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帝少的独宠娇妻 > 第一千八百四十七章 我很抱歉
    也是在这个时候,季少琴开始真正了解女儿的心思,走进女儿的心里,同时,季少琴也去了解黎墨寒,听女儿的讲述,自己去判断黎墨寒是怎么样的一个人?

    等宫思语说完后,季少琴什么意见都没有发表,但是心里已经有了了解和熟悉,也有了自己的想法了,虽然不是很坚定,但是比起之前,没再那么排斥了,心里对黎墨寒的印象,也不再那么空白了。

    宫思语原本是想问老妈的,可是说了这么多后,宫思语早就困了,这会困意来袭,脑子里都是迷迷糊糊的。

    “妈,我困了,想睡觉了。”

    宫思语哼唧两声,往老妈身边蹭蹭。

    “嗯,睡吧。”

    季少琴温柔回答女儿。

    宫思语应声,双手紧紧抱着老妈睡去。

    季少琴也抱住女儿,心里也不打算多想了,闭上眼睛陪着女儿睡去。

    这一夜,母女俩睡在一起,睡眠质量很好,直到第二天,宫思语睡得舒服的不想起床。

    “思语,妈先走了,你记得十分钟后起床哦,”季少琴打算回主卧去洗漱,走之前叮嘱女儿,“今天周一,你还要去公司的。”

    虽然女儿可以晚点去上班,反正她是老板,自己决定就好,但是季少琴还是想提醒下,担心女儿早上公司有什么重要的事情。

    “嗯,知道呢。”

    宫思语应了一声,随后翻个身又继续睡去。

    只是没一会儿,宫思语的手机响了,宫思语睁开朦胧的眼睛,伸出手去拿过手机一看,是黎墨寒的来电,宫思语赶紧接通。

    “墨寒。”

    亲切地叫了声,宫思语的睡意都散去了一大半。

    “起床了吗?”

    黎墨寒温柔地问道,很宠溺他。

    “还没呢。”

    宫思语撒娇地说。

    黎墨寒也不催她,只说道,“那再睡一会儿,晚点起床了给我发消息,我过来接你,我们今天去医院检查。”

    听到黎墨寒说这些,宫思语突然一怔,随后想起来,之前和黎墨寒说好,周一去医院检查的,因为自己之前吃了避孕药。

    “嗯,那,那我现在起床。”

    宫思语说。

    “不着急的,你可以多睡一会儿。”

    “不了,昨晚和我妈一起睡的,睡眠可好了,这会也不困呢。”

    宫思语说着,已经从床上慢慢坐起来了。

    黎墨寒听到宫思语这么说了,也没有再执意,只说道,“行,那我现在出发,去接你。”

    “嗯,”宫思语应声,但突然想到了什么,又急忙说道,“不过墨寒,你来我家,应该会见到我爸妈的。”

    “嗯,我心里有准备,”黎墨寒说,“已经见过叔叔阿姨了,这次也不陌生,问候他们一下,就说我们有事要去忙就好了。”

    宫思语明白黎墨寒的想法,心里很认可,也说道,“墨寒,我和你一起面对我爸妈。”

    “傻丫头,你乖乖的就好,叔叔阿姨对我的意见不是一两天就能消除的,我努力去慢慢化解和叔叔阿姨之间的隔阂,你不需要参与其中,乖乖在一旁看着就好。”

    黎墨寒不想让她承受任何不好的事情。

    “嗯,那……我听你的吧。”

    “这才乖嘛,”黎墨寒宠溺地说了声,之后回归正题,“那你先起床洗漱,我准备下出发。”

    “嗯。”

    ……宫思语下楼后,陪着老爸老妈一起吃饭,吃饭间,宫思语还是没有忍住,对老爸老妈说了实话,“爸,妈,墨寒一会儿会来接我。”

    宫毅和季少琴听到女儿的话后,两人怔了一秒,但是脸色没变,随后谁也没有说话,继续吃饭。

    宫思语看到老爸老妈这个样子,顿时有些尴尬,也不知道还要说什么了,只能低下头继续吃饭。

    等一家人刚吃完饭后,门铃就响了,宫思语知道是黎墨寒来了,急忙上前去开门。

    打开门,门外站着的人果然是黎墨寒,但是黎墨寒并不是两手空空,而是手里拎了很多东西,都是买的礼盒和一些礼品。

    “墨寒,你这……”宫思语诧异地看着黎墨寒。

    “给叔叔阿姨买的。”

    黎墨寒笑着回答宫思语,这一刻看到这个女人,自己的心里都是安心的。

    宫思语明白,知道他拎着东西也重,赶紧让开路,说道,“快进来。”

    黎墨寒拎着礼品走进去,保姆上前来接住了黎墨寒,问候了下。

    黎墨寒这才走向客厅里去。

    宫毅和季少琴在沙发上坐着,看到黎墨寒来了,两人只是看了一眼,随后目光就移开了。

    “叔叔,阿姨,你们好。”

    黎墨寒先是问候。

    宫毅没有去看黎墨寒,也没打算回答什么。

    季少琴看了下宫毅的侧脸,明白他的想法后,季少琴心里还是有所动摇,目光看向黎墨寒。

    不算友好的语气,黎墨寒冷漠地问道,“嗯,这么早过来,吃饭了吗?

    没吃的话让思语陪着你去餐厅吃点。”

    “吃过了,阿姨。”

    黎墨寒回答。

    季少琴点头,没再说话。

    客厅的气氛顿时很尴尬,一旁的宫思语这会都想说几句,可是正准备说时,身边的黎墨寒伸出手去,拉了拉宫思语的胳膊,示意她别冲动。

    宫思语看向黎墨寒,两人一个眼神对视,宫思语便明白了,乖乖听话,什么都没有说。

    黎墨寒再次看向两位长辈时,心里已经调整了情绪,而且做好了准备。

    “叔叔,阿姨,”黎墨寒的语气很缓慢,听起来很诚恳,“我为我之前的冲动向你们道歉,对不起。”

    听到黎墨寒的话,一旁的宫思语惊呆了。

    而宫毅和季少琴听到黎墨寒说这些,两人的面色没有改变,但是目光都看向了黎墨寒。

    “之前是我欠于考虑,对你们所说的,还有一些行为太过唐突了,我很抱歉。”

    黎墨寒说。

    “墨寒。”

    宫思语不忍心了,上前一步去,伸出手拉住黎墨寒的手,两人当着长辈的面,十指相扣。

    宫毅和季少琴看到了,两人什么都没有说,对黎墨寒的道歉,也没有给任何回应。

    宫毅心里还有气,但是面对黎墨寒争执教训这些,自己又做不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