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大明闲人 > 第750章:就这样被你征服
    日影偏西,夕阳的余晖已经漫不过高大的宫墙。笔趣阁  bqgxsw.com走在略显逼仄的夹道里,但只见朱红宫墙上半部分被浸染的金红一片,与视界一线的碧蓝长空编织出五彩斑斓的画卷。

    四下里不见一个人影,唯有两个人的脚步声橐橐入耳,愈发显得这傍晚的大内皇宫空阔寂寥。

    苏默一脸的不情愿,眯着眼睛慢吞吞的踱着,身边朱厚照断断续续的鸹噪,如同夏日的蝉一般在耳边叫着,倒是让那份寂寥中多出了几分人气儿。

    很显然,小太子哪里会让他真个走了,顺势拽着他出了乾清门,便径直往后宫绕去。

    太康公主年纪尚小,身子又弱,自也无法另移他处就诊。于是,苏默成功的得以继续他的皇宫一日游,无论他自己想还是不想。

    来到这个时代许久了,他已然见识过许多富贵人家的深园豪宅。那种奢华的亭台楼阁,亦曾令他再三嗟叹,但觉尽管后世诸多文字描述,虽已达至华丽的巅峰,却也未能如亲眼所见十之一二。

    然则,那些个富贵华丽比之此时所见,却又差出少说一两个层次去。

    民间也好,世家也罢,他们的豪宅若说华丽,便仅着落在“华丽”二字上。让人一眼看去,大抵都会兴起一种富奢繁华,至此极矣的感觉;

    但与之相比,眼前这紫禁城却又是另一种震撼。其并没有如寻常大家宅院中的那般十步一景、花树迷眼之感,甚至大抵更会有种单调压抑的不适。

    目光所及,除了朱红便是朱红,偶有几株松柏葱翠,却又将那份压抑稍减,反倒更彰托的将那其中的*肃穆,愈发浓重了三分。

    恢弘、*,于华丽中更显震撼,与之相比,所谓那些豪宅的富奢,便犹如暴发户的土财主,之与千年世家所比。

    苏默后世时,其实未尝没曾来过这所谓的后宫内院。然则许是其时境遇心理不同,又或是那时的紫禁城便只是一座紫禁城而已。没了那代表着九五之尊的帝王和六宫粉黛,没了那无数故事中描述的太监宫女,便就只是一座华丽的建筑本身了。

    如此,身处其中,更多的便只有几许嗟叹,半阙吟哦,俱风吹雨打去,最终仍是归于几行散着历史气息的文字而已。当如此时此景,身处其中的悸动,却是无论如何也体会不到。

    “嘿,我说,你倒是能快点吗?这有什么好看的,至于着吗。”耳边再次传来小太子的催促声,登时让苏默从那份莫名的意境中扯出。

    苏默不满的乜了他一眼,脚下仍是不紧不慢的走着。

    这小太子是个话唠,也不知是不是平日里缺少玩伴,又或是从没遇到一个真正把他平等对待的朋友,这使得朱厚照虽然跟苏默交识很短的时间,但却总让他有种说不出的新奇和兴奋。

    就如眼前这般,虽然苏默已经很明显的摆出一副我很烦你的样子,朱厚照却也有种乐在其中的欢乐。那嘴便也愈发的收不住,根本不在意苏默是不是接腔什么的。

    “我常听师傅们说,医者父母心。且不说那些个太医们,便只寻常民间医者,听闻病患上门,都是从不敢怠慢的。如你这般的,却哪有半分仁者之心?用你的话说,我必须鄙视你!嗯,是这么说吧?这话说的,真好玩。”

    朱厚照眉飞色舞的说着,颇有几分手舞足蹈的样子。也就是这会儿只有他们两个,若是被那些个大学士们看到,怕是定少不得一番痛心疾首。堂堂太子,岂可如此行诸于色?飞扬跳脱,不当人君!

    苏默当然不会说那些,不是他不敢说,而是他压根没有那个概念。在他眼中,除了初时相见的那一刻,心中有短暂的认知,这是太子外,而后大多时间,便都化为“这是一个熊孩子”的念头了。

    十岁嘛,不是熊孩子是什么?至于说跳脱,十岁就沉稳的跟七老八十似的,那绝逼叫不正常。就不说是心理变态吧,那也得是性格扭曲的产物。

    那么,跟一个熊孩子的打开方式应是什么样子?无他,便如此刻苏默这般就是。

    “你也说了,那是医者。小太爷是医者吗?是吗?看清楚,咱是才子。才子懂不?才子只要有才就行了,仁心啊慈悲啊神马的关我屁事?想找那个,你得去庙里才对。”

    他溜溜达达的走着,眼神四下漫撒着,口中有一搭无一搭的胡乱扯着应对。

    朱厚照就听的呆住,有那么一刻就忘了迈步了。直到猛不丁回过神来见苏默走出好几步外了,这才连忙拎着袍襟小跑跟上。

    “哎呀呀,你真大胆。你你,你竟敢跟我面前自称小……小太爷?你这是大不敬……”小太子气愤愤的叫着,眼中却偏偏亮的吓人,小脸儿都兴奋的涨红起来。

    这尼玛太带劲了有木有?小太爷?还是在自个儿面前自称,这苏讷言真是……太有趣了。

    刺激,必须是刺激啊……哈,是这个语式吧?古怪,而又有种难言的韵味儿;粗鄙不通,偏又令人一听就觉的似乎特别贴切。

    自己往日里所见的那些个侍讲侍读学士们若是听了,怕是定要捶胸顿足,大骂粗鄙不堪、狗屁不通之类的了。可是为何自己偏偏觉得,这种说话方式是那么有趣新奇,那么吸引自己呢?

    小太子想不通这些,但就是觉得特别带劲。他却不知,这种后世如同病句般的网络语言格式,早不知风靡了万千年轻的心,真正形同病毒一般了。如此征服一个如他这般连网络为何物的雏鸡,简直不要太轻松了。

    “大不敬?你是不是还要说,要告诉你父皇,然后杀我的头,再加上个诛我九族啥的?拜托,你敢有点新意不?那好吧,快去告我吧,求告发,求杀头啊……”

    朱厚照再次呆滞,旋即更兴奋起来。“哈,这个好有趣儿,快快,再说些,多说些来听…….”

    “…….给钱!当小太爷说书的吗?说书还要个打赏的呢。”

    “给!再来十两银子的……哈,是这么说的吧?我说的对不对?是这个味儿不?哈哈,好玩,真好玩…….”

    “………”

    宫墙之内,时不时的嬉笑对答之声,空荡荡的回荡着回音,在夕阳余照下飘上长空,袅袅不绝,隐隐约约,终至凝缩成一幅俨如岁月浸染的工笔画卷……

    所谓征服,首先便是语言,其次便是文化,其次又是相融,最后才是刀剑。放同与单个个体,庶几便亦差相仿佛。

    于是,大明弘治十二年的四月某个傍晚,日后的正德天子,此时的厚照太子,便这么不知不觉的沦陷了…..

    再长的路也终有尽头,再慢的步伐也终有终点。一路瞎侃,一路嬉笑,大约半个时辰后,两人在一道宫门前停下。

    有几个小监和宫女在外迎着,见了两人过来,急忙拜伏在地,口称殿下。

    朱厚照看也不看一眼,却回头对苏默道:“到了,这便进去吧。”说着,拽着苏默便往里闯。只是刚迈出两步,忽然又停了下来,回身凝视着苏默,先前一直嬉笑的小脸,出乎意料的一片严肃。

    “答应我,一定一定要治好太康!竭尽全力,好吗?”他如此郑重的说着,落在苏默脸上的目光一瞬不瞬。

    苏默挑了挑眉,颇有些诧异的看着他。这个小太子一直以来给他的印象便是没心没肺、性子粗疏,却哪里想到竟还有这么一面?

    然而这一刻的朱厚照,忽然却猛地让他有了一种感觉:平日里的那些跳脱顽劣,并不是他的全部。唯有再加上眼前这个严肃的面孔,大明正德太子终于才算是完整了。

    “那是我妹妹!唯一的妹妹!”见苏默怔怔的没回答,朱厚照脸上露出焦灼,又再重重的说道。没有其他言语,只是如此简单的重复着,却自有一种难言的气势冲起。

    苏默脸上懒散的神情渐渐敛起,深深的看了他一眼,只是抬手轻轻按了按他尚还稚嫩的肩膀。没有应下,也没有不应,朱厚照却猛的脸色放松下来,眼底露出欣慰喜悦的光芒。抬手拉着他的袖子,转身便往里跑去。

    旁边几个侍候的太监宫女个个目露骇然,却又赶紧把头深深伏下,不敢多看。这是个什么人?竟敢如此大胆的去按太子殿下的肩膀,而且对太子的话甚至连半句回应都没有,真真是胆大包天了。

    可偏偏太子殿下竟还似乎很高兴,半点怪罪的意思都无。此时此刻这一幕,简直是闻所未闻,彻底颠覆了他们的认知。

    里面再次有人迎了出来,脚步起落间悄无声息,如同鬼魅飘行水面也似,正是老太监杜甫。

    苏默眸子猛的一缩,却迎来老太监咧嘴一笑。一笑之后,便即转向朱厚照,拂尘往胳膊肘一搭,温声笑道:“殿下。”

    朱厚照松开扯着苏默的手,脸上难得的露出恭敬之色,却更带着几分孺慕之意,上前扶住他道:“大伴,父皇母后可是等急了?”

    杜甫便欣慰的笑着,没直接回他,只微微侧身一让,低声道:“快进去吧。”说着,又看向苏默,点点头道:“用心些。”

    说罢,便不再多言,当先转身而入。苏默眼神又再缩了缩,他隐隐有所感觉,似乎这老太监刚才的话,总有些意犹未尽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