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总裁的天价前妻 > 第605章 仇恨
    病房内,韩文宇与韩文杰,还有韩致忠个个守紧庄月明的身边,全都默然地垂泪,夏雪更是陪在一旁,想起了庄月明的种种,更是痛心难挡,眼泪颗颗地滚落

    韩文昊坐在病房外的暗室,双眸含泪,冷冷地拆开了警察局长递过来的文件,果然看到了某张没有燃尽的照片,那是文佳惨死時的某个缺角,他的眸光一凛,任轻风与许墨在身后,沉重地解释说:“在夜晚十二点時,李婶的确是从一个快递手里,拿过了一份文件,送到了夫人的手里,估计夫人是看了照片,太过自责,想以死谢罪”

    “轻风”韩文昊缓缓地看着文件里,还有卓柏均与自己父亲的dna,里面的座标线是一样的,相似度是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他的双眸闪过一阵凄然地说:“你告诉我,什么叫错?什么叫对?人无私就是对,人自私就是错吗?”

    任轻风与许墨都同時默不作声

    希辰看着韩文昊痛心地说:“外界一直胜传韩先生手腕狠毒,做事心狠手辣,不留余地,可是在我们的眼里,正因为你的强硬,才保住了我们更多的人,我不知道该怎么说,只是我觉得韩先生您做的一切,有爱的人面前,是伟大的”

    韩文昊苦笑地看着那座标图说:“是吗?可是我保不住我的母亲”

    他缓缓地再翻一页文件,双眸清冷地看到借a4纸上有一排字,这是文字还原,看到了“要想文佳冥目,你就得给我死。他的双眸随即折射出愤恨的泪水,想想可怜的母亲,为了孩子,付出了一生,最后她只能承受恶魔的骂名,又有谁为她声讨一句,妈如果上帝没有为你说句话,那文昊就给你报这个仇。

    韩文昊话才刚说完,牙根一咬,眸光凛烈地一闪。

    夏雪陪着逐渐平静的韩致忠厚守着庄月明,心情已经逐渐平静了,便有点担心文昊,可他刚才陪母亲才一会儿,就已经与任轻风与许墨躲进了暗室,她便有点担心地站起身来,才刚走出病房,就已经看到韩文昊那充满杀气的眸光,快速地往外走,她的心下莫名地一寒,飞快地跑出去,跟着韩文昊走出了前花园,再经过了小桥流水,她才大声地叫住了韩文昊:“文昊……你要去那里?你刚才的眼光好可怕……告诉你,你要去那里?”

    韩文昊握紧拳头,站在原地,双眸再闪过被阵老苦心压下的仇恨的光芒,脸微侧,沉声地说::“没事你就回去陪陪妈,和她说说话,我处理完事,马上就回来。(.. 广告)”

    “文昊————”夏雪一下子紧张地来到他的面前,痛心地说:“你告诉我,你要去那里?刚才那份文件,说明了什么问题?”

    韩文昊不作声,只是咬紧牙根……

    夏雪在黑暗中,看着韩文昊那坚硬的背影,哽咽地说:“文昊冤冤相报何時了?我不管你的心里有多大的仇恨,就在你母亲昏迷的这段時间,先让她安心吧或许她的离开,只是想平静一些事,可你却再生事端,不是枉费了她的苦心不管发生什么事,拥有仇恨都是最可怕的"/31/31227/" target="_bnk">大漠奇英传全文阅读。它可以毁掉一个人至灵魂,我虽然不知道发生什么事,可是我知道,你接下来会非常危险……不要在这个時候,再去做一些无可弥补,只能泄你一時心头之恨的事不要这样你还有我,还有你的家人,不要仇恨蒙住你的心啊,爷爷不是说过吗?得饶人处且饶人”

    “不要给我提得饶人处且饶人……”韩文昊愤怒地转过头,对着夏雪高声地吼叫:“就是因为我当初的得饶人处,且饶人,我放过了他……就因为他是我的兄弟,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我已经给够了他机会反省他自己……如果讨债,当着我的面,问我要……我就给……你不可以在黑暗里耍手段,如果你要黑暗里耍手段,那么我们就只能在黑暗里处决问题……他的生命,分分钟都在我的手里。他的世界里既然有仇恨,我为什么还要原谅一个有仇恨的人?我不原谅他……我心疼我的母亲,她有可能会在三天后变成植物人……植物人”

    韩文昊的心闪过一阵巨痛,他的眼泪滚落下来,做为一个孩子般滚落下来,痛心地说:植物人活着,却比死还可怜这叫我做孩子的怎么忍受?她到底做错了什么事?她不过是为了自己的孩子,求了一个女人,尊重生命而已。她当時并不知道文佳阿姨已经怀孕了,为什么要将所有人的脆弱,都加注在我母亲的身上,那仅仅是她人生最后一次勇敢。我可怜的母亲,为了我的出生,她要变成一个活死人……“

    夏雪痛苦地走上前,从身后怀抱着文昊的身体哭着说:“文昊我知道你的心里有多疼?”

    “你不知道……这种疼是一辈子都没有办法泯灭的……我们再也幸福不了了……面对母亲这个情况,我们还能幸福吗?我们再也幸福不了……”韩文昊猛地挣扎开夏雪的身体,快步地往前走……

    “这是妈想要的吗?这是吗?”夏雪突然再对着韩文昊高声地哭嚷起来:“如果她要你报复,她就不会选择选择死亡。她想自己结束自己的人生。想你们过得好好的……可你呢?你要去报仇我不阻止,你等她醒了,问过她你再去……问问她到底要不要让你报仇?”

    韩文昊的双眸一凛,想起母亲那隐忍的笑容,他的心再猛地一疼:“我的命是父母给的。如果我不报这次仇,我就愧对她对我的养育之恩。如果真出事,我就把命还给她……”

    他话说完,便立即快步地往前走。

    “文昊————————”夏雪痛心地叫着:“不要走……不要再让仇恨,不停地重复了————文昊——————”(看书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