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武侠 > 重生之都市狂仙 > 2535.第2535章 他来了
    中域,混元帝域,在混元帝域靠近不朽帝域的一座大城之内。

    城外,秦轩与叶桐雨风尘仆仆,缓缓落下。

    二人并肩走入到城内,入其中一座茶楼内。

    点上一壶仙茶,二人对视而坐。

    “不朽帝岳之上所发生之事,你已经知晓了吧!?”

    叶桐雨望着秦轩,她眉头轻皱。

    纵然是秦轩动流辰古碑之法出流辰古路,但终究,还是晚了一些。

    流辰古碑前的一步跨越,出绝世隔仙林禁土,但外界,却是已经过去二十四天。

    二十四天,陆天澜归于不朽帝岳,集结前古天骄。

    梦幽天聚无敌意,横扫青帝殿麾下众圣。

    不朽帝岳封天锁岳,青帝殿麾下众多与秦轩有关之人,不知安危。

    但在得到这些消息后,秦轩反而平静下来,非但不急于入不朽帝岳,反而在这半路停下,停在这一座城内,在这一间茶楼内小酌。

    叶桐雨心中略有不解,不知秦轩到底在盘算着什么。

    秦轩淡淡的望着叶桐雨,“事已至此,便无虑其他!”

    他目光平静的便如同无半点风波的古井,甚至,让叶桐雨有一抹心悸。

    叶桐雨的眉头微皱,“你不担忧陆天澜做出什么出格之事?”

    秦轩轻轻的举杯,他侧眸望着楼外的天地。

    “担忧,若担忧能够逆转时间长河,那我自当应忧虑万分!”秦轩轻声道:“既然不能,忧虑又如何?”

    他静静的望着楼外的天地,万事难全,他之所以入绝世隔仙林禁土之内,便是忧虑有朝一日,会有此事发生。

    修得时空之力的陆天澜,若想贴近他身边之人,太容易了。

    不论是红衣也好,何韵,秦昊也罢……他们都是圣人,在封圣缚帝之下,圣人已经足够高高在上,但在仙界之中,甚至在他的眼中,圣人,也终究不过是圣人罢了。

    世事无常,他不惜提早入绝世隔仙林禁土,还是相差一步。

    陆天澜,梦幽天,陆十峰,不朽帝岳……甚至,包括徐无上。

    秦轩的嘴角微微勾勒出一抹淡淡的弧度,这一抹笑容,仿佛有几分嘲讽。

    叶桐雨的瞳孔凝缩,这嘲讽,绝不是在自嘲,更像是在嘲讽整个天地,这世间所有。

    她不知何为,心中生起一抹寒意,甚至有一抹毛骨悚然,比之大劫更加让叶桐雨感觉到惊惧的事物。

    叶桐雨的耳中忽然响起徐无上的话语,让她的瞳孔微微凝缩。

    “秦长青,他绝不是善类,若是触及其逆鳞,此人,要比大劫亦要恐怖!”

    “桐雨,秦长青或许能够以一己之力破灭大劫,但同样,他也有可能以一己之力胜过大劫,而成为葬灭这一纪元的大劫!”

    “我之所以不想让他再成青帝,我之所以欲再立青帝,便是有此担忧!”

    叶桐雨的一双眸子,望着那平静的不能再平静,轻笑的望着那远方天穹的秦轩,在这一刻,她竟然感觉到一丝惊惧。

    在那风平浪静的神情之下,却仿佛有一颗足以埋葬众生,这世间万物的疯狂之心。

    若陆天澜真有所为,他秦长青……

    叶桐雨轻握手中之杯,抿了一口,陷入到无尽的沉默。

    ……

    不朽帝岳之上,陆天澜在长生帝木下,她静静的品茶。

    在她对面,是梦幽天。

    青帝宫前,以太始伏天为首,何韵,斗战,姜伯文……一众身影,身悬在帝锁之中,体内的一切仙元,法力,魂魄,都被封锁。

    便是连动,都难动一分。

    有前古圣人,守在此地,以防不测。

    “秦乱古,陆天澜当真能够为我等脱离天道束缚?”尹可为搂着仙姬,噙着淡淡的笑容。

    前古生灵出世,他们一直受制于天道,若是能够脱离天道束缚,对于他们而言,便是天高任鸟飞,足以肆意妄为。

    天道,每一纪元,都是至高,主宰众生的存在。

    每一纪元,不知多少人,都想要脱离天道。

    一句我命由我不由天,却是何等艰难。

    秦乱古淡淡的望着尹可为,“谁知道!只是尝试一番罢了,能成则成,不能成,便弃之。”

    “陆天澜心中应该明白,她虽为半帝,但却不足以让我等为其舍弃性命!”

    穆帝女身披金色长衣,巍然落座在一处帝宫前。

    那一双如若帝皇般的眸子内,略过一抹淡淡的涟漪。

    “此地汇聚,足有八十六位圣人,甚至还有这一纪元的圣人。”

    “再加上陆天澜,梦幽天两位半帝!”

    “那秦长青,便当真可怖至此?”

    她眼中泛起一抹淡淡的好奇,“虽然那秦长青曾平九幽帝城,其实力不容小觑,但……我还未曾真正见过此人。”

    这番话语,让四周一些圣人微微侧目。

    对于秦轩而言,他们至多是听闻,亲自经历者倒是在少数。

    “这家伙,的确是超乎想像的存在,若我记得不错,他应该还未入半帝,只是混元罢了!”尹可为慵懒的靠在仙姬身上,微微摇头,“我倒是接触过一次,但也仅仅是一次罢了。”

    这一次,还是镇东古城,尚且谈不上真正相见。

    “不过,对于陆天澜这卑劣的做法,我倒是也不太喜欢!”尹可为看了一眼太始伏天等人,“虽然,此法比想象之中还要有用,但……太卑鄙了!”

    他目光悠然,能修炼到这一境界,近乎都可以说是众生之上。

    便是盖世魔头,多少还是有一些底限的。

    陆天澜却捉那秦长青的亲友,麾下,以此来要挟,换做是谁人,都会发狂。

    “胜者王,败者寇,只要目的达到,手段反而是下成了!”秦乱古微微摇头,“这等人可怕之处无关实力,陆天澜虽然此举卑鄙,但若是有朝一日,她成帝,傲临众生,又不受制于天道。”

    秦乱古的目光深邃,“这世间,又有谁人,会日夜唾骂其身呢?”

    “这也是天道,也是至理!”

    如此之话,让尹可为等人不由沉默。

    然而就在此刻,秦乱古等人忽然面色微变。

    几人腰间,皆有一枚玉佩浮现。

    这一枚玉佩之上,浮现出一道画面。

    在不朽帝岳之下,那苍茫仙土中,有一人,迎微风负手而来。

    白衣,长发,黑眸!

    “他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