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大明闲人 > 第142章:如此挑战
    “苏公子,这……这,您,您怎么……这个,小的真是不知啊。??? ? w?w?w?.?b?他……他……他是……”李正哭丧着脸,心中惶惶的话都说不利索了。

    这一刻他哪里还有先前半分讨好苏默的心思,简直恨不得这就是一场梦,或者两下都把自个儿当成空气儿,完全无视了才好。

    李兆先也是愣了,但随即就是一阵的冷笑。他哪里会不明白,眼前这个先前还气势汹汹的差役,跟苏默的关系不浅?虽然一时半会儿不知道两人关系究竟有多深,但至少知道这个李班头显然是畏惧苏默的。

    “嘿,真是好威风、好煞气啊!苏默,怪不得田成安大人宁死也要弹劾你,只看这差役在你面前的模样,就知道你在这武清是何等的嚣张了。你一个小小的童生,竟让县衙差役畏惧如虎,不是图谋不轨又是什么?只可惜,你吓的住这些小人,却吓不住我李兆先。你方才行凶殴打于我的事儿,众目睽睽,我绝不会算完的。你,死定了!”他目光阴冷的斜了李正一眼,冷笑着看向苏默说道。

    李正听的腿一软,差一点没直接坐到地上。心下大叫完了完了,这本想讨好苏公子来着,可听姓李的这王八蛋的意思,分明想借着自己说事儿,欲陷苏公子。偏偏自己刚才惊慌之下的举动,让他辩无可辨,这下子怕是要得罪死了苏公子了,这可如何是好啊。

    苏默却没去理会李正的心思,眼神儿便在李兆先身上转啊转的,脸上的神色也是古怪之极。

    李兆先看的忍不住又是一阵的青筋直蹦。这眼神儿跟之前自己问他话时一模一样,又跟看傻子似的。这个混蛋,他又想怎样?难道真不怕自己告他,还是说他真有什么了不得的依仗?

    啊,是了是了,莫不是他依仗的就是张悦他们?嘿,若真如此,这小畜生可就太天真了。若是自己以势压他,张悦他们身后的人或肯出头。但眼前自己占理儿,别说是张悦几个,就算是英国公、定国公和魏国公一起,也绝不敢出这个头。否则,自己老爹也定然会出手的。

    而在自己占理的情况下,老爹李东阳再出手,怕是那三位国公绑一块儿也要吃瘪了。苏默要想凭借着这个,那可就大错特错了。只可惜这个苏默不懂事,张悦几个却是精的鬼一样,怕是不会出头了。可惜可惜。

    这一刻,他忽然真的很希望张悦几个跳出来。但却也明白,这个想法多半不会实现。同样身为高官子弟,整日里耳濡目染,这种浅显的政治智慧还是具备的。

    心中暗叫可惜之余,又想到之前又是吐血又是被打的愤怒,忽然竟有种窃喜的心思。

    若不是自己愤怒失控之下,终于引得苏默出手,哪里会让自己现在抓到他的把柄,以至乾坤倒转,被动变成了主动呢?天意,天意啊!这是老天都帮着我,欲要让我报此大仇啊。

    哈哈,哈哈,苏默,我倒要看你还有什么能耐,如何逃得出我的手掌心!

    他越想越兴奋,狼一般的目光狠狠的盯着苏默,脸上忽青忽红的狰狞无比。

    旁边张悦几人果然都皱着眉头,脸上神色难看,却是半响没说半个字,只是忧虑的看着苏默,眉宇间甚至略略带着几分怨叹。

    王泌看着李兆先狰狞可怖的神情,哪里还有昔日半分温文尔雅的影子。这,怕才是此人的真实面目吧。

    想想当年幸亏自己坚持,坚决不答应和李家结亲,否则这一生怕是不知会变成什么样子。想到那可怕处,不由的又是侥幸又是后怕。心中对李兆先的恶感,瞬间便成倍数的递增起来。

    李兆先的算计张悦等人明白,王泌自然也不会不懂。眼前这事儿若是放在往常,以她的聪慧冷静,必然也是冷眼旁观,绝不会想什么插手抱不平之类的。

    但是今天,她却现自己竟怎么也不能平复下心绪。看着张悦几人都眉头紧锁不说话,顿时显得苏默是那么的形单影只、孤零无依,心中竟莫名的起了种疼痛的感觉。

    “李兆先,你好要脸!明明是你先动手要打苏默,这会儿却颠倒黑白,混淆是非。方才之事,这里好多人都看的清清楚楚,即便其他人惧你家权势不敢出声,我却偏偏不怕,便是到了公堂之上,却不是你一家之言可以任意构陷的。李伯父一生清名,可怜今日被你尽毁于一旦,却不知李伯父知晓后会如何心伤心痛,你真不孝不肖至极了。”

    便在张悦等人惊诧的目光中,王泌猛地踏前一步,愤怒的话语毫不留情的喷了出去。一个娇躯也因愤怒和激动,不可自抑的微微颤抖着。

    张悦和徐光祚、徐鹏举面面相觑,都是满脸苦涩的叹口气。王泌刚才这番话,分明有指责他们不肯站出来帮苏默的意思。这可真是冤死了要。

    这王泌据说聪慧无比,怎的今日却这般幼稚?那李兆先压根就是个畜生,哪里又肯跟你去讲理?你现在站出来说什么谁先动手之类的有屁用啊,只要那牲口把脸一伸,咬死了苏默打了他,而苏默又浑身清爽爽的,这理又哪里说去?

    自己等人不说话不是不肯帮忙,而是不愿去做无用功。与其跟李兆先打那个口水仗,不如想想怎么解开这个结儿才是。

    王泌冷不丁的这一爆,张悦几个苦笑无奈,唯有何莹这个侠女大声叫好,死命的顶自己的好姐妹。

    李兆先料到了张悦等人的心思,却万没想到一直以冷静智慧著称的王泌会先跳出来。不但如此,竟还如此毫不留情的骂自己不孝不肖,这让他气的浑身抖,如同渗血的脸上,眼睛如刀子般恶狠狠的瞪着王泌,恨不得上去撕碎了这个贱人。

    何莹看的清楚,心中虽也惴惴,却是毫不犹豫的上前一步,将王泌挡在身后。

    苏默在旁冷眼看着,见到何莹这个举动,不由的心中暗暗点头。这个死拉拉别的不说,心地倒是好,人也义气,却也真称得上个“侠”字。

    至于说张悦三人的沉默,苏默自然也明白是怎么回事,当然不会去多想责怪什么。唯有对王泌的先出来帮自己说话,让他大出意料之外之余,却也心下感动。

    此时眼见闹的差不多了,当即轻轻一笑,迈步冲着李兆先走了过去。

    他这一动,登时将众人的目光全都吸引了过来。王泌眼中露出担忧之色,嘴巴张了张欲言又止。何莹却已然大声喊了出来:“喂喂喂,小贼,你要干吗,别冲动。”

    苏默眉头一轩,扭头看了她一眼,微微一笑点点头,便又继续向李兆先走去。

    李兆先面色不由微微一变,脚下下意识的退后一步,色厉内荏的道:“你……你待怎的?莫不是还要打我?好啊,你来打啊,打啊,看李某可会怕你?”

    他心下实是大为忌惮。这个苏默果然就是贱民之子,言语粗俗不说,一言不合便要动手动脚的,真真有辱斯文!李某是读书人,却不需与他计较,争那一时短长。待到公堂之上,自要他好看就是。

    他心中想着,嘴上喊得硬朗,脚下、眼神却将那份怯懦暴露无遗。旁边几个伴当也纷纷跟着叫嚷,却没有一个敢向前半步的。有那聪明的,便转头向李正大喊起来,让他赶紧拿下苏默问罪。

    李正手足无措,恨不得自己能就此晕倒才好,又哪里敢真个上前来搀和这事儿。

    苏默不理这些人的叫嚣,仍是一步步走着,直到站到躲无可躲的李兆先面前,这才皱着眉上下打量着他,不耐道:“我说,你到底是不是男人啊,这婆婆妈妈的忒腻歪。说要挑战我的是你,结果动了手一招就趴下了又要告状,说什么我打你。就算要耍赖是不是也得找个更合适点的借口啊,刚才这么多武清的父老乡亲们都看着呢,你说的话大伙儿也都听的清楚明白,如今打败了就又哭又闹的,还满地打滚儿放赖,你这是当咱们武清人都是傻子吗?你这样真心让我怀疑你的智商啊兄台。”

    预想中的暴打没有,忽然却蹦出这么一番话来,不但旁观的所有人都愣了,一直惶惶无措的李正也愣了。

    什么情况这是?怎的听上去,好像刚才的那打人的事儿,似乎不是苏公子挑起的,而是这个什么李大学士的儿子起的?

    嗯,还有啥?打败了就又哭又闹,还满地打滚儿……这咋听着像是在说不懂事的孩子呢?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他来得晚不明白究竟,可旁边一直围观的众人却是明白了。可不是嘛,刚才这位李公子说要挑战人家,然后不知咋的忽然吐了口血后就直接扑上去了,再然后被苏公子一拳打回去了,再然后呢,嗯嗯,可不就是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还在地上躺了好一会儿吗?哈哈,这可真一点都没错啊。

    众人回想着刚才的一幕幕,不由的都是恍然大悟。听着苏默说的好玩,摄于李兆先的身份不敢太过分,但是一阵阵压抑的低笑却还是荡漾了开来。

    王泌初时也是一呆,但随即便也忍俊不住,哭瞎不得的看向苏默,心中又是叹气又是啐道:这家伙,原来也不是个老实的。这耍无赖的手段,却不知强出李兆先多少了。

    不过如此一来,却是让先前李兆先的一番言词不攻自破,再无半点杀伤力了。

    可不是嘛,你李兆先喊着要挑战人家,人家也答应了。那别说还是你动手偷袭在先,就算人家直接打了你也不算错啊。嗯,除了这个“挑战”的内容有待商榷之外。

    张悦和徐光祚、徐鹏举这会儿也都反应了过来。心中齐齐大赞老大无耻之余,面上却都是喜气洋洋的,纷纷开口捧哏帮腔。合着四周看热闹的老百姓成片的低声议论和笑声,顿时将李兆先的百般算计击的破碎淋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