黏贴型的卫生巾,估计找不到那种黏胶材料。现在也没有那个技术。为啥她就没有个随身空间啥的呢。

    沈安安觉得自己作为穿越人士,有点挫。幸好她脑子好使,不然她可能是混的最惨的穿越人士了。她唯一能做的就是改良现在的卫生带的款式。将卫生带中间做空,旁边可以放入卫生纸或者吸水的棉花之类的。这样用起来就方便了,如果可以的话,可以多做一些棉花条,都做一次性的。

    沈安安正想的出神,只听到屋子里传来了脚步声。随即后背上有热水浇上来,她以为是三娘,便说了句。“三娘,我不是不要你搓背吗?你出去吧,我自己来就行。”

    却没想到,身后传来的不是三娘的声音,却是李晟的声音。“见你洗了这么久,都没出来,还以为你出什么事了,为夫便过来看看。”

    “啊,怎么是你。“惊吓之下,沈安安第一个反应就是用,手里的布巾护着自己的胸口。“你,你快出去,我马上就好了。”想到她脏衣裤还在外面,她羞的脸快跟屋子里头,红色的纱帐一个色了。

    连忙伸手到外面将衣服塞到旁边的矮凳下面。

    看到她如玉般白皙的手臂和后背,李晟感觉身上有些热。他附身看着她说:“咱们都是夫妻了,你还害羞。更何况,该看的我早就看到过了。”

    “啊,怎么可能?”沈安安听了,眼睛瞪得跟铜铃似的。同时整个人沉入水里,就露出一颗黑黑的头在外面。

    看着她这会搞笑的模样,李晟忍不住笑了笑,将手撑在浴桶的边缘,看着她的眼睛说:“刚才你不是在洗澡,所以我都看到了啊。”李晟没想到自己的小娘子,在大事上很是沉稳。可是到这个事情上,还是很害羞。

    只见她一脸紧张的样子,恨不得将整个人都沉到水底去了。

    虽然李晟早就熟悉了沈安安的身体,但是两人还从未坦诚相对,看样子她害羞的很呢。

    “怎么了,还不好意思?咱们总有一天都会看到的。”没想到沈安安直接用布巾捂住自己的脸。看她害羞的样子,李晟不免有些好笑。

    “现在还不是时候,你快出去。”沈安安蒙着脸,这会脸都不给他看了。

    李晟不由轻轻扯着她手里的布巾,嘴里问向她。“那你觉得什么时候合适呢?”沈安安力气没他大,扯不过他。只能将身体沉入水里,就露出一个黑黑的头来。

    “反正不是现在,以后再说,我今天好累啊。”

    见沈安安开始耍赖,李晟不由饶有兴致的看着她,一边帮她加着热水。

    “那行,你慢慢洗,我在旁边等着你。”李晟说完,竟然真的坐在她浴桶旁边的高脚凳上,伸出他的两条大长腿,一副好整以暇的样子。

    “噗”沈安安听到李晟这么没节操的话,快要内出血了。在他的眼皮子底下洗,那岂不是更羞人了。

    她肯定不依。“相公,你这样我怎么洗啊,我会被冻生病的。听话,你快出去吧,我洗好了就去找你。”

    “要不,你头仰着,我帮你洗头。我保证眼睛闭着,不该看的地方绝对不看。”李晟说的振振有词,眼睛却悄摸的看着眼前害羞到极致的小女人,心情很好的样子。

    氤氲的水汽中,只见她乌黑的秀发高高盘起,露出白皙而欣长的脖颈,脖颈下时美丽的锁骨。再往下微微隆起的部位,李晟不用想都知道了。

    她那里其实挺有料的,如果多摸摸,应该会发育的更好。想到以后她都属于自己了,李晟心情更好了。

    看着她的眼神,也多了几分热力。

    被热水熏着,沈安安的脸白皙带着几分透明色,眼睛亮的跟天上的星辰一般。在雾气中,显得朦朦胧胧的,但是眼睛还是很亮。特别是她那张淡粉色的小嘴唇,前面一张一合的,对李晟来说,就如一块带着磁石魔铁一般,吸引着他前去探索。

    “不,不用了。”沈安安被他吓到了,不知道他的态度为何转变的如此之快。前面两人还闹着别扭呢。回来的路上,他们说话也没那么亲密,没想到,自己洗澡时,他却来个突袭袭击,打得她一个措手不及。

    现在沈安安更是落了下风,因为她一不小心就会露光。而李晟却可以好整以暇的,等着看她出糗。

    “你确定不要吗?是谁说,希望别人帮她洗头的,还说这是什么情趣。”

    沈安安这才想到,原来今天这一出,是她自己导演的啊。

    早知道她就不乱说了,没想到相公竟然还当了真。

    这要是传出去,肯定会被府上的下人们戳脊梁骨的。因为还没有那个新妇,在洗澡的时候,和相公还在幽会。

    知道的人,肯定会说这名女子放荡不简点,不会说男人。一旦这话传扬出去,那这个女人以后的日子就不好过了。

    沈安安不由捂住了脸,羞答答的说:“相公,快别说了,你赶紧出去吧,被人看到了不好。”

    “我和我娘子在一起,谁敢说半个不字。”

    “求你了相公,你先出去好吗?”话音刚落,沈安安结实的打了个喷嚏。

    李晟想了想,点了点头。没想到他本来已经转身,却又突然转了回来。就在沈安安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发现自己的面前多了一道黑影。

    这次李晟的吻,温柔中带着一点霸道,不像平日里温吞水的模样,而是直接长驱直入,用力的吮吸着她嘴里的甘甜。

    还没等她回过神,没想到李晟却已经十分干脆的抽身离去。

    离开时,他的心情似乎很好的样子,走的时候,还说了句。“我们这个浴房好像太少了点。”

    听他这么说,沈安安手里的布巾,差点掉了下去了。用手轻轻抚摸着,带着几分火热的唇。唇上还有他嘴里的味道,以及被他用短短的胡渣,轻轻摩擦过的地方。

    那种感觉很奇妙,带一点痒痒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