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武侠 > 一品道门 > 两千两百九十三章 不周对决,公母之分
    张百仁的天罚之眼只是具备真正天罚的十分之一威能,二者差距完全不可以道里计,这十分之一的威能虽然能破除浊煞之力,但若说镇压虚空拿下后土,未免有力未逮。

    好在,张百仁也根本从未想过单凭一个唬人的天罚之眼能拿下后土,不过天罚之眼带来的‘破除浊煞属性’,还是蛮不错的。

    “你若仅仅如此,今日阴曹地府我要定了!”后土一双眼睛看着张百仁,周身气机流转升腾,诛仙剑气的力量被磨灭,浊煞之力翻滚,不多时便已经恢复至巅峰状态。

    “你既然想要见识一番我的真本事,那我便叫你见识一番好了!”张百仁手掌伸出,晶莹细腻完美无瑕,其上不见丝毫纹理,命运之力在其手中全无。

    然后只见张百仁掌心处混沌之气朦胧,惨烈、恐怖的杀机降临,阴曹世界的法则运转凝滞。

    确实是运转凝滞,变得迟缓、晦涩了十几倍,一股恐怖的杀劫之力在其掌心中不断翻滚,混沌之气缭绕不休,叫人看不真切。

    “我这阵法唤作:诛仙剑阵!乃天地众生之归途,克制天地间一切众生!就连这天地法则亦能杀死!”张百仁手掌上诛仙剑阵沸腾翻滚,恐怖的杀机惊得老秦将士纷纷后退,虚空法则退避三舍,一时间张百仁周身虚空竟然化作了一片虚无、空白。

    惨烈的杀机之下,阴曹世界意志在不断退缩,不敢与诛仙剑阵争锋。

    这是真正的诛仙剑阵!

    “诛仙剑阵!此乃先天杀劫演化!”后土瞳孔一缩,双目内露出一抹惊惧,然后猛然运转周身气机:“你有先天剑阵,我亦有一印法,劳烦阁下品鉴。”

    张百仁笑而不语,只是调动法诀,操控着诛仙剑阵,现如今诛仙剑阵大成,威能妙妙莫测,即便是他这个主人,也不知诛仙剑阵的威能极限在哪里。

    “我有此阵在手,阳世九黎弹指可灭,诸神亦能斩杀,不朽也可葬送封印,没有人是我的对手!若非本座还想在阳世练兵,恐怕九黎族早就不复存在了!”张百仁话语淡漠,但却叫阴曹内各路大能心中胆寒,惊惧到极致。

    这般恐怖的杀阵,如何应付?

    谁能应付?

    “咕噜~”奢比尸吞了一口口水,瞳孔紧缩,露出一抹骇然:“现在张百仁这么强了吗?”

    “咱们好像已经不是这厮的对手了啊!那诛仙剑阵似乎更加恐怖了,已经超乎了咱们想象,我的本源都在颤抖!”句芒嗓音发颤,可见此时心中的紧张。

    “他有如此大阵,九黎族根本就没有翻盘的希望,纵使九黎族强者众多,又能经受得起几次绞杀?”玄冥苦着脸,那张千古以来从未有过变化的面孔,露出一抹悚然动容。

    一边蓐收默不作声,过了一会才道:“九黎族之事已经定下基调,绝非张百仁对手,能不能压制张百仁这厮,就要看太阴仙子的谋划了!不过,蚩尤好歹也是咱们战友,理应前往阳世走一遭……。”

    说实话,两军交战,亿万大军交错纵横,组成的惨烈杀机,纵使先天神祗入场,也唯有被屠戮的份。

    当年轩辕大战蚩尤于逐鹿,众神尚且不敢插手,更何况如今形势逆转,人族百倍优于当年,诸位先天神祗加入其中,也不过是做法辅助罢了,遽然不敢贸然降临。

    先天神祗更怕天子龙气、更怕因果业力。

    “也不知后土能否克制张百仁,他若克制不得张百仁,只怕我等十大神王日后遇见此瞭,只能绕道而行了!”句芒眼中露出一抹不甘。

    此时的张百仁,纵使众人真的恢复到巅峰状态,怕也要退避三舍。叫人难以生出争锋之心。

    “呵呵,我也有一记神通,正要请阁下品鉴!”后土面色虽然动容,但却并不畏惧,手中化出一道印诀:“不周法!”

    下一刻,虚空扭曲凝滞,法则为之凝固,时光停止流淌,一股恐怖、熟悉的气机自后土周身传出,其身前虚影梦幻朦胧,衍生出了一座大山。

    大山巍峨,高不可及,带着镇压万物的道韵,所过之处一切皆被打回原形,就连法则之力也被消融了去。

    “这大山怎么瞧着有些眼熟?”扫过那耸入异度次元的大山,张百仁面色怪异。

    “此乃太古不周山,本座掌握大地本源,自然可以演化出不周山的力量来镇压你!不周山开天辟地之初与天地融为一体,天地自然烙印了不周山的伟力!你的诛仙剑阵虽然厉害,但不周山却诞生于混沌,不在三界内、跳出五行之中,恰巧克制你!”后土笑了,眼中满是得意。

    “用不周山镇压我?”张百仁想到了自家内世界中的不周山本体,再看看后土演化而出的虚幻不周山,眼中露出一抹怪异:“若你早诞生十年,道爷我非叫你开开眼界,让你知道什么才叫真正的不周山。”

    话虽如此,但后土衍生出的不周山却也不容小觑,至少有真正不周山的六成威能。

    那化出来的不周山镇压诛仙大阵虽然有些勉强,但若再加上后土的力量,已经足够了!

    足矣破开自家的诛仙剑阵。

    “果然,先天魔神底蕴无穷,今日镇压后土的想法怕是落空了”张百仁不着痕迹的看向远方,瞧到了精光灼灼的奢比尸等人,然后轻轻一笑,干脆收敛了诛仙剑阵:“我这里也有一式印诀,还要有劳阁下品鉴。”

    后土掌握十分之一的大地之力,演化出的不周山有如此威能,按道理自己掌握真正不周山,威能更应该在其上才是。

    不周山可镇压天地,威能绝不是说说。

    印诀演化,番天印法流转,只是小世界内不周山的倒影投射而出,落入了番天印诀内。

    番天印一出,刹那间与后土的不周山印诀争锋相对,整个阴曹众生念头被镇压,时空似乎停止了流转,被按下了暂停键。

    张百仁双目内露出点点神光,一双眼睛看向后土,嘴角微微翘起,露出一抹戏虐。

    果然没有叫他失望,后土此时亦面色狂变,眼中露出一抹不敢置信:“不周山的气机!你怎么能掌握不周山的气机?”

    “哈哈哈,却不知谁的不周山更强一些!”

    张百仁话语落下,番天印砸落,不周山法则演化而出,不周山神韵被其摄取,纵使及不上不周山本体,但却也有六七成威能。

    “砰!”

    “砰!”

    “砰!”

    虚空抖动,荡漾起层层涟漪,后土眼中露出一幕不敢置信,不周印法与番天印诀碰撞,一个接触之后,自家不周印法竟然泡沫般崩碎,然后被对方的印诀吸收。

    “砰!”

    大地上荡漾起层层灰尘,后土眼中满是不敢置信:“这不可能,你怎么会有不周山加持,而且比我这个大地之主还要强!”

    后土眼中满是不敢置信,破裂的身躯刹那间重组。

    真正的大地主宰,大地存在她便不死不灭,有无穷伟力加持其身。

    张百仁当然不会说事情赶巧了,后土若换一种法诀,自己绝不可能这般轻易取胜,只能说后土倒霉,那么多手段不选,偏偏选了不周山印诀。

    后土大地之力模拟出的不周山法,终究是及不上真正的不周山加持。

    “你却不知,这世间其实有两座不周山”张百仁散去印诀。

    “两座不周山?”后土愣了愣神。

    “不错,便是两座不周山!你的是母不周山,我的却是公不周山。你遇见了老公,当然是直接束手就擒了!”张百仁一本正经的解释着。

    “混账,你敢羞辱我!”后土闻言顿时恼羞成怒,一听便知道张百仁是在胡说八道,顿时大怒,猛然运转法诀:“你当真以为我就这般容易败了不成?我可是大地主宰,普天之下就算仙人降临,也奈何不得我!”

    “大地真身!”后土一跺脚,整个人化作土黄色的玉石之色,刹那间与整个大地天人合一,无穷伟力加持于其身。

    “后土,你当真要与我不死不休不成?我纵然是奈何不得你,但你的部族呢?你的兄弟呢?”张百仁手中诛仙剑阵浮现,混沌之气缭绕着冲霄而起:“你说我若将诛仙剑这抛入那迷雾中,会有什么有趣的事情发生?”

    “你……”后土指着张百仁,气的说不出话。过了一会,方才整理情绪道:“你待如何?你若是想叫我屈服,却绝无可能!你若敢对我阴曹出手,对我兄弟姊妹出手,我便杀出轮回世界,葬送整个人族,叫人族亿万众生为你陪葬。”

    张百仁闻言顿时面色阴沉了下来,一双眼睛看向后土,过一会才道:“你日后不得踏出轮回半步,如何?我在阳世,你在阴曹,咱们井水不犯河水!”

    张百仁终究是心有顾忌,他做这么多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人族?

    他绝不质疑后土的能力,自己奈何不得后土,后土也同样奈何不得自己。

    自己需要时间去融合其余法则,这个时间并不会太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