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穿越之挽天倾 > 第二百一十九章--幸福是什么?
    “幸福是什么?”

    幸福就是当你有肉吃,而别人却没有,这就叫幸福!

    至少这一刻的李竹,对于幸福,这两个字就是这么理解的。笔趣阁  bqgxsw.com

    尤其是当看到手上铁碗里头的肉汤都快要溢出去了。而对面的人虽然狂咽口水。却始终只能吃着青菜汤……

    这还只是其中之一。另外两边人还有极大差距的地方多了去。

    对面那些敢于抗拒之人,或者说是被家人所逼迫之下,无意中作出了抗拒之举的人,此刻甚至连双手套都没有……

    “惨啊!真惨!”

    这是每一次吃饭时间一到。两边人汇合到一起之后,所有主动前来报到的民工地唯一想法。并不仅仅是李竹一个人这么想。

    “人这种东西,天生就带有一丝贱字的属性。只要看到有比自己更惨的人存在。那么幸福感自然会由然而生,所以啊,咱们这次也算是无心栽柳、柳成荫,有心栽花、花不开了!”

    站在高岗上,看着下面狼吞虎咽的几万被抓来的苦力。以及那主动而来的数量不足一万的自由民工,彼此之间那时时刻刻都存在的隔阂,此刻的张云是感慨万千……

    闻言,王向东连忙接话道:“不得不说大帅此举实在是太过英明,自从将下面干活不老实的自由民工扔了几个到苦力营去之后,水泥马路的进度,简直是一日一变啊。”

    “弄到现在,就连水泥厂的产能都快跟不上,人工铺设的用量了!啧啧……”

    张云和王向东,这样的上位者对于下面的人。究竟会在这一场修路运动中付出怎样的代价,压根就不关心。

    张云唯一关心的就是,修路的进度,能不能达到自己的心理目标,除此之外,别的都是虚的。

    因此,那些因为自身或者家属眼皮子浅,导致被抓来的苦力。最终会过着什么样的生活?张云是一点都不关心!

    反正只要让他们吃饱,有力气去干活也就可以了!

    而事实上在这个年代里,能够吃饱,也的确是一种幸福。

    但问题是这种幸福,是很脆弱的。尤其是当旁边有人比自己更幸福时,就显得更加如此。

    因此,所有被强行抓来的民工,哪怕是在家里,以前从来没有吃饱过饭。此刻到了这里却能够吃饱饭,也从来没有感觉到过哪怕一丝幸福。

    相反,那些主动而来的少数民工。这段时间却感觉过得很幸福。虽然干着一样的活。彼此之间的主食也没什么太大的变化,顶多只能吃饱而已!

    但是每一餐,都有那么一小碗肉汤,而别人却没有。甚至有时自己能够吃到一小块肉,而对面人却也只能望着流口水……

    ……

    三口两口吃完了自己的那一份主食,看着面前的肉汤,李竹犹豫了一阵。但最终还是站了起来。

    在几万双眼睛的注视中,缓步走过了那条无形的鸿沟。径直来到了自家堂哥面前道。

    “哎!这天天都要出大力气干活,哥,你喝了它吧!”

    其实从堂弟李竹站起来的那一瞬间,李川心中就有了那么一丝猜想,毕竟先前,他的目光就老是望着自己。

    但等到这一刻真的到来,李川反倒有些手足无措!

    说实话,这里的几万民工当中,沾亲带故的不在少数。但真正想要拉亲属一把的人,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哪怕一例!

    因此,李川心中一暖。但随后却还是坚定的摇了摇头。一个大男人怎么能够在大庭广众之下,去喝这么一碗肉汤?

    而见到自家堂哥摇头,李竹心中一急,正准备再说点什么之际,身后却突然响起了一声怒吼!

    “李竹,你这小子是不是不想混了?非常的想要去干那没有报酬的苦力?”

    闻言,李竹打了个哆嗦。回头一望,发现果然是刘远征在叫。对这个一直对自己都挺好的军官。李竹可不敢有丝毫的怠慢。因此连忙放下碗迎了上去……

    “刘大哥,这不是小的堂哥么,不是别人,所以小的才拿出,自己应该享受的那份给他……”

    “啪!”

    李竹都还没辩解完,就被大步上前含怒而来的刘远征一耳光扫倒在地。

    不仅如此,此刻的刘远征立马又骑了上去。直到李竹在地上翻滚来去不停求饶之际。刘远征才蹲下低声道。

    “小子,你要是不想死,那么你就大声的惨叫,而且要老老实实的让老子在这里,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把你打上一顿,不然恐怕你的下场好不了!”

    “甚至你就是想要去苦力营,那也恐怕会成为一场奢望……”

    李竹其实并不是缺心眼的人,现在又受刘远征这一提醒。抬头一望之下,顿时心中就打了个哆嗦,至少几万双眼睛全都看着自己。

    这种情况下,刘大哥这是在救自己啊!

    想明白了的李竹,不由有些后悔刚才自己的冲动之举!

    但现在可不是后悔的时候,因此,在刘远征的低声提醒下。李竹立刻就开始大声惨叫起来,那模样要多惨就有多惨……

    “嘿嘿……你猜他们能演上多久?”就在刘远征两人,越演越投入之际,张云却突然对身后的王向东道。

    张云都能够凭借肉眼看得出来,下面的两人是在演戏,而时时刻刻举着望远镜,观察着下面山谷的王向东自然也早就发现了异常,因此,黑着脸的王向东。立刻就狠声道。

    “大帅要不要属下现在就下去,给这两人一个教训?”

    “不必了,等你走到下面,他们的戏应该也已经演完了,再加上那名小连长的上官亦不可能坐视他一直在几万人面前演这种戏……”

    张云刚刚说到这,突然就闭上了嘴巴。王向东也不以为意。因为此刻举着望远镜的他也早已经发现了下面起了新的变化。

    一名身着营长特有的军服的军官。已经是气急败坏的走向了现场……

    “刘远征,你小子还要演到什么时候?难道你真的想要为这样一个苦力断送了你的前程?还是你以为,这几万人都是傻子!”

    “可就算是你把这几万人,包括老子在内,都当成了傻子,但是你不要忘记了,大帅和师长,可是就在那边的山丘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