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穿越之挽天倾 > 第九十四章--血染地龙椅
    对于百官们的抗拒态度,正德早有预料。笔趣阁  bqgxsw.com

    因此立刻又补充道:“愿意自己乞骸骨地人站到右边去,不愿意的人继续原地不动。”

    “笑话,寒窗苦读十余年,现在才四五十岁,就想让老子走?”几乎所有被点到名字的大臣心中都是如此想法。因此自然是所有人都原地不动!

    到了此时,就快要见真章了,正德却又犹豫了一下,但随即想起了张云那里的如山金银财宝,顿时又挺直了腰杆……

    “来人啊,把刚才朕念到名字的大臣全部就地拿下,送往锦衣卫诏狱问罪!”

    正德此话一出口,满朝文武大臣猛掏耳朵,根本就不信,正德会说出此话。

    要知道刚才被点到名字的人,足足有大几十人之多。

    而侍卫们也拿眼睛死死地盯着正德,不敢轻举妄动!

    见此正德一拍桌子,冲着侍卫们大吼,“是不是要朕亲自下去请你们干活?”

    此时文武百官和侍卫们才反应过来正德不是说梦话,侍卫们自然是立刻展开了行动。一众被点到名字的官员,虽然拼死反抗,但无奈,手无缚鸡之力……

    等朝堂终于恢复了清静,朝堂上还留下来的官员们。眉来眼去一阵之后。齐齐站了出来,也不说话,就这么死死的跪在正德面前。

    见此正德心中暗笑,“又想来这一招。只可惜自己早已经是今非昔比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百官见正德似乎是铁了心,要行此荒唐之举了,其中几名刚烈之人,二话不说就站了起来,猛撞向龙椅前的台阶。顿时就血染太和殿……

    这一幕看得一众太监都是目瞪口呆!

    但此时正德却又突然开口道:“还有要寻死的没?没有的话,以后你们听话就行了,朕也不会逼你们上绝路,你们也看到了,刚才朕给过那些人生路的,只是他们没把握而已,还妄想要倚仗人多势众逼朕低头……”

    正德话还没说完,又站起来十几人,二话不说撞向玉阶……

    谁知正德依然是脸不改色,甚至都不许人下去救治伤员!

    如此,又过了十来分钟,正德知道不可能逼下面的人主动开口,于是才主动宣布退朝……

    ……

    马永成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进乾清宫的,只知道再度看向正德那张熟悉的脸时,却觉得好陌生!

    不过他也是个狠人,并不会因此而放过某些攻讦过自己的人。

    既然那些人已经被关进了锦衣卫诏狱,要是自己不跳出来,趁机落井下石一番,难道还等着将来皇帝心软把他们放出来,继续和自己为难吗?

    “万岁爷请看,就刚才这短短的时间里,奴才又找到了一些资料,不敢隐瞒万岁爷,所以急忙拿了过来……”

    正德似笑非笑的看了他一眼,却也没有拆穿他。更没有接手所谓的资料,反而开口道。

    “马永成,你要是有把握,那你就把那些人弄死,但是朕有个要求,那就是一定要严格按照大明律来办事,不要去胡乱编造,千万不要落人口舌!”

    说完正德就端起了茶杯,马永成一见之下,自然识趣退出。

    不过他却没有走,在乾清宫外,转起了圈子……

    要不是从小看着正德长大,此刻的马永成已经想要叫人来救驾了,因为现在乾清宫里那人跟自己印象中的皇帝完全不一样。

    说什么完全按照大明律来办事,马永成对此话不屑一顾!

    对于那些已经进了锦衣卫诏狱的前官员来说,自己完全可以做到指鹿为马,反正他们现在说的话也传不到正德耳边来。

    念头转到这,马永成暂时放下了心中的疑惑,觉得目前还是先把那些人弄死,才是第一要务!

    与此同时,此刻的正德也在想着,明天该怎么去应付大臣们的逼宫?

    想来想去也想不出一个好办法,万一等到明天,所有的官员全部装死,不来上朝,那局面就不可挽回了……

    可是放眼整个朝堂,正德才发现自己竟然没有一个亲信,足以商量这种要命的事情。

    那些太监们自然是不行的。要是他们来建言,肯定是希望把所有朝臣都赶走……

    正德忧心之下,想起了一句老话,‘解铃,还需系铃人。’于是又匆匆跑去了城外……

    ……

    “道长,朕已经跟你说完了今天的事情,你说怎么办?”

    悠闲的放下茶杯,张云看着一脸惶急的正德。不由暗自发笑!

    这小子现在就如同做了坏事,又发现自己应付不了,赶紧跑来找家长的孩子一般……

    “其实要面对这个局面,也很容易,贫道曾经说过的,天下有许多人想要当官,皇上该不会以为是玩笑话吧?”

    “现在那些官员兔死狐悲之下,自然是升起的同仇敌忾之心,明天还真有可能闹点事情出来,比如说皇上担心的明天没人来上朝之事,就极有可能发生。”

    张云说到这里,正德猛点头接话道:“朕就是担心这事啊!”

    “哈哈……皇上,你是当局者迷呀,你把百官当成敌人,自然会这么想,但是你反过来想一想,那些官员难道真的不想当官了吗?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所以要破解他们这一招也很简单,皇上,你只需要拉一派,打一派即可,比如说你现在就让东厂的人去秘密威胁某些官员,反正你手上也有很多证据证明他们贪污,要是他们敢不从,嘿嘿……”张云说到这里,忍不住冷笑出声。

    看张云一脸的冷笑,正德还以为他十分得意,于是忍不住提醒道:“道长,你先别得意,这一招未必见得有用啊!”

    被打断了心中的得意情绪,又看正德前怕狼后怕虎,于是张云一脸的不爽通:“这招绝对有用,皇上你放心就是,因为现在真正铁了心想要以此逼宫的人都已经死了,剩下的人都是贪生怕死之辈,因此面对皇上的威胁,他们要是不服软,贫道就不信这个邪……”

    好说歹说,才送走了一脸将信将疑的正德,张云终于松了口气,躺了下来……

    对于那些自己都是一屁股的屎,没擦干净。走到哪里都是一股臭味的文官们。

    却又喜欢指手画脚,凡是不符合他们意见的人全都是邪门歪道。对此,张云一向是看不上眼的,现在有机会搞他们,张云也毫不手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