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羊尾扇骨 > 第四百零二章 丹穴之山
    丹穴山,据说是没有四季的,就像是装了一个天然的空调一样,四季温度都像是初夏一般,甚是怡人。这样的山上几乎适合所有的花草生长,自然是山花漫烂,美不胜收的景色。这里山上有很多梧桐树,几乎山中的凤凰都栖居在那梧桐树上。于是,即便是在山下往山上隔水相望,也能看到山上那萦绕的绚烂七彩光芒。这种美丽的景色在阳光的照射之下显得越发动人。

    而丹穴山最与世不同的地方,不是山上的凤凰,而是山下的水。

    丹穴山上的水,是金色的!不仅仅是金色的,而且真的是金子做的。

    只是这金子你看的到却无法捞起来。

    当然,也没有人有这个胆子来这里捞钱。

    谢九黎等人来到这里的时候,已是日暮四合,金光被蒙上了一层橘红的暖色,显得越发的波光粼粼,与世不同来。

    魏小安赞叹道:“这里真是美的令人向往啊。”有山有水有花有草还有凤凰,简直是一个标准的旅游胜地啊。

    谢九黎蹲在岸边,将手伸进清凉的山水之中。他双手一合掬起水来,却看不到那金光闪闪的颜色,只有清澈的映着自己练的清水。

    谢九黎仍由水从自己的指缝落回河里面,然后抬眼看向猼訑问道:“那么.....我们是要在这里等着么?”

    猼訑点头,道“丹穴山有它自己的规矩,若非山中来请,是不能上去的。”

    谢九黎撇撇嘴:“这规矩还这么多?”

    猼訑点头。

    莫兔兔问道:“虽然听说上丹穴山必须得山中人划着竹筏来接,但是我想知道,这山里有人只知道我们来过么?”

    猼訑点头,道:“你不要小看这里,这丹穴山既然能让所有来到这里的人都遵从他们的规矩,自然是不能小看的。如果没有人来接我们的话,那么只有一个可能。”

    谢九黎天真的问道:“是什么可能?”

    猼訑顿了顿,他还真没有想到会有人接这个话茬。于是只好回答道:“只有一个可能,那便是他们真的是一点也不想见到我们,不允许我们上山。”

    谢九黎:“......”

    莫兔兔笑话他,“如此简单的答案,你竟然还问,我算是服了你了。”

    谢九黎一脸吃瘪的表情,冷哼了一声又掬了一把水洗了洗脸。原本乏累的神经在遇到冷水之后清醒了不少。他站起身来,四下看了看,接着问道:“难道我们就站在这里一直等下去么?这要等多久啊?”

    猼訑道:“按照丹穴山的规矩,两个时辰内便会有人出现了。”

    谢九黎道:“那我们两个时辰之后若是没有见到人来,那么是不是就可以认为不会有人来了?”

    猼訑沉默,而后无奈的点点头,“应该不会有人来了。至少到现在......丹穴山的规矩还没有破过例。”

    谢九黎苦中作乐的想到:“那有没有可能让丹穴山为我们破一次例呢?”

    魏小安看着他,慢慢道:“你以为上了山,就是一帆风顺的么?”

    莫兔兔也道:“对啊,你们是有过节的,说不定啊,人家请你们上山是为了折磨你们呢。”

    谢九黎:“......”难道说这凤凰都是小心眼的家伙吗?

    当然,凤凰是不是小心眼的家伙,两个时辰之后答案自然就揭晓了。

    谢九黎等人依旧站在岸边,此刻天光已经完全消失,夜幕降临,只是天空的颜色还没有那么深罢了。山水之上,没有一叶小舟。那只存在于别人口中的划着竹筏来接客的人,就像是一句玩笑话。

    哪里有什么人,连一只鸟都没有见到从这山水之上飞过好不好?

    谢九黎啧啧道:“这凤凰......果然是小心眼的人。”

    莫兔兔翻了翻白眼:“谁让你们跟凤凰有过节?到了人家的地盘上,难道还指望能够得到优待吗?”

    谢九黎看着她,认真的说道:“那是过去的事情了好不好?再说为此老郄也付出代价了,老郄的一条腿是怎么废的?不就是因此而废的么?我只是想,他们能待我们像正常人一样就行了。谁知道.....这山上的人心眼儿都跟针鼻儿一样小呢。”

    莫兔兔来了兴趣,问道:“郄离歌是怎么结下梁子的?”

    猼訑叹了口气,道:“其实这也算是一个判断失误,我之前就说过,郄离歌是一个自我意识非常坚固的人,他的世界该是什么样的守则,那么别人的守则他是看不上眼的。当然了,那只凤凰非要硬闯入现世,老郄拦的狠了,便下了重手希望打回去。毕竟也是一只凤凰,杀死了也不好。但是没想到那凤凰受了重创之后气不过败给一个人类,于是竟然怒气攻心,没救回来......”

    谢九黎接道:“郄离歌将那凤凰的尸首带回了丹穴山,离开的时候跛了只脚......”

    这一段,手札里面没有过多描述。只是郄离歌在上面写道:“那些平素里与人为善的家伙,小人起来也真是比小人还难对付。”

    想来,郄离歌一定没有想过会栽了这么一个跟头。

    只是因为是过错方,郄离歌也没有多说什么多做什么。跛了只脚便从此跛了只脚,这件事也没有再见他提起来过。猼訑想,其实郄离歌的性子,是不允许自己吃亏的,要不然这件事也不会发生。但是这口气,他却咽下来了。或许对于郄离歌来说,这点儿亏也不算亏吧......

    猼訑脑海里面渐渐浮现出郄离歌去世之前的那几年,越发的像是一个动了气的怪老头。每逢阴雨天气,尤其是冬天遇上严寒的时候,他那一条跛了的腿便会特别的疼。这种疼痛无法根治无法缓解,郄离歌几乎是一宿一宿的失眠。

    想来,郄离歌的一生也不是事事顺遂,发生了很多很多事情。

    这个时候,他突然听到谢九黎的声音。那声音里夹着一些惊喜。

    “你们看,那有光!”

    山水之上,一叶小舟。舟上站着一个人,身影隐在黑夜里看不清楚,显露出来的不过是一个轮廓。那人挑着一盏灯,正缓缓而来。

    这丹穴山上接客的人,在夜色渐深的时候终于是来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