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穿越之挽天倾 > 第十三章--受伤
    关羽大意失荆州!

    而今张云也体会到这种心情了,相反受到的教训更加的大……

    假如自己不是那么傲气看不起古人,也许今天受的伤也不会这么重。

    因为有很多秘密,所以张云并没有在崇祯给自己的这栋房子里面安置下人,所以此刻只能一边抱怨着,一边给自己上着药,晚点还得去熬点中药……

    脑海中回忆起昨晚上的最后一幕,顿时就目露寒光,张云心中狠!

    一定要找个机会给诚意伯刘孔昭一个教训,自己的血不能白流。

    只是疼得龇牙咧嘴的张云,却总是感觉到自己好像想漏了一点什么东西,直到上好药之后看到那个药罐子,张云才惊叫一声跳起来!

    刚才把这个药罐子给找出来,却没有想到要去买中药……

    只是刚刚抓起几两银子,准备出门的张云……却又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此去药铺不会又中埋伏吧?

    可是虽然自己服用了四百多年以后才制造出来,专门给星际战士使用的进化液之后,身体素质得到了极大提升,已经变成了非人类……

    但是仍就没办法做到完全免疫伤害!

    反过手去摸着背上的刀伤,张云心一横,一念之间就从系统的空间里面取出一把自动步枪。

    心中下定了决心,这一次要是有人敢阻止自己,那可就是他们自个儿找死了,怨不得自己狠心!

    一路从别人房顶上窜到记忆中的药铺位置,张云这一次没有鲁莽的直接跳下去了,而是在屋顶上到处转了转……

    屋内是没有看到人,而且所有房子熄了灯,看起来好像很安静!

    不过张云却是不放心,又将搜索范围扩大了一圈之后,总算在1oo米开外的另外一栋房子后面,看到了几个鬼头鬼脑的人……

    再联想到现在,正在宵禁……大街上连鬼影子都没一个,而且是下半夜,张云心里全明白了!

    但是这并不代表着张云就要放弃……

    重新折回悄悄的潜进药铺里面,没有立刻去药房,而是将每间房子都搜一遍,将所有的活人,不管他无不无辜,都打晕!

    这个时候张云才提着一个老头,重新回到了药房内……

    直到张云提着药离开了很久之后,老头才敢站起来将铺门打开,向在街头探头探脑哪几人报信。

    对于后面生的事情,张云就不管了,反正自己这也是崇祯亲自给的房子,相信那些欺软怕硬的京营中人,应该是没有这个胆子敢上门来的。

    等到下午,王承恩来了,可能是猜到了什么,进屋之前,就将随从全部都留在了外面。

    可是看到张云的第一眼,王承恩还是吓了一大跳!

    “杂家早就说过让道长你不要去冒险了,你看看现在做成什么样子,万岁爷也在宫里头很是担心道长。”

    “不过万幸,道长最后还是成功脱险了,道长,你是不知道刚才在乾清宫里,诚意伯刘孔昭说伤了你,陛下当时脸色就变了……”

    王承恩在咄咄不休的埋怨着,张云却是听不下去了,说什么崇祯担心自己,张云是肯定不相信的,一个做惯了帝王的人,又怎么会在意下面人的生死?

    恐怕崇祯担心自己是假,担心这批财宝倒是真的,就算退一步说,崇祯担心的恐怕也是自己被拿下,从而导致他本人被人怀疑吧!

    因此张云一句话不说,拉着王承恩就直奔后院而去……

    等到了地方,张云指着这满屋子的箱子,对王承恩道:“老王,这里有贫道这几天的收获,全部加起来应该也有三四百万两银。”

    “当然还有几十万两黄金,那些碍事的古董字画之类的贫道就没有动手,你要不要去清点一下?”

    “……”

    好不容易把大惊小怪的王承恩给拉出了银库,到了他要出门时,张云却又神秘一笑,让他等一会。

    没过多久,张云又重新拿来了一个布包,就这么往王承恩的怀中一塞,嘴里则连连道:“贫道做了几天的梁上君子,虽然那些古董字画贫道没要,但是这几件却是精品中的精品!”

    “所以贫道一狠心就把它们给顺来了,但是贫道又用不上它们,所以就只能拿来给老王你赏玩一下了……”

    王承恩开始还以为张云给自己的是什么……因此也就顺手接下了!

    可当听到张云这么一说,王承恩连忙将手中的布包放下,很是激动道:“如果是别人给的东西,那咱家说收下也就收下了!”

    “但是张道长给的东西,咱家无论如何也不能收,真收了张道长的东西,那成什么人?”

    “救命之恩难道就真的是一钱不值吗?张道长就如此看不起我们阉人!”

    王承恩的如此表现,张云有些莫名其妙道:“不是说你们宫里人,都特别爱钱吗?再说了老王咱们可是自己人,你顾忌这么多干嘛!”

    “贫道可是听说了,当你们宫里人不想收某一个人的银子时,就代表着那个人快要倒大霉了……”

    王承恩……

    最终,张云还是将手中的几件宝物,强行塞给了王承恩,再说了,就凭他那小胳膊小腿也反抗不了张云的力气。

    坐在马车里,王承恩打开了手中的包裹,只是略微一扫,就大概明白了这几件东西的价值!

    只是这一次收礼,心里却有些不好受,因此在回到皇宫之后,王承恩有意无意地又把张云的伤势给说重了一点。

    本来还能够行动自如,能吃能喝的张云,到了王承恩的嘴里,就被说成了躺在床上动弹不得。

    崇祯听完之后脸无表情,但以王承恩常年待奉崇祯的经验来看,诚意伯刘孔昭恐怕是要倒霉了!

    第二天心中有底的崇祯,马上就派王承恩带着亲信太监们,将张云这几天的收获全部都转运回了皇宫。

    看到相当于朝廷一年税赋的银子就这么摆在眼前,崇祯顿时心中大定,连忙下了一道圣旨……

    让诚意伯刘孔昭代表朝廷,去左良玉的军中宣旨!

    与此同时,又另外派出其它的东林党大佬,去江北三镇哪里宣旨,让他们务必来京城。

    并且要他们将全部兵马都带来京城附近,崇祯在圣旨里面讲的很好,那就是要实地点名,确定有多少人才给多少粮饷,之后就会将下一年的粮饷,直接交给各镇的主将。

    崇祯想的很好,到时候就算这些军头们,不把所有的部队带来京城,那他们为了多拿粮饷,肯定也会在半路强拉壮丁……

    而到了最后这些壮丁们,自然就可以归到黄得功和阎应元的部下去,进一步扩充自己嫡系人马的实力,而那些骂名自然是有死人去承担了!崇祯心里的小算盘打的噼里啪啦响……

    “什么!陛下让我去京城,还要带着全部的军队去?”

    高杰有些莫名地看着前面的张慎言道,很是搞不明白崇祯的这道命令,没了自己镇守北方,南京城难道就安全吗?

    可惜高杰的这些疑问得不到解答,因为张慎言也是一头雾水,搞不明白崇祯这一道圣旨究竟是为什么。

    不过尽管搞不明白崇祯想搞什么鬼,但是当得知去了,可以拿到下一年的全部粮饷,而且是没有被兵备道与兵部等衙门过手的……

    高杰当即就动了心,只是想想又不放心自己打下来的这块地盘,毕竟这块地盘上的所有的油水,目前可都是属于自己的!

    随后高杰就让人,将张慎言请下去好好款待,同时连忙着急自己人过来商议……第二天,高杰就上路了!

    只是让张慎言感到愤怒的是,高杰竟然只带了一半的兵马,很明显违反了皇上的圣旨……

    与此同时,左良玉的军中,诚意伯刘孔昭可没有得到张慎言哪样的待遇,反倒是坐了一晚上的冷板凳之后,直接被赶回了南京城。

    手上仅仅带着一份,左良玉写给崇祯的奏折,刘孔昭打开来偷偷一看,只见上面写道:臣左良玉,要在湖广防备四川的献贼,

    至于粮饷,陛下还请直接拨付给臣……

    刘孔昭看着这不文不白的一份奏折,牛心中叫苦不迭!

    左良玉不会读书写字,这刘孔昭自然相信,可是难道你左良玉还找不出一些读书人来为你服务么?

    写得这么不文不白的一分奏折,你想要干什么?

    左良玉想要干什么,刘孔昭是管不着,也没那个能力去管,可是想着这一份奏折却要自己递到崇祯的面前去,刘孔昭就不由头皮麻!

    因为体质的特殊,张云在第三天就已经恢复过来了,想了想,单纯有军队和钱财还不够,应该要劝崇祯将特务组织建立起来才行。

    因为极度讨厌魏忠贤的缘故,崇祯在刚刚登基的哪一年,就将东厂给废了,就连老祖宗传下来的锦衣卫,也被崇祯自己压制的不成样子。

    要不然后来的东林党也不会如此的猖狂,毕竟绝对的权力就代表着绝对的,自从魏忠贤倒了之后,东林党在朝堂之上压根就没有了敌人。

    也难怪,后来东林党能够成长为这样的一个畸形怪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