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武侠 > 金鳞 > 第945章 白鹤鸣
    殷开天又一次笑了,哈哈大笑,肆无忌惮地大笑。

    刀狂身周的虚空一阵扭曲颤抖,浓浓的杀机冲天而起。

    这男子乃是他手中的秘密武器,神通比独孤信只强不弱,足以越大阶和青金一阶的修士争锋,结果,却愚蠢地这般惨死,为何不第一时间祭出灵兽,为何不第一时间主动发起攻击?

    那只金獒也不弱,乃是五级巅峰的妖兽,却这般窝囊地死在了慕容飘雪的手中。

    他自然不会知道,魔猿、三尾狰在持续不断的易筋洗髓下,在李鱼、青鳞、魔罗持续不断的蹂躏调教下,实力之强足以和六级妖兽争锋,单独一只就有秒杀普通金星七阶修士的能力,仅仅是这头魔猿,就能吊打这名男子。

    这一战,真正的主角,并不是慕容飘雪,而是这两头凶兽!

    擂台外的禁制光幕,隔绝了真相,即使刀狂这样的彩星境强者,也无法隔着这禁制光幕察觉到两只凶兽体内透出的不一般的强大灵压。

    慕容飘雪第一时间收起了两只凶兽,这两只凶兽,其实并不听他的,只不过是李鱼冲着两只凶兽下了死命令,这才老老实实地配合他演这场戏。

    观战众修的震惊、兴奋、羡慕并没有持续多久,嗡嗡的议论声刚刚响起,慕容飘雪刚刚走出擂台,殷开天又是一把抓来,把其丢在了北寰仙宫弟子群。

    紧跟着,北寰仙宫一方,冰魅越众而出,冲擂台走去。

    “在下修炼的并非大衍星辰诀,如今的境界,和金星六阶的道友类同!”

    冰魅一边言语,一边放出了体内灵压。

    “你说是金星六阶,就是金星六阶?谁知道你有没有隐藏实力?”

    葬仙宫弟子群中,虎痴愤愤不平地说道。

    冰魅停下了脚步,冲着虎痴打量了一眼,一阵郁闷,目光中有嘲讽,虎痴分明是输急眼了,想要耍赖。

    不过,虎痴神通太强,境界太高,即使这般当众耍赖,他也不好反驳,也不敢去反驳,犹豫着还要不要继续冲擂台之上走去。

    冰魅不敢吭声,殷开天却不干了,一脸嘲讽地瞥了一眼虎痴,随后把目光望向了刀狂,“刀狂老儿,敢不敢战,不敢战直接认输,我北寰仙宫也不要你当着大家伙的面来磕头赔罪,你只需说一声此战输了就是了!”

    刀狂沉默,半天无语,身周升腾的杀气却缓缓散去,足足有数分钟后,这才开口道:“金星境界还有多人,一场场战下去的确是有些无味,这样,跳过去,从青金境开始!”

    此战乃是他发起,要他当众认输,那自然是不肯的,可连败四阵,连死四名天骄弟子,心头滴血,看冰魅一副急不可待要上台的样子,分明是有恃无恐,他犹豫了,害怕了,不敢再派金星境弟子参战了,战一局,死一个,面子是一方面,责任太大,他有些承担不起,看来,这群下界修士还真是狠角色。

    屠雷、江横、丘行空三人就不同了,和葬仙宫众修乃是老对头了,知根知底,若能把这三人斩杀,此战方能有功无过,若能杀了云夜,那自然更好。

    “好吧,本座就再给你一次机会!”

    殷开天仅仅是沉吟了片刻就答应了刀狂的提议,一副大度的模样,心中却是松了一口气。

    冰魅、幽月、血影三者皆是魔修,此时,众修齐聚镇北城,意图抗魔,他并不想让三者在众人面前抛头露面,一来,影响不好,二来,他还准备拿这三人大用,准备让这三人混入魔族之中刺探情报,可他已经答应了刀狂昨日划下的道,不让这三人出战还不行,现在好了,刀狂自己怂了,正好顺坡下驴。

    “丘行空,你来出战!”

    一侧的云夜接过话头,目光望向了丘行空。

    丘行空心中顿时一紧,却也没有多说什么,越众而出,冲着擂台大步走去,眉心间光影闪烁,亮出了青金一阶的标志。

    冰魅心中却是狂喜,头一低,转身走了回来。

    方才四战皆胜,可对手的实力并不弱,反而是强得过份,只可惜,李鱼、青鳞乃是变态般的存在,至于姜宇、慕容飘雪,有李鱼赐予的杀手锏,同样是有惊无险地胜出,至于他,虽说也有李鱼、屠雷赠予的杀手锏,心中却依然忐忑,对方肯定是越来越强,一个不慎就有可能丢掉小命,现在好了,对方怂了,不敢派出金星修士应战了,最合他心意。

    “白鹤鸣,你来!”

    虎痴指了指人群中的一名男子。

    这男子三十岁许,身材瘦高,满面精悍之色。

    被虎痴点名,白鹤鸣愣了片刻,随后,心中却是一喜,大步走出了人群。

    按着虎痴之前的安排,他的对手乃是老龟,从江横口中泄露出的消息可知,老龟和丘行空皆是刚刚进阶,可老龟的法力神通却胜过了丘行空不少,现在,虎痴点他出来对战丘行空,看来是受了之前四战的影响,输怕了,不敢再输了。

    换一个弱一点的对手,他当然乐意,他在青金一阶巅峰足足待了一甲子,法力积累到了顶点,神通之强在葬仙宫一向是力压同阶,杀一个刚进阶的丘行空,他没有任何心理压力。

    一步一步踏上擂台,麻利地祭出战甲,祭出战刀,祭出盾牌,祭出灵兽,战甲是最上品的六阶战甲,战刀材质上乘,跟随他征战百余年,斩杀强敌无数,盾牌是虎痴特意赐下的最上品六阶法器,至于灵兽,虽不是六级凶兽,却是蛮荒异种,一只身长丈许的银光鼠,身法迅捷如电,爪牙有剧毒。

    踏上擂台的那一刻,白鹤鸣已经武装到了牙齿。

    而擂台下,一众葬仙宫弟子却是突然间爆发出一阵喧嚣,该死”“混账”“卑鄙”“不得好死”等恶毒言语响成一片,不少人更是愤怒地冲着丘行空指指点点。

    白鹤鸣冲着从另一个方向踏上擂台的丘行空望去,腾的一声,心头同样升腾起一股怒火。

    本章节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