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校花的全能保安 > 第两千一百五十章 法术
    2150

    阳光,从窗户外照耀进来。笔趣阁小说网  bqgxsw.com

    许太平眯着眼看着窗外。

    没有人来跟他打招呼,甚至于都没有人从他的身边走过,所有人都像是避瘟神一样躲避着他,这倒是跟他以前大学的时候有点像。

    不知道为什么,许太平忽然感觉到了一点点睡意,于是,许太平趴在了桌子上,睡了过去。

    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

    “那个睡觉的同学,想睡回去睡,这里是上课的地方,不是你睡觉的地方!”一个严厉的呵斥声忽然进入到许太平的耳朵里。

    许太平猛地坐了起来,看向了声音传来的方向。

    在他的正前方讲台桌的位置,一个中年人正带着怒意看着他。

    许太平擦了擦嘴角,随后正襟危坐的坐好。

    “许太平,我知道你。”那个中年人盯着许太平说道,“靠一次莫名其妙的顿悟获得了成为江源修行学院学生的机会,在我看来,校长也是胡闹,你一个看着已经过三十岁的人,就算运气好顿悟了一次又怎么样呢,你注定一辈子都只是灵寂期而已,你这样的人,最终的结果只能是拖我们班级的后腿,也不知道我这点是有多背,竟然会收你这么个学生。哎!”

    面对着中年人的嘲讽,许太平一句话都没有说,他可不是来跟人吵架来了,他是要来学习法术的,等学到了足够强的法术,就可以去把那条龙给杀了,杀了那条龙之后,他就可以。。

    想到这的时候,许太平忽然愣了一下,因为他,似乎好像有点记不得,他我为什么要去杀那条龙。

    就在这时,一个带着迷惑性的声音忽然从许太平的脑海里出现。

    “那条邪龙祸害人间,你要为民除害!”

    这个忽然出现的声音一闪而过,许太平整个身体猛地一颤,随后瞬间明悟过来。

    自己杀那条龙的目的,就是为民除害,没错!

    “既然叫到了你,那你起来做个自我介绍吧。估计还有不少人不认识你。”中年人说道。

    许太平赶紧站起身来。

    ”周老师,有谁会不认识这个人啊,一个靠运气赢了白魄,结果连赌注都不敢要的人。”有人戏谑的笑道。

    听到这话,现场的许多人都哄笑了起来,许太平昨天放弃赌约的事情很多人是知道的,在大家看来,这代表着许太平怂了,而一个人刚开始表现的很硬气,后面突然间怂了的话,那就会很被人看不起。

    “我叫许太平。”许太平并不理会对方,而是自顾自的说道,“我今年三十岁了,比很多人年长了一轮,我运气好进入到了咱们八班,我希望能够学会一些法术,并且在修行上能够有所进展,我的人生目标是有朝一日能够杀死盘踞在喜马拉雅山上的那条邪龙,就是这样。”

    说完,许太平坐了下来。

    现场听到许太平这话的学生,还有那个周老师,都微微张大着嘴,惊讶的看着许太平。

    几秒钟之后。

    “哈哈哈哈哈!我没听错吧,你的人生目标竟然是杀死那条邪龙?”

    “我的天啊,这是我这辈子听到过的最好笑的笑话了!”

    “一个三十岁靠运气成为修行者的人,竟然妄想杀死邪龙,哈哈哈!”

    一阵阵的嘲笑声想起,连那个周老师也是大笑不已。

    许太平不说话,也不恼火,反正他是一定要杀死那条邪龙的,因为那条邪龙祸害人间,而他,想要为民除害!

    许久之后,笑声一点点的变少。

    “许太平,你可知道,你这个人生目标有多困难,多搞笑么?”周老师戏谑的问道。

    “不知道。”许太平摇了摇头,对于那条邪龙,他知道的其实并不多。

    “那条邪龙,来自于天外,他已经盘踞在喜马拉雅山数万年,在这万年时间里,他时常会离开喜马拉雅山外出祸害人间,无数修行者死在他的龙息之下,数万年时间,有多少强大的修行者想要杀死他,但是,最终的结果就是这些修行者都被他给杀了,喜马拉雅山上至少有上万的大乘期修行者的尸骨,一些修行者甚至于连看都没有看到那条邪龙,就被邪龙所带龙威所撕裂,那是一条不可战胜的邪龙,整个修行界都对他无可奈何,你作为一个运气好走上修行道路的人,你现在连能不能到灵动期都是问题,你竟然还想着能杀死邪龙?你这不是痴人说梦么?”周老师问道。

    许太平笑了笑,并没有反驳周老师,每一个人都有做梦的权利,别人也可以嘲笑他,面对着嘲笑,被嘲笑的人没必要非得分拨,非得告诉人家自己能行,一切的一切,看实际行动就可以了,总有一天,他许太平一定会打脸所有嘲笑他的人!

    “感谢我们的许太平同学,一大早给我们带来了这么好笑的笑话。”周老师笑着鼓掌道。

    现场响起了一阵阵的掌声,这掌声并不是鼓励的掌声,而是赤果果嘲讽的掌声。

    “老师,可以开始上课了么?”许太平平静的问道。

    “哈哈,好,开始上课!”周老师点了点头,随后抬起手在面前的黑板上虚空一划。

    一个个手印,出现在了黑板上。

    这些手印并不是静态的手印,每一个手印都会动,看起来就好笑黑板上装了一个3D电视一样。

    “今天,是大家第一节法术课,我想,你们这里面,除了那位许太平同学之外,其他人应该都已经或多或少的接触到了法术,如果没有我们的许太平同学,那我今天就不用跟大家说这些大家都已经听烂了的东西,不过,毕竟多了一个许太平同学,那我就只能再说一次了,法术,什么是法术?法术就是我们将灵力具象化的一种手段,通过某种特定的手印,将身体里的灵力以另外一种形式展现出来,并且产生我们所想要的效果,这就是法术,衡量一个修行者是否强大,看的就是他掌握的法术是否足够强大,每一个修行者都必须掌握法术,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够体现出修行者跟普通人的区别,我们学校现在所教授的法术总共有三个等级,分别是低阶,中阶跟高阶法术,在咱们学校,只有掌握超过十个的低阶法术,并且达到灵动期,才可以获得学习中阶法术的机会,释放一个中阶法术,修行者必须达到灵动期,而释放一个高阶法术,修行者的修为必须至少达到分神期,所以,没有达到相应的修为之前,一定不要尝试使用超越修为的法术,这样的结果只有一个,你的身体被抽空,并且你会遭受到法术的反弑,而一旦法术反噬,那是会死人的。”周老师说着,特地看了一下许太平,说道,“千万千万不要以为自己运气好就可以去尝试你修行等级不能承受的法术,或许你会因为运气提升你的修行等级,但是,你绝对不可能因为运气而放出超越你修行等级的法术,切记!”

    许太平认真的听着周老师的话,虽然这人一直嘲讽他,但是,他所说的这些东西对于许太平而言还是有不少实际意义的,特别是现在许太平只剩下一条命的情况下,更是如此。

    “法术分为三个大种类,分别是防御类,进攻类,辅助类,这三类构成了我们现在的法术体系,每一个法术的作用都涵盖在这三大类之中,这个我想大家应该都懂,我也就不多说了,今天我主要说一说施法。”周老师说着,抬手指着黑板上一个不断变换着的手印说道,“施法,靠的就是一个手段,那就是结印,也就是所说的法印,法印,来源于天道,迄今为止我们还不知道法印究竟为何能够将体内的灵力变化成相应的法术,不过,这并不妨碍我们使用他,每一个法印都有独特的手势,而我们要做的,就是在极短的时间内,让我们的手做出相应的法印,一旦法印形成,法术即可生效,在我们三年的学习生涯里,我们要做的,就是记住结印的过程,法印与修行手册一样,都来自于神秘莫测的天道,我们无法单纯的使用记忆力去记住法印,只能不断的通过自己结印,让身体产生肌肉记忆才能够最终记住法印,所以,在法术这一块,不存在所谓的顿悟,你只能不断的去练习,最终才有可能学会法术。”周老师继续说道。

    听到周老师的话,许太平眉头微微一挑。

    还是记忆!

    他没想到,这施法,竟然也是要靠记忆的,虽然那个周老师说施法不可能靠脑子记忆,但是,他的脑子可跟人不同,什么都过目不忘,保不准他就能够跟之前修行一样,瞬间秒会呢?

    “一些高阶法术,有的人要完全掌握,可能需要花费数十年的时间,像前几天的新闻大家都看到了吧,有人花了三百年才领悟了一个法术,那是一个低阶的仙术,可想而知,随着法术等阶越高,要让身体记忆也越难!”

    (还有一章,十一点左右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