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劈天斩神 > 第二千九百零八章 不欠我什么
    三天的时间说快不快说慢不慢,逸尘一直待着没走。

    小鱼儿和二五八兄弟不满归不满,活还得照干谁也没有打退堂鼓。

    就连那些侥幸活下来的历练者,也全部留在这里,没有一位离开。

    既然花黛慈答应带着他们,就表明了至少现阶段,花黛慈是大家的首领。

    首领没有发话,下属是不能擅自行动的。

    更重要的是,大家都想看看,服用了带有紫气东来的七阶灵草,究竟会达到什么样的效果。

    嗡……

    随着时间的推移,周遭空气中时常会出现各种能量凝聚成的漩涡。

    一次次的突破,一次次的能量凝聚,让大家震撼连连。

    等到三天时间用完,花黛慈七姐妹的修炼突破,终于告一段落。

    七姐妹中,有花黛慈等三位成功的晋升到了六级战皇的境界,比之前硬生生的提升了两级。

    另外四位稍稍差点,却也顺利成为五级战皇,而且似乎还有能量积累。

    若有契机,再次突破也有可能。

    各位历练者难以置信的看着七姐妹,能够见证这样的奇迹,虽然多少有些嫉妒,但总体来说还是比较高兴的。

    首领的修为实力越强,自己的安全越有保障,若非出现七级战皇,三两位六级战皇境界的对手,他们已经能从容应对了。

    不过三天的时间,就能让花黛慈七姐妹集体晋级,众人投向逸尘的目光中,除了无比的敬畏之外,还有各种说不出的意味。

    大家甚至在想,以逸尘和花黛慈的关系,若是自己获得七姐妹的赞许,说不定也能得到某些好处。

    随手就拿出七株七阶灵草,怎么看逸尘身上都不会只剩下这些,万一还有类似的宝物,自己的机会岂不是来了。

    逸尘看着众人复杂的眼光,心里一动,传音给花黛慈:“花姐姐,那个储物戒指其实是有夹层的。”

    沉浸在巨大喜悦中的花黛慈,闻言稍稍一愣,便将储物戒指悄然打开。

    果然,拿掉了七株七阶灵草后,戒指里面依然闪烁着淡淡的紫色光芒。

    仔细一看,一个比较隐蔽的夹层使得储物戒指的空间变得不大,之前只顾着那七株灵草,压根就没注意这些。

    推开夹层,花黛慈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气。

    简直是太震撼了,整个储物戒指的八成以上空间,竟然都在夹层以下。

    一株株紫光萦绕的七阶灵草,赫然静静地躺在里面,怎么说也有几十株之多,旁边还有一个角落,躺着一小撮没有紫气东来,却也晶莹剔透的七阶灵草。

    俏目瞪得大大的,疑惑的看着逸尘,花黛慈的脸上充满了激动。

    对于她本人来说,短期内用不上这样的七阶灵草,刚刚晋升的修为需要稳固,灵草中的滋养也不是一两天就能完全炼化并融合的。

    但是,若是有了这些高品质的七阶灵草,花黛慈就相当于获得了一大堆宝藏。

    在天罗大陆,百花谷的大姐大花黛慈,拥有着大量的被称为天材地宝的资源,甚至引起了梅家兄弟的觊觎。

    可要是跟这个储物戒指中的七阶灵草相比,之前的百花谷宝藏也就是破铜烂铁,那些被称之为宝物的六阶灵草之类,充其量只是路边的杂草。

    虽然没有明说,但花黛慈心里清楚,这是逸尘给自己一个机会。

    不管是收买人心,还是壮大自己的势力,这些七阶灵草都能为成功提供了保障。

    稍一思索,花黛慈把姐妹们叫到一起,嘀嘀咕咕的说了一阵子。

    逸尘只是静静地看着,偶尔露出微笑,却并没有插嘴和干预。

    “姐姐说了,这次脱险也有大家的功劳,虽然暂时没有了蕴含紫气东来的七阶灵草,但储物戒指内还有几株品质上好的七阶灵草,若是用了同样大有裨益。

    不过,数量有限只能让极少数人享受,不知道大家有什么想法……”

    花黛慈的同伴,笑吟吟的对着三十多位愿意共同进退的汉子说道。

    如果将最好的拿出来,或许能更加引起轰动,但花黛慈没有这样做。

    即便是有过坚定的立场,也未必就能同甘共苦,花黛慈倒也不指望在场的所有人,都能完全的凝聚成一个整体。

    通过少量的,具有一定诱惑力的奖励,在众人中挑选几位至少看起来比较可靠的发下去,必然能迅速的起到效果。

    很多时候,奖励的数量越少,反而越显得贵重,多了就不值钱了。

    “我愿意跟着各位姑娘,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但有差遣,定不辱命!”

    “有什么需要做的,姐姐们只管吩咐……”

    一时间,各种表明态度和立场的话语此起彼伏,场面甚是热闹。

    特别是看见花黛慈姐妹,纤纤玉手中溢出浓郁生机,碧绿晶莹的七阶灵草,大家的心里再也淡定不了。

    除了数十位犹豫不决,没资格获得奖励者之外,三十多位汉子几乎都开了口。

    不管用什么样的措辞,意思都很清楚,那就是愿意听从花黛慈的命令,竭尽全力做好一切。

    “你叫什么名字?”花黛慈走到一位壮实的汉子面前,轻启朱唇问道。

    同伴们纷纷表现,唯独这位不声不响,像是七阶灵草跟自己无关,也没有诱惑力一样。

    花黛慈分明记得,当时情况不妙,第一个站出来愿意和七姐妹一起退出飞升者联盟的,便是这位皮肤黝黑的汉子。

    若不是享用了蕴含紫气东来的七阶灵草,花黛慈的境界和对方相同,实力似乎还要差一点。

    照理说,他是最有资格获得奖励的,只要他开口,第一份奖励非他莫属。

    “耿小鸡。”黑脸汉子显得有些局促,但还是大声的回答。

    “嗤……就你那身材,怎么看也不会是……小鸡呀。”从背篓里伸出脑袋的小鱼儿,忍不住嗤笑一声。

    这家伙为七姐妹护法了三天,正缩在背篓中休息,一听人家的名字,便又生怕别人不知道他猥琐似的,赶紧出言讥讽。

    “有什么好笑的,我娘生我的那天,我爹打了好多山鸡,就给我取了这个名字。”

    尽管知道小鱼儿是七级战皇,但耿小鸡仍然朝着背篓瞪了一眼,傲然说道。

    “山鸡应该好听一些,就算你爹不会取名字,最起码也该换成大鸡嘛……”小鱼儿不以为然。

    “不管叫什么,只要是我爹取的就好,不关你事!”耿小鸡很直接的打断了小鱼儿的话,并向他投去鄙夷的目光。

    “呃……”小鱼儿似乎被对方气势所迫,很难得的不再争辩,将脑袋缩回去了。

    “耿兄弟是吧。”

    花黛慈忍住笑,看着眼前这位五大三粗的汉子,问道:“你怎么不说话,是看不上七阶灵草么?”

    “我从偏远的小地方飞升上来,连刘几率都没见过,怎么可能瞧不起七阶灵草呢。”

    耿小鸡把目光往旁边移过一点,有些局促,脸色也胀红了。

    能从黝黑的脸皮上看出胀红,本来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可见耿小鸡有多么的紧张。

    “那你……”花黛慈秀眉一蹙,似有一丝不解。

    “那是你的东西,我没资格索要……你又不欠我什么。”被花黛慈近距离的看着,耿小鸡越发的局促起来。

    “你是第一个站出来帮我的,当然有资格了。”花黛慈不动声色的退后两步,免得耿小鸡变成耿火鸡,浑身上下都要红成一片了。

    最有资格的,反而说自己没资格,这让花黛慈非常意外。

    看他对小鱼儿的态度,以及说的那两句话,花黛慈没看出来这家伙脑子有问题啊。

    “我站出来不是为了帮你,只是看不惯他们逼迫别人做不愿意做的事情,退出飞升者联盟是我自己的决定。

    再说了,当时的情况下,我能做的也就是表明立场,至少在死之前让自己做一回汉子吧。”

    出乎花黛慈预料的是,耿小鸡不仅没有半句表功的话,甚至不承认自己对七姐妹有过援助。

    刚才就有人说了,看到七姐妹被飞升者联盟长老步步紧逼,实在不忍心才站出来的。

    若是为了保全自己,就不可能在明知要死的情况下,帮助花黛慈姐妹了。

    其实这样说也不能说人家表功,因为花黛慈对他们心存感激,早就认定了这些人可以成为自己的兄弟。

    虽然百花谷内几乎没有男人,但花黛慈是江湖人士,倒也不拘泥这些。

    耿小鸡的回答,花黛慈谈不上满意,在心灵深处,还是愿意听见别人说为了她铤而走险的。

    哪怕是说得夸张,也能满足女人的虚荣心呀。

    “听你的意思,是不愿意跟着我们七姐妹咯?”

    “暂时愿意。”

    “什么意思?”

    花黛慈被耿小鸡搞糊涂了,一脸的懵懂,用奇怪的眼神看着对方。

    愿意就愿意,不愿意就不愿意,怎么会弄出一个暂时愿意。

    花黛慈觉得自己的自尊心受到了伤害,微微皱了皱眉头。

    “不跟着你们,我也没啥好去处……”

    耿小鸡本来稍稍镇定了一点,见花黛慈目光紧盯着自己的脸,又变得慌乱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