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万骨天梯 > 第435章 时间带走一切
    攀谈几句,未来杀神6川给叶灵感觉是很怪异,性格跟现在的自己差不多,神神叨叨,逻辑语言很是跳跃。笔趣Δ阁BQgXsw.CoM

    自己也是神神叨叨,莫名其妙,很多事情毫无逻辑可言,想起一出是一出。

    也许这跟命格在前世被囚禁有很深原因。

    叶灵的前世身体不知道在哪封禁着,这转世身体还不知道是什么意念转的,这身体只有跟前世身体融合,叶灵才拥有完全命格。

    叶灵问陈帆:“大姐有孩子么?”

    陈帆道:“有,但被她杀了,说是不想让孩子受苦。”

    同样有孩子,所带来的结果完全不同。

    陈帆这是两人承担抚养教育孩子的责任,而雪瑶是一个人。

    单亲抚养孩子,一定出问题,雪瑶太强势,烦的时候想打孩子没人阻拦,孩子的一些烦恼也不敢跟母亲说,久而久之小孩出现了孤僻胆小特征,更让雪瑶不悦,打的更狠。

    直到有一天,雪瑶不想让小孩再吃苦受罪,终结了孩子生命。

    养育小孩责任太大,也有很大恐惧感。

    很多父母生下来小孩往幼儿园和学校里一扔就行了,怎么跟同学和睦相处,怎么面对成长的烦恼,尤其是女孩,育和来亲戚时怎么解释,被同学欺负了怎么应对,疫苗和奶粉有问题怎么办。

    小孩一生病就要威胁医生,生怕小孩出问题,一切的精神寄托和希望都让小孩去沉重背负。

    想用孩子缓解活着的压力,却又无力面对教育缺失,不敢面对残酷世界。

    父母逃避责任,引了太多问题少年少女。

    这个国度匮乏教育,这里的教育只是在教育如何做奴才,是土匪抢劫的工具。

    “借口,不想让小孩受苦生下来做什么,那么强的力量有什么好怕的。”叶灵道:“话说这什么茶,那么难喝。”

    “生小孩的时候还高兴,没过多久事态就骤然生了变化。所谓高处不胜寒,主宰的孩子也有方法让其痛苦,你看看法萧,再看看前世的你就知道了。”陈帆道:“这茶是本市特产日照绿茶,喝起来还行,就是冲泡这茶的水有毒,6川这人有钱买爱疯,就是没钱买水过滤设备。”

    不管怎么说,生下来小孩就要负责,否则别生。

    自身做什么事情,只要不牵扯到别人,不产生孽债,不作奸犯科,没人指责,但不能连累别人。

    叶灵听着,不想再去指责雪瑶,至于水有毒,灵气有毒,这都是套路,为的就是不让人好过,越不好过的人生,稍微给点好处就感恩戴德。

    外面那么多不好过的国度,那些国度的人们在为了好过而斗争,这里放一放外面小孩的死亡画像,再拉一拉光明门的仇恨,立刻就会让人感觉不要乱才好。

    他们努力争取的,正是这里永远不会拥有的。

    好过!

    叶灵道:“好吧,你们现在分工是一个在过去行事,另外一个在现在行事?”

    “是的。”6川道:“过去的事情对未来会有怎样因果律变化,我们需要进一步参悟。”

    如此大规模使用亘古谣还是第一次,很多漏洞很多造化扭曲时空错乱,需要进一步修复,还有陈帆和6川都是参悟时空造化的,有助于了解造化之威。

    叶灵道:“记得你们的力量是过去时空。”

    6川道:“她的力量是支配一切过去时空,我的力量只是简单的让过去生的事情重新生一次。”

    “让我感受感受你的力量吧。”

    叶灵想亲身体验过去时空的神通,调过来一个未来身观察。

    “行。”

    6川点点头,叶灵说道:“让我感受感受你的力量吧。”

    这是在未来生的事情,提前可以看到,清晰看到有时空之气在对现有身体进行切割,度很快,未来身没有抵抗,身体被切割完成后又出现了新的身体。

    本体这里,6川施法时他特意进行了抵抗,再调过来五个未来身防御,给本体提供力量支撑,6川的时空回流进行的很艰难。

    僵持了十几分钟,6川放弃施法,时空回流失败,心说到底是月之氏,身体素质很强,时空切割这么难。

    当然,6川没有尽全力,只是想让叶灵感受感受过去时空之威,又不是生死相向。

    叶灵解除防御状态,不知6川用了几成力量,也不知道陈帆使用这种力量时能不能防御下来,叶灵不认为他跟这个第二恋绝女会不起冲突,有所防范是必须的。

    6川父亲醒过来,听到客厅有人,出来看看。

    叶灵看到,起身跟6父打招呼:“叔叔你好。”

    6父已经是五十多岁的中老年人,这是一个老实人,经常打老婆,对家庭不管不顾的人,在村子里是有命的孝子,平时苦瓜脸,无能到几乎什么都做不了地步,家里有外人时显得嘻嘻哈哈。

    叶灵能看到这人身体四周漂浮的黑暗物质。

    人性很复杂,你说这人坏,但邻居都说这人是孝子,是个老实人,你说这人好,经常打老婆,对家庭不管不顾。

    外人看的这家庭,跟这家庭里的人看的家庭天差地别。

    只能说冷暖自知。

    “哦,你好你好。”6父欲言又止,看着6川一脸嫌弃和鄙夷的目光,悻悻然离开。

    这几年活少,很多人无事可做,包括6父。

    即使有活做,他也不想再做。

    太累了,重体力劳动,回家又是漆黑跟冷漠的家庭,他不愿意承认打老婆不对,山东人打老婆家常便饭,大家都在打,怎么就他的老婆受不了跑了。

    破碎家庭那么多,怎么就他孩子那么没出息。

    6父离开,叶灵问6川:“你这父亲?”

    6川道:“逃不开的因果。”

    曾经拿着扫帚把母亲肋骨打断的,对生活无能为力,对家庭不管不顾的凶残男人,如今已是年过半百老人,曾经还出过车祸,撞坏了耳朵,耳背到**十岁老人程度。

    现在的他什么都不敢做了,只想安稳生活。

    岁月已经惩罚了他,6川想改变他的父亲,到头来现,不论怎样都是这种状态。

    行为和思维已经写入了命格。

    “不谈这些伤心事,一起出去看看吧。”陈帆道。

    尽地主之谊,陈帆和6川带叶灵彻底参观这未来世界。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