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大道仙文 > 第81章 拷问
    “连典庙之力都敢打断,要加入豪门张家了,就有这样的胆量来了吗?”陈瑾年被困于石塔之中,看着四周的绝壁,冷声说道。笔趣Ω』『Δ 阁.』BQgXsw.CoM

    典庙,不容亵渎!

    典庙之力被打断,就是对典庙的亵渎。亵渎典庙,莫说是尹县张家,就算是临江州的豪门张江,也是承受不起这样的后果的。

    “只要你老老实实的闭嘴,不就一切都安好了吗?”张家的文婴境强者说道。

    老老实实的闭嘴,只有死人才会老老实实的闭嘴。

    “既然你喜欢打断典庙之力,那就让你打断个够!”陈瑾年说道。

    “你想做什么?”张家的文婴境强者慌了。

    “以我典赞,借典庙之力,守护!”陈瑾年朗声说道,声音回响在石塔之内。

    “你有多少典赞?”张家的文婴境强者嗤笑,却饱含警惕。

    在人族皇朝,只要是在典庙的笼罩之下,就可以凭借典赞借用典赞之力。不过典庙之力在人族皇朝境内,只可以用来守护,且必须消耗典赞。

    县级典庙的典赞,必须在五个或者五个以上。

    府级典庙的典赞,必须在三个或者三个以上。

    洲级典庙的典赞,必须在一个或者一个以上。

    典赞越多,守护之力也就越强。

    陈瑾年有着九十个洲级典庙的典赞和五个县级典庙的典赞,这数量之多,足以吓死很多人!

    呼!

    陈瑾年却只是用掉了五个县级典庙的典赞,沟通典庙,借用了尹县这个县级典庙的守护之力。

    尹县典庙的守护之力降临,张家的文婴境强者心中虽然惊讶陈瑾年居然拥有五个县级典庙,却还是毫不犹豫的打破了。

    陈瑾年用五个县级典赞借用的典庙守护之力,再次被张家的文婴境强者打断。

    这次,陈瑾年被困石塔之中,典赞也已经消耗完毕,看似已经山穷水尽了。

    “哈哈哈哈……”外面,张家的文婴境强者狂笑。

    “陈瑾年,你的确很优秀!我张家的年轻一代,皆不如你!若是你肯说出你实力为什么会增长得这么快的原因,我张家定待你如同上宾!”张家的文婴境强者说道。

    “你真是这么想的?”陈瑾年笑道。

    “当然,只要你肯说!”张家的文婴境强者回应。

    “好吧,我说!”陈瑾年说道:“我乃是在陈世家的秘境之中得到了陈世家的镇族功法《鱼腹中书》,这个功法不愧是最顶级的功法,连原始文脉都可以壮大。要不我把这功法的口诀说给你听?”

    “你!”陈瑾年戏谑的声音响起,激怒了张家的文婴境强者。

    陈世家的镇族功法,就算陈瑾年肯说,他也绝对不敢听的。功法,还是镇族功法,陈世家必定倾全族之力镇杀。

    “哈哈,你以为你这样说,我就信了么?你还是老老实实的呆着,等我去寻援兵吧!”张家的文婴境强者说道。

    “还是动了心思啊。”陈瑾年笑了笑,道:“话说你为什么不把这座石塔带走,而是去找援兵呢?”

    张家的文婴境强者还是动了搜魂的念头。当然,不该碰的,他绝不敢碰。之所以搜魂,那是因为一定搜不到《鱼腹中书》的。因为《鱼腹中书》一定有灵魂禁制。

    他还是想从陈瑾年脑中,得到一些其他的讯息。

    反正都已经是死仇,反正为了对付陈瑾年已经打断了典庙的守护之力,还是两次。

    搜魂对于张家的文婴境强者来说,并没有什么损失。

    陈瑾年问出,然而再没有得到回应。看来,张家的文婴境强者已经去寻找援兵了。

    “为什么不让我用洲级典赞借用典庙之力?”陈瑾年问石爷。

    一旦他用了洲级典赞,必定是能够逃走的。文婴境的实力,还打不断洲级典庙的守护之力。

    在陈瑾年准备动用洲级典赞的时候,被石爷阻止了。

    “汪!”

    然而回答的却是短腿汪。

    短腿汪的身影蓦然出现在石塔之中,欢快的跑向石塔的墙壁,认真的观看石壁之上的纹路。

    这座石塔,不过是三品文器罢了。除了能够围困文婴境之下的文人外,并没有其它的用途。然而短腿汪却是兴致盎然,很是兴奋的在观看石塔石壁上的纹路。

    “莫非这石塔另有文章?”陈瑾年问道。

    “石塔没有什么文章,不过这石壁很好很强大。”石爷说道。“并且,这块石壁和啸月妖犬一族有很深的渊源。”

    “石壁?”陈瑾年也凑近,仔细观察。

    ?这座石塔的四面石壁都很光滑,唯有这面石壁隐隐约约有些纹路。这些纹路,很是奇异,像是文字又像是画作被削去,只留下了铭刻后的纹路。

    “这些纹路,是画的什么东西?”陈瑾年问道。

    “不是画,”石爷摇头,道:“而是文字。”

    “文字?”陈瑾年诧异。

    “汪汪汪……”短腿汪兴奋的声音传来。

    “最古老的象形文字?”陈瑾年诧异。

    象形文字,本就是根据事物的表象而作成文字,有着最直接的意义。现在所用,虽依旧是象形文字。可现在使用的文字,已经不知道被演化了多少个版本。

    这块石壁,有着最古老的象形文字铭刻其上。后来,象形文字被削去。只留下了这些铭刻后的纹路。这些纹路,很有研究价值。因为不仅可以推断出最古老的象形文字,甚至推断出最古老的象形文字当初记载了什么。

    “因为有着这道石壁的存在,这件石塔才晋升为三品文器。也因为这块石壁,哪怕是文婴境的强者,也是无法自如的使用这件石塔。”石爷打量石壁,说道:“这也是张家的文婴境强者为什么会留下石塔而去搬救兵的原因了。”

    “那现在我们是先想办法脱困呢?还是先想办法取下这块石壁?”陈瑾年问道。

    尽管这块石壁的价值可能不菲,可是高学考核,就在明天。万万不能因为什么石壁,而误了高学考核。

    “汪汪汪……”短腿汪叫道。

    “好吧。”听见短腿汪的话,陈瑾年只能答应。

    短腿汪已经有办法收取这块石壁,让陈瑾年为他护法,千万不能被打扰。

    见陈瑾年答应,短腿汪人立而起,口中喃喃自语,像是在举行什么古老的仪式。

    “连一个修身境的小辈都对付不了么?”外面,传来一声冷哼。

    张家的文婴境强者,请来了援兵。援兵却是文丹境,然而在面对张家的文婴境强者的时候,态度显得高高在上。

    “麻烦文远了。”张家的文婴境强者不以为意,反而有些谄媚。

    “好吧。”张文远倨傲的答应。

    呼!

    尔后,陈瑾年就看见了有数道金色的丝线延伸进来。

    “精神实质化?这起码是开启了两节傲骨才能做到的吧?”陈瑾年讶异。

    “是啊。现在别人在对你进行精神拷问呢。你能不能先收起你的惊讶,专心应对?”石爷说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