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万古天帝 > 第四千六百章 九层玄塔
    慕瑾,云腾和聂天三人,简单商量一下后,决定将宗门弟子全部转移到天河谷。

    天河谷是烽天宗几大核心所在之一,一直作为秘密训练烽天神卫的地方而存在。

    烽天神卫,是烽天宗的一股神秘力量,平时不会现身,只有在宗门有重大危机的时候,才会出现。

    烽天神卫神秘而强大,整体实力要比玄天卫强得多。

    不过烽天神卫直接由烽天仙尊统领,即便是三座,也没有权力向他们发号施令。

    天河谷平时都是空着的,而且有烽天神卫暗中保护,戒备十分森严。

    将宗门弟子全数转移到天河谷,烽天神卫自然会保护他们的安全。

    云腾以前曾有过一段烽天神卫的经历,对神卫相对熟悉,所以具体安排转移的事,就由他来做。

    慕瑾则是去请烽天仙尊出关,毕竟宗门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必须要烽天仙尊亲自处理了。

    至于聂天,则是专心审判之戒。

    审判之戒,不仅是聂天身份的证明,其中隐藏的秘密,更是尤为重要。

    慕千澜也和众人一起退入天河谷,同时慕瑾给他安排了一处仙力浓郁之地,助他恢复伤势。

    三天后,天河谷一处隐秘小院。

    聂天坐在小院凉亭内,脸色十分难看。

    “已经六天了,怎么还是不行?”

    聂天眉头紧皱,很是着急。

    六天过去,他却还没能与审判之戒建立血脉印记,让他怎能不急。

    审判直接对他至关重要,若是一直无法与之建立血脉印记,他在烽天宗,将寸步难行。

    最关键的是,他没有多少时间了,必须尽快赶回诸天圣界。

    “聂天,审判之戒还是没有反应吗?”

    这个时候,慕千澜的身影出现,远远地就问道。

    这三天,他每天都来一次,显然也十分着急。

    “嗯。”

    聂天一脸苦涩,无奈点头。

    “不应该啊,到底问题出在哪?”

    慕千澜眉头皱起,一双眼睛盯着聂天,连连摇头。

    他伤势已经恢复了一些,气息比之前平稳许多。

    但审判之戒中的秘密,才是他最关心,也是最迫切需要的。

    他实在想不明白,以聂天的血脉,怎么会迟迟无法与审判之戒建立血脉印记。

    “难道,杜武义把审判之戒给你的时候,暗中动了手脚?”

    慕千澜突然想到一种可能,不由得脸色一沉。

    他一直想不通,如果杜武义是诈死,又为什么要把审判之戒交给聂天。

    如果审判之戒被杜武义暗中动了手脚,或许就能解释得通,他为什么会主动交出审判之戒。

    不过,杜武义给聂天一个无法建立血脉印记的审判之戒,又是为了什么呢?

    一切,就像是一团乱麻,根本理不出半点头绪。

    “或许是我的血脉有异,根本无法与审判之戒建立血脉印记。”

    聂天眉头皱起,也说出了心里的猜测。

    “不会,不会。”

    慕千澜却是连连摇头,说道:“杜武义将审判之戒交给你,必有深层用意。

    我们就再多等几天。”

    聂天一脸无奈,似乎现在除了等,他什么也做不了。

    “烽天仙尊出关了吗?”

    聂天突然想到,慕瑾一直没有出现,不由得问道。

    “不知道。”

    慕千澜摇了摇头,说道:“这几天烽天宗很平静,但我总觉得不对劲。

    那些黑衣人,一定还会有更大的动作。”

    “山雨欲来风满楼。”

    聂天眉头皱起,长叹道:“或许这就是暴风雨前的宁静吧。”

    黑衣人没有进一步动作,反而让聂天和慕千澜心中更加不安。

    黑衣人既然已经开始杀戮,就绝不会轻易停下来。

    更麻烦的是,他们直到现在,依旧不知道黑衣人的来历。

    “嗯?

    噗!”

    正说话间,聂天突然感觉一阵莫名悸动,随即脸色一变,惊讶一声,然后竟是强烈的气血上涌,接着便是一口鲜血狂喷而出。

    “聂天,你没事吧?”

    慕千澜见状,立即上前扶住聂天,心头陡然一沉。

    他的第一反应就是,聂天体内的冥王之棺发作了。

    之前聂天杀死黑衣人,但后者却在临死之前,将冥王之棺咒印注入聂天体内。

    “我,我好像感觉到了什么?”

    聂天却是脸色一变,眼中满是惊喜。

    “难道是……”慕千澜不由得一愣,随即想到什么,惊喜道:“审判之戒有反应了?”

    聂天深吸一口气,脸色稍稍好转,随即心念一动,竟然发现,神识空间之中多了一座形式奇特的黑暗玄塔。

    玄塔九层,每一层都是分离的,好似九个巨大的环戒,悬浮在空中。

    “聂天,你看到什么了?”

    慕千澜激动不已,急急问道。

    聂天将九层玄塔说了一下,慕千澜顿时更为兴奋,连连点头道:“那就是审判之戒,你已经与审判之戒建立血脉印记了!”

    “原来这九层玄塔,就是审判之戒。”

    聂天也反应过来,强压下心头兴奋,神魂一动,直接进入审判之戒第一层。

    他在巨型圆环般的第一层玄塔看了一遍,却是什么都没有看到,空空如也。

    接着,他又去第二层,第三层,第四层继续查看,依旧什么都没有。

    似乎,整座玄塔都是空的。

    “聂天,每一任审座都会与审判之戒建立血脉印记,但他们并不能得到审判之戒的完全认可。”

    慕千澜笑了笑,说道:“审判之戒的下面几层的秘密,已经被之前的审座破解了,所以你不会有什么发现。

    但审判之戒的上面几层,并非每个审座都能进入,你可以试着去更高层看一看。”

    “好。”

    聂天答应一声,继续向上。

    第五层,依旧空空如也。

    但第六层开始,已经有零散的符文印记出现,只是形式极为怪异,聂天完全看不懂。

    第七层,符文印记越来越多,而且还出现一些石碑,碑上镌刻着密密麻麻的古怪文字,似乎记录着什么秘密。

    聂天在第七层转了转,没有发现什么感兴趣的东西,便接着来到了第八层。

    “聂天,你到第几层了?”

    慕千澜显然很着急,忍不住问道。

    “第八层。”

    聂天笑着回应,突然看到不远处隐约有一个什么东西,不由得眉头一皱,惊讶道:“这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