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地狱试炼游戏 > 第三十九章 凶手是谁?
    在看到趴着的女人的身体几乎是贴着地面前进的,关天仁就猜测它可能和蜘蛛一样,左右的敏捷度应该会比较差,他之所以扔两张符箓,就是为了测试女人的左右的灵活度。

    “去死吧!”看着趴着的女人那血腥异常的大口,关天仁直接朝着女人头上把木棍挥了过去,可趴着的女人就如同知道关天仁的想法一样,在关天仁挥动木棍的时候,突然灵活的向着右边移动了一下,躲过了他挥过来的木棍,朝着关天仁的右脚咬了过去。

    “艹……”看着那尖锐的牙齿刺进了衣物,把右脚的一块皮咬了下来,鲜红色的血液瞬间变成了乌黑色,关天仁抓住了这个机会,用左脚狠狠的踩在了趴着的女人背上,强行改变了木棍的挥舞方向,用符箓打在了趴着的女人身上,然后立刻拿出一张符箓,贴在了伤口处。

    为了不引起濑户丰的疑心,关天仁并没有把自己的背包带出来,看着连包扎用的纱布都没有,关天仁有些无奈,稍微犹豫了一下,他用小刀割开了自己的棉衣,粗陋的给自己包扎了一下。

    看着自己那由鲜红变成乌黑再变成鲜红的伤口,关天仁不由得苦笑起来,虽然他在第一时间就把符箓贴在了伤口处,符箓也起了作用,但血液依旧曾经变成乌黑色,哪怕时间很短,可关天仁也不能确定到底会不会存在着影响。

    不过事情既然已经发生,再去纠结也没有任何作用,而且现在这种情况,也不算是一点好处都没有的,最起码符箓起了作用,也就是说,在这十几分钟里,关天仁不用考虑安全性问题,他可以去思考濑户丰话里的真假性,因为他并没有完全相信濑户丰的话。

    如果濑户丰没有说谎,他并不是凶手,那么导致谷泽遥死亡的就另有其人了,而我们这次试炼的目标,就是让真正的凶手伏法,当然,这些推论都是建立在濑户丰没有说谎的情况下,才能成立的。

    但是濑户丰应该不存在说谎的必要,世人都觉得他杀了人,他也坐了牢,哪怕他现在说他杀了人,也不会存在任何法律问题,难道仅仅是为了掩盖自己曾经的暴行而说谎?

    可在试探他,说到真正的犯凶手时,濑户丰的愤怒并不像是作假,而且如果他真的意欲强女干,他的双手应该是压着谷泽遥的手腕,正常而言指纹是不会出现在胸口处的,当然,也不能说是绝对,也存在着濑户丰看到谷泽遥跌下楼梯后,并没有立即死亡,所以想要试着去抢救这一可能性,如果是这样说的话,倒也能解释为什么会在谷泽遥的胸口处出现指纹这一点。

    不,不对。

    作为一名懂得去处理自己犯罪痕迹的凶手,应该能想到在犯罪现场呆在的时间越久就越危险的道理,会存在着先把脖子的唾沫抹掉,再去擦掉手腕处的指纹,单独留下胸口的指纹和嘴唇边最后清理的凶手?

    而且就算等到谷泽遥上了楼梯才动手,不管是从后面压制住谷泽遥还是从后面抱起谷泽遥,都会在手腕的背面和被抱起的地方留下淤青,可这些都没有,也就是说这种可能性几乎微乎其微。

    也就是说,凶手应该是谷泽遥极其信任的人,甚至没有没有任何戒心的人,这样说明了为什么谷泽遥没有呼救,而两人应该是在楼梯平台处交谈着。

    而这个时候,因为谷泽遥的着装,导致了凶手对谷泽遥起了歹心,想要侵犯谷泽遥,两人起了挣扎,而谷泽遥在挣扎的时候摔下了楼梯,这也就是为什么谷泽遥只有手腕处留下手印淤青的原因。

    一开始我以为是警视厅的警察包庇了正在的犯人,而濑户丰只不过是刚好做了替死鬼,可这种情况明显不可能啊,因为这件案子是谷泽遥的父亲在办理的。

    能处理杀人案的,一般都是警视厅搜查一课的刑警,而在现实中能进入搜查一课的,无疑都是经验老道的精英人物。

    虽说愤怒可以淹没一个人的理智,可这个案子存在着这么多疑点,作为一名刑警,谷泽遥的父亲不可能发现不了这么明显的问题,正因为是愤怒,想要抓住凶手,才应该会发现。

    如果说一开始没有发现,可当濑户丰喊冤时,不管是于情于理,都应该重新回顾整个案子的,那时候也应该知道这么多疑点的案子,不可能就这么了结了的,可为了什么呢?

    难道说谷泽遥的父亲其实已经发现了这一点,却没有说出来,是为了想要保护凶手吗?

    不,不对,按照濑户丰说的,谷泽遥的父亲很爱谷泽遥,所以很是愤怒,不可能为了保护谁,而让他的女儿蒙冤。

    可是如果这么说,问题还是回到了原来的地方,那就是谷泽遥的父亲为什么没有发现这么明显的事情?还是说我到目前为止的推论都是错的?

    不,肯定是遗漏什么重要的地方,并没有被注意到。

    到底是什么?

    为什么谷泽遥的父亲会对这些事实视而不见呢?

    为什么?

    为什么?

    我到底忽略了什么?

    我忽略的到底是什么?”

    关天仁眉头紧闭,因为过于用力,合在一起的指尖已经有些微微泛白,就在这时,关天仁突然睁开了眼睛,用难以置信的语气喃喃自语道。

    “是因为,

    凶手,就是父亲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