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武逆焚天 > 第二千八百零五章 启发暴雪
    四道身影如鬼魅般的闪入一间商铺之中,在其中甚至没有停留超过三息的时间,他们便已经快速的从另外一个方向悄然离开。

    “有这样的好办法,你就该早点用出来,何必非要像之前那般麻烦,改一道阵法竟然要用去半刻钟的时间。你看咱们这才多一会儿的时间,你便已经改了五座阵法了。”

    几个人之中,跟左风最熟的就要数琥珀了,因此这个时候也只有他大咧咧的数落起左风来。

    嘴角划过一抹苦笑,左风无奈的说道:“事情哪有你想的那般容易,我这根本就算不上修改阵法,这只能算是临时做个调整。我这么做的结果,基本上也就是将阵法废掉了。”

    “这是什么意思?你到底对阵法动了什么手脚?”听了左凤的话后,顿时也引起了左宰的好奇。

    “其实也并不是什么太复杂的事情,要是说起来,还是之前那帮人无意中,触动了我所布置的那没完成的阵法,产生了意想不到的爆发,这才让我突然间想到了这个方法。”

    左风一边说着的同时,念力却是毫不停歇的探索着,此刻正好发现旁边一处院落中有阵法波动,而且其中又没有任何人,他招了招手后,便先一步朝着那院子飞了进去。

    人还在半空中的时候,左风便已经激发了御阵之晶,释放着其中的道道金色符文丝线,融入到院落阵法核心之中。

    人却是转向左宰,说道:“如果是彻底修改阵法,这非要认真推衍,并且小心修改不可。然而若是只作出部分调整,而且只是让阵法变得非常不稳定,反倒是一件比较简单的事情了。”

    这一次在解释的过程中,左风干脆抬手刻画出了一道简单的小阵,直接将其融入到了院落的阵法之中。

    这小阵倒也非常简单,在融入到院落阵法中后,大家脚下也赫然浮现出了一道道运转中的阵络,而阵法的运转轨迹,在此刻也都完全展现在了众人面前。

    以这样的方式,左风在调整阵法的时候,众人也能够看得更加清晰一些。眼看着阵法在不断的运转中,其中几个还算重要的位置,突然间就发生了变化。

    在场这些人,哪怕是符文阵法方面水平最低的琥珀,也能够看得出来,那几处变化暂时不会影响阵法的运转。可是却会产生阵力的淤结,随着阵法运转的加剧,阵力的淤结会变得越来越严重,而最后必然会连着整个大阵一同毁掉。

    大家本就是聪明人,到了这个时候自然也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左风已经开口继续解释道:“这阵法经过我的调整后,隐患便也就被埋下了。如果有人想要解开阵法,或者是深入探查,必然会提前将阵力之中淤结的部分直接引爆,而这也就是我的目的。”

    众人当然明白,左风这么做可不是为了单纯的搞破坏,正如他这次带着三人出来的目的那样,就是为了将卫城内的水搅浑。彻底让对方摸不清众人的真正位置,尤其是不能让对方察觉到闪姬的真正所在。

    既然是为了这个目的,当然是在城内不断制造混乱,让对方到处忙于奔命要来的最为直接。

    之前左风考虑的太多,也更想要将阵法的威力尽量的全部利用起来。可是当他发现情况不妙,又因为一处未完全修改的阵法发生阵力爆发,也直接给了左风新的启示。

    如今这种情况下,当然不可能将什么都做的面面俱到,当初在山里的时候,经常可以听到一句老话,“萝卜快了不洗泥”,这话放在眼前这种时候用再合适不过。

    就在左风三言两语之间,眼前院落中的阵法已经被左风处理过。他们没有再多做停留,而是快速的离开。

    大家虽然一路前行,始终在躲避着随时出现的武者队伍,但是大致的方向却始终没有变。就是朝着卫城东北方向的多宝交易行而去。那里正是左风最后的希望,也是他能够想到的唯一可以真正发挥作用的阵法。

    虽然已经定下了目标,可是左风却并未停止对所遇到的阵法进行修改。因为左风清楚的很,越是靠近多宝交易行,自己遇到的危险会越来越多。

    多宝交易行如今极为重要,不仅仅是今晚卫城大乱的“罪魁祸首”,如今又成了郑炉攻讦祭魂殿的重要棋子,自然会派人严密的看管起来。

    有些情况左风虽然不知道,可是他相信有不少人,都应该清楚多宝交行内阵法的威力强大。如果换了自己是主事者,也绝不能够给琳智等人有机会返回多宝交行,再利用那里的阵法同自己周旋。

    最好的办法,当然是在多宝交易行进行部署,守株待兔,以逸待劳,因此这一趟去多宝交易行的风险着实很大。

    如今左风手中,没有什么力量可以调动,原本还有着近千只兽潮大军,结果郑炉来到之后,不到五息的时间,便被斩杀的干干净净。所以左风在离开藏药楼后,便只能借助这些府邸、店铺和院落中设置的阵法。

    与左宰和琥珀不同,暴雪的注意力更多的放在,左风手中那颗紫金色的晶球上。

    终于在左风又一次完成了阵法调整后,暴雪再也忍不住问道:“小子,你这手中的到底是个什么存在,为什么我感觉到其中散发的气息,让我既感到心悸,又有些兴奋,简直是太过奇妙了。

    想当年我也算得上是见多识广,自认为在这坤玄大陆上的各种材料,哪怕再如何稀有,也都有些印象,可是偏偏对你手中的紫金色晶球,我竟然不仅没有见过,甚至连听都没听说过。”

    其实左风早就看出了对方的好奇,不过左风却没有主动向对方解释,他也很好奇手中的着御阵之晶,到底会带给暴雪怎样的感觉。如今听到对方娓娓道来,似乎与自己猜测的也有些接近。

    左风倒是没有卖关子,立刻开口解释道:“既然前辈当初达到了神念期层次,那我相信你也对那最后一步,有些认识和了解吧。”

    “你的意思是天戒?”暴雪目光陡然一凝,虽然已经过去了无数年,可是当他提起这两个字的时候,整个人的气质也陡然间发生了变化。不光是其表情变得异常严肃,目光之中更是带着一种虔诚和崇敬的意味。

    笑着点了点头,左风直接说道:“不错,我的正是天戒。我猜想您那个时候,即使没有真正去试着渡过天戒,应该也为渡过天戒做过一些准备吧?”

    苦笑着点了点头,暴雪说道:“虽然已经过去了这么多年,可是当初我也是被天戒所深深吸引,而且我当初也的确做了些准备。然而我还从未尝试过一次渡过天戒,便遭遇了叶林帝国的围攻,最终让我直接被擒拿。”

    其实左风对于暴雪当年被擒的事情,也感到有些好奇,可是他却知道此事现在不适合聊。

    左风收回思绪,直接说道:“既然前辈已经在着手准备渡过天戒,那么我想你应该也会知道,天戒也是分不同种类,相对应的也有着不同的威力吧。”

    这一次暴雪显得更加惊讶,他上下打量着左风,忍不住说道:“想不到你这小子如此年纪,便对天戒这般了解,竟然还知道天戒分成多个种类。”

    左风微微一笑,将手中的御阵之晶轻轻聚了聚,随即说道:“在我手中这块晶石,便是来自一位度过紫目天戒的前辈,他将此物留给自己的后人。最后经过一番辗转,最终落到了我的手中。”

    闻听此言,暴雪不禁浑身一僵,接着用颤抖的声音说道:“小,小家伙,你能否将此物借……”

    还未等暴雪说完,左风便已经欣然将御阵之晶递了过去,暴雪有些震惊的看了左风一眼,随即才伸出自己干瘦的手掌,颤抖着接了过来。

    可是那紫金色的御阵之晶入手后,老者的脸庞上神情再次一变,尝试过灵气和念力之后,暴雪不禁露出了一抹苦笑,将手中御阵之晶重新交还到了左风的手中。

    “小子,此物已经与你的血脉达成联系,其他人最多也只能够观察外表,内中情况根本无法探寻。我只能够隐隐感觉到,这其中自成一片特殊的空间,却根本无法窥探里面的奥秘。”

    暴雪多少显得有些失望,对此却又无可奈何。看着对方那副神情,左风开口说道:“此物的确非常神秘,我虽然能够使用,对其真正的情况也并不了解。

    这其中的确如前辈说的那样自成一片空间,然而这片空间之中,无法存放物品。如果让我来总结的话,这其中能够存放的东西,应该是规则之力。”

    这话左风并非危言耸听,不管是其中蕴含的无数阵法符文,又或者是那紫金色的雷霆,严格上来说都属于规则力量的一种。

    暴雪听了左风的话后,整个人也陷入了沉默,众人依旧在一边躲避着搜查,一边寻找合适的阵法进行调整。

    好一会儿,暴雪才突然开口说道:“小子,将来若是我能够顺利渡过天戒,这其中绝对有你的一份功劳。”

    此时的暴雪满脸的兴奋,看样子左风刚刚对御阵之晶的介绍,对其倒是有了不小的启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