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首富身边的女人 > 第六一〇章 跪地求情
    王香儿听了婆婆的言语之后顿时是急得心里发慌,知道婆婆是在为她不能够怀孕的事而感到很生气,那心里肯定是要恨死林子哥了。

    因此,王香儿老是害怕婆婆是不是真的要臭骂林子哥,到时候要是林子哥一旦受不了生了气,说不定就要把心里的怨恨全都转嫁到她的头上,那日后她和林子哥的相处以及感情的纠结,也就会变得更加艰难和糟糕了。

    还有,让王香儿感到最为担心的就是林子哥的面子问题,那假夫妻之事一旦曝光林子哥还能够承受得了吗?到时候等于是她把林子哥逼上了绝路,如果林子哥真的像罗旺丁一样想不开,或者是出了个三长两短什么的,那后果可就更加糟糕了。

    到时候,她自己背了黑锅不说,还要和杨巧儿一样面临着终身守寡,如果一旦真的变成了现实,那自己可就要后悔一辈子。

    王香儿坚信林子哥眼下只是鬼迷心窍一时糊涂,老是一心向着那个小寡妇,说不定有朝一旦真的想通了,那肯定是要发生巨大的变化,到时候小夫妻也许就是两情相悦,觉得那甜蜜的日子是一定会有的,因此她觉得眼下的自己必须得想开点。

    其实,王香儿早就考虑过了,关于她怀不上孩子这件事真正原因以及过错,应该要全都算到杨巧儿的头上去,因为就是那个不守妇道的小寡妇搅黄了她和林子哥之间的爱情关系。

    如今既然是得出了这么个结论,王香儿也就觉得自己正好可以借此机会,再次狠狠地惩治一下那个不守妇道的小寡妇。

    为了把矛头直接指向杨巧儿,王香儿也就急忙双膝跪地的求饶说:“妈,您千万别臭骂林子哥,其实林子哥根本就没有错,而且还承受到了很大的委屈。妈,我现在就要求求您千万别责怪林子哥了好不好?”

    刘兰看到王香儿竟然是不顾一切的为了林子跪地求情,顿时的确是让刘兰感到傻眼了,因为这件事情明明就是儿子的错,是儿子亏待了王香儿,可是眼前的王香儿干嘛还要反过来为林子求情呢?

    对于王香儿的这一举动,刘兰的确是感到不可思议,难道说这其中是不是还有其他什么秘密不成?看来这年轻人的思想还真的是琢磨不透。

    这样一来,刘兰忽然间又怀疑王香儿刚才所说的话,关于那处女身之事是不是真的在撒谎,也许是王香儿在害怕林子知道了真相之后,又反过来要怪罪王香儿自己,因此也就急忙阻止她臭骂儿子。

    面对如此现实的问题,刘兰也就不敢怠慢,当下是赶紧把跪在地上的王香儿扶了起来。

    刘兰这才带着疑惑的语气追问道:“香儿呀,你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呀?你这不能怀孕的事儿明明就是林子的过错,那你干嘛还要双膝跪地为林子求情呢?难道你是害怕林子在日后打击报复你吗?”

    “妈,您完全想错了呀,林子哥怎么可能要打击报复我呢?我相信林子哥决不是那种小肚鸡肠的人,难道林子哥的性格连您迹个当妈的也不理解吗?”王香儿是在婆婆的搀扶下站了起来,眼下仍然是很着急的解释说道。

    “香儿,你也不要为林子解释什么,更不要害怕,只要有老娘的一口气在,相信林子也不敢欺负你,要不然老娘就要和他拼命。老娘向来是说话算话,决不失言。”刘兰仍然是一本正经的保证说。

    “妈,您说的的确是没错,有了妈的保护林子哥怎么可能敢欺负我呢?只不过,我还是要把不责怪林子哥的理由说出来,依我看呀我这不怀孕的事并没有妈说的那么简单。“王香儿看到婆婆在这么真心实意袒护她,当下她也就把话题往深处说。

    “香儿,你这话到底是个啥意思呀,妈咋就越来越听不懂了呢?要不,你还是把话全都说明白吧!”刘兰听了王香儿刚才的话还真的像是在云里雾里,当下也就急忙再次追问说。

    ”妈,您既然想知道真正的原因,那我也就直话直说了。我老是觉得林子哥的背后一定是有人在指使,不然的话那么个老实巴交的林子哥,是决不会做出那么个绝情的事来的。妈,我的分析对吗?”为了报复杨巧儿,王香儿觉得机会来了,当下也就把话题引了出来。

    刘兰听了王香儿的言语顿时心里不觉一惊,对呀,她怎么没有想到这一层呢?看来还是儿媳妇精明。当下,她又急忙追问道:“香儿呀,你说的意思是有人在指使林子这么做的吗?”

    “妈,您应该比我更了解林子哥的性格呀,因为林子哥从小到大就是个大孝子,所有的事儿都是听妈的,唯一只有这婚姻上的事才背判了妈。因此,凭我的直觉,这件事毫无疑问肯定是有人在背后指使了。”王香儿看到婆婆在发愣在怀疑,当下也就急忙作出解释说。

    刘兰听了王香儿的言语,仔细一寻思还真的是觉得有这么个理儿,面对如此现实的问题她不由得不信。

    为了弄清事情的真相,刘兰也就继续问道:“香儿,我觉得你的判断是完全正确的,只不过我也不知道是谁这么缺德,竟然要指使儿子干出这样的事,难道是罗继宗那个诡计多端的老贼吗?”

    “妈,您可要知道,那个罗继案虽然是个奸诈狂妄之徒,但是他并不可能左右得了林子哥,关于这一点我可以肯定。我觉得眼下唯一能够指使得了林子哥的恐怕只有杨巧儿了。'”王香儿终于是说出了主谋的名字。

    “你是说杨巧儿吗?对呀,我怎么没有想到呢?看来那个杨巧儿也太狠心了,竟然是指使林子干出这种事儿。”刘兰忽然间明白过来,也就急忙很气愤的回答道。

    “可不是,眼下的林子哥已经是完全被那个杨巧儿给迷住了,终日是变得糊里糊涂的,是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因此我和林子哥的婚事也就被她搅和得一踏糊涂了。”王香儿也就趁此机会添油加醋的把矛头指向了杨巧儿。

    为了达到报复杨巧儿的目的,王香儿也知道自己的能力有限,眼下只能是利用婆婆这张王牌来打击报复杨巧儿。只不过,她觉得今天的事情还算挺顺利的,如今她终于说出了自己心里想要说的话。

    眼下,只等隔壁的周岁生日庆典完毕,林子哥和那个小妖精江婷也就立马回来了,到时候她的报复计划在婆婆的安排下,又可以再次顺利的实施了,到时候看那个小寡妇还有啥能耐予以还击。

    刘兰听了王香儿刚才的解释和分析的确是很有道理,除了儿子的心上人杨巧儿之外,眼下的确是再也没有人能够指使得了儿子,因为儿从小到大的确是挺善良很听话的,决不会主动做出这种伤害王香儿的事来。

    自从儿子和杨巧儿第二次分手之后,刘兰那个老实巴交的宝贝儿子也就经常和她唱反调,关于这件事的确是让她感到头疼,后悔莫及。

    事到如今,刘兰面对这么个复杂的局面,也不知道该要如何是好,难道她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儿媳妇怀不上亲孙儿吗?不行,她必须得及时阻止儿子的不良行为,和维护儿媳妇的说法。

    不管怎么说,刘兰还是感到很气愤,当下也就附和着说道:“香儿,我觉得你的猜测是完全正确的,那指使林子的事肯定是杨巧儿干的。既然是找出了原因,那我是决不会轻易地放过杨巧儿的,必须要给她一点颜色看看。”

    王香儿看到有了复仇的门道,当下也就心中暗喜,只要有婆婆的真心帮忙,那报复杨巧儿的事也就好办多了。

    自打夺权以来,王香儿的确是声价百信,她既是首富夫人又是掌管厂子里财经大权的老板娘,眼下的权力的确是能够呼风唤雨了。

    为了彻底打败杨巧儿,王香儿并不安于现状,而是要继续策划好最有力的打击报复方式,是非要让杨巧儿感到彻底失望或者是滚出石灰厂不可,也许只有这样才能够咽下这口窝囊气。

    想到这里,王香儿也就急忙火上加油的回答道:“妈,您说得对,的确是不能轻易放过杨巧儿,要不然林子哥的心是永远都收不回来了。”

    “香儿,那咱们就好好的说说吧,眼下对于这个杨巧儿在幕后指使的事,你是不是有啥办法可以解决这个问题呢?”刘兰也就用征求的语气说道。

    王香儿听了婆婆的言语心里是暗高兴,看来婆婆是要采用她的说法了。

    尽管如此,王香儿还是要稳住阵势说道:“妈,关于这件事我一时间也没啥好的办法,只不过也就是就事论事罢了。依我看咱们唯一的办法只有把杨巧儿打压下去,而且是非要她吃点亏苦受点折磨不可,一旦杨巧儿心灰意冷了就会主动离开林子哥,或者是离开石灰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