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修罗皇后 > 第二八二章 怒了!
    这边,夏瑾带着周御医往山上去,听到后面传来脚步声,转身一看,就看到彭墨身边的侍女跟了来。』笔『ΔΔ趣Δ阁.ΩBQgXsw.CoM

    流萤紧走两步,上前蹲身福礼,乖巧笑道:“奴婢见过周御医,见过夏瑾姑姑。”

    夏瑾对着流萤印象不错,笑了笑道:“你怎么跟来了?”

    流萤笑道:“我家小姐说山上寒凉,师太又身患疾病,所以遣奴婢送些银钱过来,让师太好过冬。”说着垫了垫手中的荷包。

    周御医微微点了点头,道:“慧宁郡主果然善心。”他日常在承乾宫请平安脉时就多次听皇后称赞彭墨,今日一看果然纯善,小小年纪着实难能可贵。

    三人继续往上走,夏瑾笑问:“怎的派了你来?郡主身边不需要你服侍吗?”她常看彭墨带着流萤出入,应是用惯了的。

    流萤闻言,嘻嘻笑道:“我家小姐这次出门就带了我和怜风,怜风不如我腿脚快,我家小姐就派了我来。”

    当然,彭墨派她来还另有其因,其因就是,思妍身边的侍卫也上了山!

    皇上的龙帐内,明王和武王一左一右,观摩着皇上与金修宸的棋局。

    金修宸放下一子,看了看观战的二人,笑道:“皇兄,还是稍候在下吧,如此,只怕会怠慢了二位王爷。”千面候在帐外已多时了,也不知山上情况如何。

    明王微微一笑,端的是风雅,道:“宸王殿下客气,能够一瞻皇上与殿下的棋艺,实在是幸运之至。”

    武王看了看棋盘,状若无意道:“说起棋艺,素闻贵国慧宁郡主下了一手好棋,不知可否有幸切磋一二。”

    来了这京都许久,他就只在宫宴上远远的看过彭墨一面,这么些日子竟然连偶遇都不曾有。

    金修宸落子的手微顿,侧目看了看一脸桀骜不驯的武王,唇角微微勾起,看来上次的那把火烧的不太旺!

    皇上轻轻笑了笑,道:“慧宁郡主的棋艺确实不错,只是,她是女子,又鲜少见客,只怕武王要失望了。”

    皇上婉言拒绝,南燕国的目的,他一清二楚,又怎会让他们接触将军府的人。

    武王悻悻然,摸了摸鼻子笑道:“如此,当真是遗憾了。”

    越是有挑战的事物,越能激起他的兴趣,一如这彭墨!

    明王面色微沉,看向武王的眸光里都明晃晃的带着不耐!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蠢货,彭墨可是将军府的嫡女,他如此明目张胆的想要接近她,大庸的皇帝岂是蠢的?

    帐中气氛冷清下来,明王刺了武王一眼,笑着开口:“小王听说御林军搜山时猎到了几只兔子,御膳房已经在湖边架起了烧烤架。”

    金修宸对这位明王的感觉还是不错的,笑着接话:“兔子?九月的兔子可是很肥美的,烤出来的味道定然不错。”

    有他们二人在,皇上也没了下棋的兴致,听到这话,丢了棋子道:“那咱们就移步去看看。”

    几人出了帐子,千面就跟上了金修宸,低声道:“殿下,王妃在山上遇到了赵仕!”

    赵仕?金修宸听到这名字,含情的桃花眼内瞬间结起了冰,眸子冷冷转动,看向千面。

    千面接触到金修宸的视线,心中一凛,忙垂恭敬道:“属下及时赶到,王妃并未受到损伤,现已平安下山,正在皇后的帐中。”

    金修宸听到彭墨无碍,明显的松了口气,冷声道:“赵仕人在何处?”上次饶他一命,竟还不知感恩,胆敢出现在墨儿身边,找死!

    “彭三公子带着御林军搜山,林中无法藏人,属下已将人暂时交给外围的人看管。”

    金修宸点了点头,折扇轻摇,面上的笑意依旧肆意绝美,只是眸底却是一片清明冷冽,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他怒了!

    他确实怒了,竟敢有人找出了赵仕这厮来恶心人,这背后之人也该好好会一会了!

    几人刚走到湖边就看到了一个女子抱着个妇人痛哭流涕,皇上微微皱眉,沉声问:“这是怎么回事?”

    苏公公一整日都侍候在皇上身边,也不知这女眷处生了何事,忙告了罪,打了小太监去打听。

    小太监是苏公公一手调1教的,机灵自是不必说的,只不过片刻便跑了回来,恭敬回道:“禀皇上,是安尚书府的小姐,在皇后跟前得了训斥,这会子正抱着安夫人哭呢!”

    “皇后训斥了?”皇上挑眉,皇后的好脾气是众所周知的,更是鲜少训斥他人,这次是怎么了?

    “是,听说是安小姐当着皇后娘娘的面对慧宁郡主出言不逊...。”小太监话只说了一般,便聪明的闭了嘴。

    皇上微微眯起了眼睛,冒犯御赐郡主,只是训斥一番?皇后还是太过心慈!

    刚想作,忽的意识到这是在出游,秋猎,身边还有南燕国的两位王爷,这女眷之事他还是莫要多插手了!

    “就随她去吧,只是这哭哭啼啼实在不像话。”说到最后,话音中带上了厌恶。

    苏公公会意颌,亲自去了。

    金修宸远远看着,也不知苏公公说了什么,吓得安家母女忙噤声躲进了帐内。

    讥讽的扯了扯唇,一个小小的安家之女也敢对墨儿叫嚣!

    他早就说过墨儿太过善良!

    皇上这才觉得耳根清净,闻着飘在空气中的烤肉味往湖边走去。

    夜幕降临,彭墨回到帐中,流萤上前回话:“属下问了无名师太,师太说:思妍郡主的侍卫上山后先上了香,而后闲谈时问起了主子您,还打听了今日是否有一男子陪同进庙。”

    彭墨冷哼,勾唇道:“果然是她!”

    赵青樱竟然投靠了思妍,婺城国...还真是一个不错的靠山!

    流萤又道:“依照主子的话,银两尽数给了无名师太,师太很是感激,千恩万谢的收下了!”

    彭墨转而道:“御医的诊断如何?”

    “是由风寒未愈积攒下来的,周御医给了药,说安心调养一月即可痊愈了。”

    彭墨点了点头,无名师太有了这些银两和药草,这冬天不难熬了!

    “墨儿,你可歇下了?”帐外传来彭昊的声音。

    彭墨扬声道:“三哥,进来吧。”

    怜风忙去打帘子,彭昊矮身走了进来,择倚坐下道:“忙活了这么许久,一直惦记着你要与我说的事情呢。”

    彭墨知道大哥此行责任重大,能有三哥帮衬也是一份助力,也不多啰嗦,直接道:“三哥,我今日上山时遇到了一位旧人!”

    “旧人?谁?”彭昊微微皱眉,他搜山时并未见过什么人,看着彭墨的神色,他直觉这个“旧人”不简单!

    “赵仕!”

    “赵仕?他怎么会?”彭昊瞠大了眼,他不是被流放了?

    大惊之后迅冷静下来,立即问道:“是谁救出了他?”

    彭墨眉心微蹙,低声道:“若我猜想的不错,应是思妍郡主无疑了。”

    “哼,她来京不久,倒是做了不少事儿!”彭昊眸光冰冷,口中轻嗤。

    “金修宸悬了一日的心,我在这帐中也无法见他,三哥将这消息传给他吧。”千面一定已经将山上的事情告诉了金修宸,他不定如何担心气恼呢!

    这帐篷外布满了巡夜的御林军,只怕,金修宸是无法过来了。

    “我知道了!”说着又问:“那赵仕在何处?”

    “在金修宸手里。”彭墨想起金修宸的脾气,有些无奈笑道:“你告诉金修宸,人我还有用,别让他杀了!”

    彭昊笑着应了,出了帐篷直奔金修宸处。

    同一时间,皇后的帐中,夏瑾伺候皇后卸钗梳洗。

    拧了个热帕子递给皇后手中,笑道:“慧宁郡主真是难得的纯善。”

    皇后闻言看向夏瑾,等着她后面的话。

    夏瑾又道:“今日奴婢上山的时候,慧宁郡主竟然也派了婢女上山,说是要给师太些银两过冬,而且奴婢上山后才知道,慧宁郡主初上山时,已经给了不少的香油钱。”

    皇后闻言笑意更浓,欣慰道:“英然是个有福气的。”

    “世子自从与慧宁郡主指婚后,这身体是一日强壮过一日,待到二人成了亲,皇后娘娘尽可省心了。”夏瑾捡着皇后爱听的话说,逗得皇后心情大好,恨不能立时将彭墨娶进承恩侯府。

    一夜停留,次日一早,天光大亮,众人整装出。

    怜风掀开帘子,看着外面与京都迥然不同的景色,欣喜道:“小姐,若无意外,咱们今夜就能宿在皇家园林了吧?”

    彭墨从书中挪开眼,看向车厢外,在看到天边灰色的乌云时,眉头轻轻蹙起,道:“怎么看着似是要下雨?”

    “可不是,这天怎么说阴就阴了,刚刚还艳阳漫天的。”怜风这才注意到天色。

    不得不说彭墨“金口玉言”,傍晚时分就落了雨,雨滴大如黄豆,噼噼啪啪的落在车顶上,听的人一阵焦躁。

    怜风皱眉不满道:“这雨下的可真不是时候。”她还畅想着明日能在山上玩了呢。

    彭墨看着密集的雨幕,人和物都似是笼上了烟雾一般,朦朦胧胧。

    这雨的势头不小,不知今日可能停?

    下过雨的山中地面湿滑,骑马的危险性也会曾高,只怕大哥又要头疼了!

    而且,大雨过后总要晾一晾地才能进山的,这秋猎只怕要推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