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武逆焚天 > 第二千九百四十四章 无奈入局
    用一种戏虐和得意的目光望着左风,琳鹄伸手朝后方轻轻摆了摆,随即便有一名壮汉,从队伍中快步走了出来,同时将背上的一只麻袋狠狠的丢在地上。

    从那麻袋表面上的斑斑血迹,以及麻袋的形状便能够看出,在麻袋之中装着的是一个人。

    当那麻袋被重重的摔在地面上后,从那没有扎紧的袋口中,一道浑身是血的身影从其中滚了出来。那是一名衣衫褴褛的女子身影,原本白花花的肉体之上,已然找不出完整的皮肤,无数的狰狞的伤口向外翻卷着,甚至有的地方都能够看到森森白骨。

    那女子还没有死,不过看那样子也活不了多久了,受到如此严重的折磨,估计现在的她也是生不如死了。

    看到左风脸上的不解之色,琳鹄伸出脚在那女子的脑袋上,轻轻的踢了一记。顿时那女子的头发朝着一个方向散开,同时面孔也朝向了左风。而琳鹄收回脚来的同时,满脸厌恶的在地面上搓了搓,将脚底下的血碾入泥土之中。

    而这一刻的左风,已然看到了那女子的容貌,虽然此时那张脸有太多的血迹和伤口,更是肿的有些变形,可是他仍然还是一眼就看出这女子的身份,冲口喊出“婷婷”二字!

    对左风的反应,琳鹄和伯卡都非常满意,后者冷笑着说道:“当这女子悄悄找上我们的时候,我们就已经猜到了她是听从了谁的命令。只不过我们正好需要这样一个帮手,她既然主动送上门来,我们又何必要客气。”

    听到这番话的时候,左风的脸色已然阴沉下来,到底还是因为自己所知道的线索太少。本以为自己对事情已经了解的差不多,结果现在看来,自己不光知道的不多,甚至原本的判断也有所偏差。

    原本以为琳鹄等人毫不知情,完全是受到琳琅的暗中算计,这才迫不及待的对左家村的风雁交易行出手。

    结果现在看来,琳鹄等人不仅仅知道一切,而且还是故意在这里大张旗鼓的对风雁交易行动手。他们这种表现,使得左风感到心头更加沉重起来。

    “若是没有琳琅的配合,我们还无法这么快就找到这个风雁交易行,更没有办法这么快就逼得你现身。如此看来,这琳琅倒还是帮了我们的大忙。”

    琳鹄笑着望向身边的伯卡,而伯卡也是大笑着说道:“送上门来的好处,我们若是不拿着那岂不是傻了不成。你竟然还说这个拍卖师是千幻教之人,简直就是笑话,我们已经挖干净她的一切历史,她不过就是多年前琳琅布置在万国交易行内的一颗棋子而已。

    只不过这颗棋子嘛,最终不过就是一枚弃子,琳琅在用过之后便不再理会。而她作为万国交易行的叛徒,根本都不需要我们动手,便已经将她知道的一切都撬了出来。”

    听到伯卡如此一说,左风脸色立刻变得更加难看。琳琅不光算计的很深,同时心也够狠,这女子暗中为其卖命多年,一旦完成了任务,就像垃圾一般随意的丢弃掉。甚至这女子连被抛弃以后,都能够间接达到琳琅的目的。

    看着那满身伤口,甚至血都快流尽的女子,左风感到一阵头痛欲裂。事情的变化太过出乎意料,一切似乎都是从拍卖会开始,现在想来似乎一切是从琳琅出现在卫城的时候开始的。

    琳琅出现在卫城已经非常突然,不仅入城的时机如此巧妙,甚至出现在猎药斋的时间也是那般的巧合。可是世间真的有那般巧合么,恐怕这只是左风所认为的巧合而已。

    如果换一种思路去想,如果左风手中并没有雷夜和另外两只妖兽作为底牌,那么面对黄龙帮的围剿,那个时候会是怎样一种局面。

    相信在自己改造阵法的帮助下,再加上力狂手中的全部力量,纵使能够战胜黄龙帮,也会是一场惨胜而已。

    而琳琅等人来的时机十分巧妙,是在黄龙帮进入猎药斋大概两刻钟左右。如果双方真的展开大战,这个时候应该也到了两败俱伤的一刻。

    而琳琅在进入猎药斋府邸之前,首先做的一件事,便是将整个府邸都包围起来,不放走任何一个人离开。

    他还没有进入府邸,还没有询问过任何人,怎么就知道猎药斋出现了如此重大的变故。而且琳琅的布置,根本不像是在对付黄龙帮,反而像是在担心某个人逃走,这某个人如今看来就是左风自己了。

    接下来被堵回来的左风与琳琅间的交涉,看起来好似针风相对,最后因为琳智的原因水到渠成达成暂时和解。可是这一场交涉细细品来,似乎太过容易了一些,甚至琳琅都没有提出过什么条件,这与其性格根本不符。

    从这一点继续想下去,琳琅在拍卖行早就有所布置,而前一天拍卖会上发生的一切,甚至其中的特殊细节,那个婷婷必然都一丝不漏的告诉了琳琅。

    在那处府邸仓库的伏击,以及后来负责带路的一队武者,严刑逼供之下吐露出千幻教的身份。相信这两伙人说的都是实情,可恰恰就是这个实情,无形之中引导着左风走入一个误区,那就是琳琅千幻教的身份,已经到了昭然若揭的程度。

    结果左风在信誓旦旦的揭露,那万国拍卖行的拍卖师婷婷,就是千幻教身份后,却直接被无情的打脸。如此一来,琳鹄和伯卡反而信心更足了,这同样是琳琅要的结果

    ‘被玩了,从一开始就被玩了,我一直就在琳琅的算计中,我一直就是他棋盘中的一枚棋子。琳鹄他们同样是棋子,可是他们到现在还不清楚,自己棋子的这个身份。’

    左风心中郁闷的想要吐血,可是却发现,自己竟然无法同琳鹄等人交涉,因为琳琅的一切布置,这个时候都发挥了效果,琳鹄和伯卡认定了自己才是,那掌控棋盘的执棋者。

    直到这一刻,左风才真正了解琳琅的可怕,卫城大乱的时候,他不显山不露水的暗中观察。若是换了一般人,可能早就动身前来,毕竟充满危险的地方,也同样充满了机会。

    尤其是他还拥有着新狩郡守这一层身份,不仅做事方便,同时在新狩郡之内,能够调集的力量,也绝对是非常可观的。

    可是他却是忍者没有动,反而是先让洪城城主力狂先一步而动。殊不知这力狂带人来到,就是琳琅布置的一步棋,更是将琳鹄和伯卡的视线都吸引了过去,琳鹄这个时候才从容布置后,最为绝妙的时机来到。

    对左风触动更大的一点,就是琳琅在对待琳智的时候,那种关切和爱惜,仿佛与天下间任何一名慈父都没有区别。

    实际上从琳琅还没有来到卫城的时候,就已经开始利用起自己的女儿。当琳琅收到卫城消息的时候,琳智已经脱险,换了其他人也许会想着将琳智带离险地,可是琳琅却想到的是如何将女儿更好的利用起来。

    原本左风有些无法理解,琳琅当初为何能够,将自己女儿用**迷晕后,送到了叶蝉床榻之上。如今他却是明白,在琳琅的眼中人人都可利用,甚至自己的亲生女儿也不例外。

    他甚至从来都没有真正关心过自己的女儿,恐怕得知女儿出了危险之时,想到的却是不想因此断了与叶蝉之间的一层关系。

    无数的线索,无数的信息,以及之前的种种推测和猜想,终于在这一刻同时汇聚到脑海。一直缭绕着的迷雾,终于在这一刻彻底被驱散,那些始终困扰着左风的问题,如今也都有了答案。

    左风悲哀的发现,并不只是琳鹄他们太傻,是自己同样傻的冒泡。翻过来看是琳琅太过精明,对方将一切都计算好了,所有人都按照他的计划入局。

    “咔咔,咔咔咔……”

    一连串的碎裂声响起,左风心中悲叹一声,这是他感到最为无力的一次。不仅仅是敌人实力强大,更是因为敌人的心机太过深沉。除了段月瑶之外,这还是左风第一次对某个人如此的钦佩,那是发自心底的佩服,不得不佩服!

    若是换了一个角度和场合,现在的左风可能会直接为琳琅叫好了,可是现在自己身陷局中。即使心中万般不情愿,却又不得不按照琳琅划定好的轨迹前行,根本无法跳出这盘棋。

    心中五味杂陈,眼眸中更是一片血红,胸膛高高隆起,随即猛的张开大口,沉喝道:“动手!”

    在左风一声出口的同时,远处大阵之上,已经有无数碎裂的痕迹浮现,大阵表面的阵络摇曳着一点点的黯淡下去。在遭受了无数的狂轰滥炸后,大阵终于顶不住,在众人面前轰然破碎开来。

    而左风挥舞着手中的御风盘龙棍,不顾一切的朝着下方扑去。两只六阶巅峰妖兽和雷夜,早就已经等的不耐烦,听到左风的命令后,便已经迫不及待的冲了出去。

    本来看着左风不顾一切扑来的伯卡,心中大喜之下,就准备先行出手将左风擒拿。然而一道身材魁梧惊人的身影,鬼魅般的冲到了面前,巨大若府门般的锯齿战刃,猛的朝着自己劈斩而来,因为对方面容包裹着,只能看到一双巨大的眼睛,伯卡还不知道自己的对手,竟然是一只半化形妖兽。

    伯卡挥舞着手中的战锤,迎了上去,本来他对于自己的实力极有信心。可是两柄武器相交的瞬间,伯卡却发现自己根本承受不住那巨大碰撞之力,手中战锤直接被轰的脱手向后飞出,若不是躲避的快,那战锤就轰在自己的身体之上了。

    琥珀和丁豪紧跟而来,都毫不犹豫的向着琳鹄和伯卡手下武者发起了攻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