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绝美老婆 > 第1330章 家人
    看着李尘,林奕的眼神显得十分的平静,没有了之前的激动。

    仿佛一个在等待了忙碌了一天的丈夫归家的普通妻子一般。

    “回来了?累了吧。”

    林奕平静地问道。

    李尘点了点头,他的心情在这简单的几个字中,变得复杂了起来。

    经历的越多,他就越觉得自己对不起林奕,对不起自己的亲人,对不起这个家。

    这些年,自己尽到过几次作为丈夫的责任了?

    他对抗强敌,痛击敌人,将一名名曾经看不起他的人踩在了脚下,甚至将对方变成了一堆尸骨。

    他可以是一个好男人,一个好兄弟,但是李尘知道,自己却绝对不会是一个好丈夫。

    他是一个失败的丈夫。

    因为自己当初的花心,曾经让林奕一次次难过。而因为自己的不顾后果,也曾经让林奕一次次的卷入危机之中。

    他很清楚,自己,的确对不起林奕。

    然而,当千言万语涌上心头,到了嘴边的时候,却只是转变成了一声轻叹,还有一句:“嗯,我回来了。”

    默默地坐到了林奕的身边,李尘其实有很多话想说,但是当这个女人在自己身边的时候,他却发现自己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那双秋水一般的双眸早就已经看穿了一切一般,不用解释,她也知道。

    林奕轻轻的将头靠在了李尘的肩膀上:“这一趟,很不容易吧。”

    “有点。”李尘点了点头,宛如普通的家庭中,一个沉默寡言的丈夫,只会默默的做事,就连花言巧语都不会说。

    但是林奕却明白李尘的心思。

    他心里的事情,太过沉重了。沉重到了,甚至不愿意让自己来分担,感受到这股沉重。

    他只是在心疼自己而已。

    “说说吧。我是你的妻子,听听你的经历也是应该的,这段时间,我在凯瑟琳的口中,听到了很多你以前的故事。”

    说着,林奕不由的一笑:“没想到,你以前,也那么傻。”

    李尘挠了挠脑袋,不知道为什么,每当面对林奕的时候,他就算有再好的口才,到最后却还是说不出什么话来,反而显得有些呐呐。

    犹豫了一下,李尘还是简单的将这次小世界之行的一些大致说了一下。

    不过,或许是因为某些原因,李尘没有在自己的故事中加上切莉,派翠西亚这些人。

    因为,他不想让林奕看到自己心中的仇恨。

    “原来是这样……”良久,林奕抬起了头,看向了被李尘放在了房间角落的那把巨大阔剑:“那把剑,就是圣山宗主么?”

    “嗯,柳前辈最后以身化剑,救了我一命,而且,在临死前,他将自己的一生感悟都送给了我。虽然当初他也曾经追杀我。但是到最后,我还是欠了他的。”李尘开口道。

    “也许,这就是天意吧。”林奕有些喃喃地说道。

    “我想你了。”伸出一只手,勾住了李尘的脖子,林奕在李尘的耳旁小声说道。

    “我也想你,所以,我回来了。”李尘反握着林奕的手,轻声说道。

    两人在沉默中紧紧相拥在了一起。

    ……

    昆仑山的夜晚有些寒冷,或者说是,相当的冷。

    当夜幕降临时,寒风将冰霜下的冷气吹遍了整个昆仑山。

    在这种时候,只有躲在房子里,才是最佳的选择。如果是普通人,甚至都有被冻僵的危险。就算是武者,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下,也会极为的难受。

    但这个时候,一道身影却静静地蹲在了一座孤零零的山峰扇,看着夜色下的昆仑,眼神有些复杂。

    青年一身的黑衣,仿佛与夜色也融合在了一起一般。

    在他的身边,插着一柄漆黑的长剑,长剑上闪烁着若隐若现的光芒,这光满的温度似乎极高,将周围的寒冷都阻挡在了外面。

    “我竟然真的回来了……”青年的脸上带着一丝淡淡的惆怅:“可是,接下来,我又该怎么面对他们呢?”

    沙哑的声音响起:“你……”

    “闭嘴!我没有问你!”宁汪洋断喝道。

    顿时,梅特塔隆安静了下来,不再说话。

    森冷的山峰静静的吹着,让周围都陷入了一片奇特的萧索之中。

    沉默中,宁汪洋从怀中取出了一支竖笛。

    他以前不会乐器,不过在恶魔族的时候,他虽然思想受到了一定的控制,但还是保持了自己的思维。

    在那里,那自学了一些乐器的使用。

    静静地,宁汪洋吹响了一曲轻慢的曲子。

    这首曲子,当初他也听过,但却没有太深的感悟,而当他一个站在陌生的世界,面对着陌生的一切,没有一个能够交心的朋友时,他了解了这首曲子的内涵。

    这首曲子,名叫‘故乡的原风景’。

    终究,他还是回到了故乡,回到了家,回到了,这个自己熟悉的地方。可是,他却不知道自己该用什么样的态度来面对自己曾经的朋友和兄弟。

    吹着曲子,这个沉默而坚强的男人,心中有着一股莫名的悲伤。

    仿佛沉浸在了曲子之中,就连宁汪洋自己都没有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一道身影已经站在了自己的身后。

    当一曲渐渐结束的时候,一道清脆的女声才从他的身后响起。

    “没想到,你这样的男人,居然还懂乐器。”

    宁汪洋缓缓地转过了头,目光有些复杂地看向了站在自己身后的人。

    脸上露出了一抹有些复杂的笑容:“凯瑟琳,好久不见了。”

    “好久不见。”

    凯瑟琳笑了笑,来到了宁汪洋的身边,默默的坐了下来。

    或许是因为太冷的原因,凯瑟琳和宁汪洋靠的很近。似乎只有靠近这个男人,才能让她觉得稍微温暖一些。

    “你离开了很长一段时间呢。”凯瑟琳在宁汪洋的耳边轻声说道。

    “嗯。好像是一辈子一样,但是转眼间,我又回来了。”宁汪洋轻轻地点了点头。

    原本他就不善言辞,在面对凯瑟琳的时候,甚至只有回答的份。

    “回来了就好,你知道么,你不在的这段时间里,其实大家都很想念你呢。”凯瑟琳轻声说道。

    “想念我?”宁汪洋苦笑了一声:“我这样的家伙,会有人想念我么?到最后,我也还是把事情给搞砸了。而且那段时间里,我还伤到了不少兄弟,恐怕大家恨不得我走才好吧?”

    “你要记住!”

    就在这个时候,凯瑟琳却是将目光凝视在了宁汪洋的身上,与宁汪洋对视在了一起:“无论发生了什么,也无论你有过怎么样的经历。你,始终都是老大,是我们大家的兄弟。”

    “这跟你曾经做过什么没有关系,因为我们在心中认同了你,所以你才是大家的兄弟。而且,我们也知道了,在你离开前的那段时间里,身上肯定发生了很多事情。那不是你!而现在的你,才是你自己!”

    “宁汪洋,难道你还不懂吗?!”凯瑟琳的声音变得有些严肃了起来。

    “我……”宁汪洋的脸色变得有些犹豫。

    不懂?他当然懂。

    只不过,在潜意识里,他还无法原谅自己而已。

    “你现在告诉你,你是谁?”凯瑟琳看着宁汪洋,定定的开口问道。

    “宁……汪洋。”宁汪洋迟疑着说道。

    “这不久行了!”凯瑟琳笑了,随即拍了拍宁汪洋的手背:“我们冥王殿,也有个人叫宁汪洋。而且,他是整个冥王殿里,除了老大之外,最靠得住的人,也是大家最大的依靠之一。”

    宁汪洋一怔:“我真的,有这么重要么?”

    “比你想象的还要重要!”凯瑟琳一脸认真地说道。

    听到凯瑟琳的话,宁汪洋的脸上露出了一抹茫然之色。

    下意识的,宁汪洋问出了一个埋藏在了心头许久,但却一直不敢问的问题。

    “那么,对你呢?”

    “……”

    看到凯瑟琳出奇的沉默了下来,宁汪洋有些慌乱地摆了摆手:“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

    “没事。”凯瑟琳这个时候,却突然笑了起来,伸手捂住了宁汪洋的嘴。

    凯瑟琳笑的很开心,微眯着双眼,但在她的眼角,宁汪洋却能够看到点点的泪痕,挂在长长的睫毛上,晶莹剔透。

    “你知道,我等你这句话,等了多久吗?”

    当凯瑟琳再次说话的时候,却让宁汪洋愣住了。

    随后,宁汪洋不再多说,一伸手狠狠的将凯瑟琳拥入了怀中。

    “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凯瑟琳,我喜欢你,真的!只是,以前的我,一直都不敢开口而已。”

    凯瑟琳被宁汪洋拥在怀中,笑的更加开心了。

    宁汪洋等了很久,她也是一样,不过,和沉默寡言的宁汪洋一样。虽然凯瑟琳表面上看起来很坚强,但实际上,却也相当的脆弱。

    她害怕,害怕当她开口的时候,遭到宁汪洋的拒绝。也许,可能大家之间连朋友都不能继续做下去了。

    所以,宁汪洋不敢开口,她也是一样的。

    当经历了这么多事情之后,宁汪洋终于开口了,凯瑟琳感觉到了由衷的开心。

    原来,他也喜欢自己啊。

    轻轻的伸手反拥住了宁汪洋,凯瑟琳轻声说道:“我也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