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还看今朝 > 第七卷 第四十四节 前妻
    赵文轩瞬间就注意到了沙正阳目光的失神,忍不住心中暗笑。

    都说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蒋冰雁在公司里边眼高于顶,一直号称冰山美人,从省投资公司到长河集团,无数青年俊彦发起追求都铩羽而归,也难怪沙正阳为之动容。

    不过赵文轩猛然想起好像沙正阳同样是眼高于顶,到现在,快三十岁的人都还是单身,据说原来是处个一个对象,好像也是体制内的人,但赵文轩没去问具体是谁。

    瞅准机会瞟了一眼,赵文轩还觉得两人好像还真有点儿夫妻相,只是不知道沙正阳现在的心思如何,如果能为二人作伐,倒也算是一桩美事。

    “小蒋来了,看样子你好像还不认识?”赵文轩笑了起来,“正阳主任,你这个咱们长河集团昔日的副总还真有点儿不称职啊,小蒋你也一样,总经办的人居然不认识咱们集团副总?”

    其实蒋冰雁一眼就认出了沙正阳。

    上一次在百花山上就见过一面,但那时候省投资公司还没有和长河能源集团合并,而那一次见面之后蒋冰雁一直以为自己肯定在对方心目中留下了很深的印象,甚至可能辗转托人来结识自己,但没想到那一次之后,一直到长河能源集团和省投资公司合并,沙正阳都在没有出现,而合并之后沙正阳更是直接去了燕京上挂锻炼,从未来过集团,至少她从未碰见过。

    再后来就是沙正阳直接调任省发计委副主任,只是到长河集团出席了一个简单的道别宴会,别说像像蒋冰雁这种普通工作人员,就连集团内一般的中层副职都没有资格参加,只有集团党委成员和中层正职才参加了。

    “赵总,我和小蒋见过几面,嗯,我是汉大毕业的,小蒋的父亲蒋教授我也认识。”沙正阳此时已经恢复了正常,淡淡的笑道:“不过我和小蒋还真的没在集团公司里边打过交道。”

    “噢,没想到你们俩还是校友呢,挺有缘啊。”赵文轩顺口来了一句,看了一眼蒋冰雁,接过蒋冰雁递过来的文件,“放这里吧,我看完再说。”

    蒋冰雁清冷的面庞上浮起一抹罕见的笑意,“我也是到这边来之后才知道沙总是我们汉大的杰出校友,汉大百年校庆的筹备工作很快就要正式启动,听说十月份就要成立百年校庆筹委会暨98周年校庆,不知道沙总接到邀请没有?”

    沙正阳忍不住扬了扬眉,这个蒋冰雁很会找话题啊,一下子就切入进来,找到了自己的兴趣点,也发掘出了二人的共同话题。

    前世中百年校庆也就是2000年的时候,沙正阳是没资格去进入百年校庆筹委会顾问委员会的,蒋冰雁也一样没资格,再说二人那个时候也不认识。

    一直到一百一十年校庆的时候,沙正阳和蒋冰雁二人倒是受邀参加了校庆,不过那个时候他们也只是作为普通嘉宾参加而已,也谈不上什么杰出校友。

    赵文轩同样也注意到了这一点,嘴角忍不住浮起一抹笑意。

    他和蒋冰雁的父亲蒋守奎有些交情,但更主要的还是蒋冰雁自身表现出来的才华。

    蒋冰雁不但专业能力很强,还能写得一手好文章,而且书法上佳,一笔钢笔字写得龙飞凤舞很有气势,而且蒋冰雁英语水平也不差,正因为如此,赵文轩才会把蒋冰雁一直放在总经办。

    虽然工作时间尚短,但是赵文轩一直是把蒋冰雁当成未来总经办主任来培养,在他看来,蒋冰雁再锻炼一辆半载,就可以考虑让其担任总经办副主任,承担起一些重要工作了。

    当然,蒋守奎也委托他帮着物色一下合适的女婿人选,蒋冰雁性格有些冷,待人处事彬彬有礼,但是如果谁还要再进一步,无论是同性还是异性,都会被很礼貌的劝退。

    正因为如此,连其父亲蒋守奎都有些为自己这个女儿担心,担心女儿眼光过高,耽误了好姻缘。

    平常时候蒋冰雁鲜有主动和不熟悉的人搭话,但是今天蒋冰雁居然对沙正阳抛出话题,所以这才让赵文轩大为惊异,也意识到这两人也许还真的有些缘分,说不定自己还真的成为二人之前的桥梁。

    “是啊,正阳主任,我也听蒋教授提到了汉大百年校庆的筹备事宜马上就要开始了,因为考虑到是百年大庆,汉大方面包括省政府那边都很重视,所以提前两年就开始准备,小蒋说得筹委会估计现在其实已经开始物色人选了,正阳主任应该是一个很合适的人选啊。”赵文轩也含笑道。

    能够进入校庆筹委会的人,当然不是一般的校友,这里边既包括汉大相关领导,也包括一些德高望重的杰出校友,比如一定级别的领导,副省级或者正厅级,院士和知名学者这一类的,当然也还可以包括一些在各个行业中的佼佼者,总而言之非富即贵,或者就是掌握着一定资源者。

    沙正阳如果从年龄上来说显然是不够格的,从职务级别上来说也还差了一点,但是由于发计委的特殊性质,这样一个手握实权的副厅级干部也还是可以作为地主跑跑腿用。

    “赵总,我算什么,岂敢和咱们汉大那些为国家为人民做出了巨大贡献的杰出校友们相比?”沙正阳赶紧摆手,“虽然我也很想为母校做点儿贡献,但委实人微言轻力薄,只能默默祝福母校了。”

    “正阳主任太谦虚了。”赵文轩也笑着摇头:“你这个年龄能在我们汉川担任发计委副主任,也是首屈一指了,我相信汉大的领导们是看得到的。”

    蒋冰雁站在一旁默不作声看着二人对话,一直到二人的对话告一段落,蒋冰雁才趁机到:“沙主任,我上次回汉大,遇到杨校长,杨校长也说百年校庆非同小可,需要汇聚广大校友智慧,也欢迎广大校友为校庆建言献策出力,我想无数个一己之力也好,微薄之力也好,聚沙成塔集腋成裘,也能我们汉大的未来变得更美好。”

    “说得好!”赵文轩竖了一下大拇指,然后把目光落到沙正阳脸上,“正阳主任,小蒋这番话可比你说得好啊,你也应该向她学习。”

    “赵总,沙主任肯定有更长远的构想,不过我很希望能有机会和沙主任多交流一下如何为百年校庆添砖加瓦。”蒋冰雁面庞多了几分灵动,修长的眉毛和略显细长的眼眸更增添了些许淡雅矜持中夹杂着孤高。

    蒋冰雁没有在逗留下去,她清楚什么尺度是最合适的,沙正阳和赵文轩之间的关系应该不是很密切,沙正阳这一趟来,也应该是一种礼节性的拜访,估计更多的还是去拜访钟董,自己在这里多说下去,反而不美。

    沙正阳随后也离开了,不过他在离开的时候收获了蒋冰雁的一张名片,无外乎就是联系方式,办公电话和移动电话。

    坐上车,沙正阳手指间夹着那张名片,电话号码已经不是前世中那个号码了,应该是长河能源和省投资公司的提前合并让很多细节发生了变化。

    名片上有股淡淡的香气,看得出来蒋冰雁的名片并不怎么对外使用,这从对方把名片交给自己时的谨慎就能感觉得到。

    看着这张名片,沙正阳一时间浮想联翩,前世的种种,今世的一切,就像是原本毫无交织的溪流被命运的捉弄又有意无意的汇合在了一起,下一步是伴行一段时间分道扬镳,还是就此融为一体?

    这个问题可真是让人头疼。

    大学中的种种也伴随着蒋冰雁所提到的百年校庆浮现在脑海中,让有些模糊的记忆慢慢又清晰起来。

    前世中,因为沙正阳和蒋冰雁两口子都是汉大毕业的,加上蒋冰雁的父亲蒋守奎也是汉大经管学院院长,后来虽然下来了,但是仍然在汉大影响很大,正因为如此沙正阳在和蒋冰雁结婚之后回汉大的时候很多,于是前期和原来那些已经日渐疏远的大学同学又重新联系多了起来。

    但在今世,沙正阳却和自己原来的大学同学们几乎断了联系,这主要有几个原因,一是沙正阳分配回县里之后,因为曹清泰的离开之后自己下了乡镇,工作忙,加上流传到外边的消息也是自己被发配了,所以那一年多里同学和自己的联系就少了,另一方面却是因为自己在大学里关系比较好的几个同学要么是秦省川省豫省和嘉州的,反倒是本省几乎没有,所以这一来二去,这些关系也就淡了下来。

    当然也并不是说就没有联系自己的同学了,尤其是在沙正阳回长河集团担任副总之后,这种联系就开始多起来了只不过沙正阳这一年多大部分时间都外边跑,在汉都老老实实待着的时间并不多,而且从内心来说,沙正阳也对于在大学里和自己并不熟悉的这些人没多少好感,没兴趣多接触,他可没有在这些人们面前通过哪些幼稚的方式来证明自己事业成功的心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