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羊尾扇骨 > 第七十三章 幻境崩塌
    神秘青年看着殇拓抬手将自己嘴角的血痕擦掉,投向自己这边的眼神更是怨毒无比。笔『Δ 趣阁WwΩW. BQgXsw.CoM当下心中隐隐不安,毕竟这里还是殇拓掌控的神鬼幻境,他还真不知道若是对方临死拉个垫背的,会闹出什么幺蛾子来。

    猼訑却不会理会这么多,只是见到对方这个动作之后眼神一亮,明白过来这乌鸦为何会听从他的号令。“原来…...你和这黑鸦之间有共生契约,生命线连在一起。难怪这黑鸦要听你使唤!”

    殇拓闻言,冷笑道:“不过一只畜生,怎能和我的性命相提并论?”

    猜错了?猼訑皱眉望着殇拓,却听身边的那名娘里娘气的青年对自己说道:“这殇拓三千岁,想必是有些本事。或许不需要共生便可以控制这只黑鸦。”他环顾了一眼周围,然后慢慢接道:“只是不知道……这神鬼幻境里有没有别的受他所制的我们还不知道的存在。”

    猼訑闻言看着他,道:“你既然轻易进的来这神鬼幻境,想必也是知道怎么出去的法子吧?”

    眼下猼訑不想在这神鬼幻境里和殇拓以及这只乌鸦一直这样耗下去,因为只要还在这个神鬼幻境里,变数就会存在。他们即使是从黑森林里逃脱出来,也不过是从一个幻境逃脱到另一个幻境当中。所以,危险一直都在。

    只有从这神鬼幻境之中出去,回到人间的地界,才会彻底摆脱这次危机。

    青年哪里不知道猼訑的言下之意,当下点头说道:“神鬼幻境就像是一个盒子,只要打破它自然就出的去。”

    猼訑用余光扫了一眼殇拓,道:“杀掉他?”

    青年抬手遮着嘴唇笑的猼訑几乎鸡皮疙瘩掉了一地。“干净利落脆,这个办法最快!”

    猼訑点头,而后开始默默蓄力。

    青年看着他漂浮在半空之中,周身还有淡淡的蓝色萤彩流动。奇怪的说道:“你的身体……怎么有种晶化的感觉?”猼訑身上的这种淡蓝色萤彩人眼并不能看到,若是可以,谢九黎便会现这种光芒跟羊尾扇骨出来的光芒是一样的。

    “一点点后遗症而已,无关紧要。“猼訑扭头看了他一眼,那两个长在后背上的眼睛被挖掉之后留下来的洞直直落入青年的眼中令他几乎有一瞬间心中有了不寒而栗的感觉。

    青年最终还是没有继续问他是因为什么而来的后遗症,只是咂咂嘴然后盯着殇拓晃了晃脖子,道:“那只丑死了的乌鸦受伤殇拓也会受伤,你去收拾了那只乌鸦,我去解决殇拓!”

    猼訑点头,正想说些什么,只见身侧虚影一晃,那青年已经落在了殇拓的头顶上!

    这度好快!猼訑一惊,却见那殇拓猛然间四肢化为柔软坚韧的树藤向空中激射而去,试图将青年缠住。青年在空中一声长啸,然后两个手掌之上再次覆盖上一层薄如刀片的火焰,竟是用手抓住了那呼啸而来的树藤。

    猼訑见青年游刃有余的对付着殇拓,便双目突然紧闭,整个身体周围的开始升腾起蒙蒙的白烟。下一刻白烟散开。,猼訑那穿着得体笔挺的黑色西装的人类形态便又出现了!

    只见他缓步走向那只在地上仍旧因为翅膀受伤而站不起来的乌鸦,然而奇异的是他明明走的分外缓慢却是眨眼间便到了那巨大的乌鸦面前。

    黑鸦嘶鸣着挣扎,想要后退。只见它的铜铃般巨大的眼睛突然急剧缩小变成了一条细线,正面对着黑鸦的猼訑便感觉像是有什么尖锐的利器瞬间刺破了自己的心脏那般,心里猛然的有种窒息感。下一秒,他便觉得眼前一花,竟是有些站不稳了。

    他心惊胆战,没想到这只黑鸦还能有这样诡异的能力!原本他以为这只乌鸦只不过是能控制时间,能让时间静止。所以,被它注视的人才会像是石像一般动惮不得。没曾想,这乌鸦远比他想象之中还要厉害的多!

    他眼神突然变得锋利无比,身后的尾巴在空中洋洋飞舞,转瞬间便同时刺向乌鸦的身体。黑鸦“哇哇”的叫声大作,猼訑也不睬,只是用尾巴做刀剑,在乌鸦周围飞舞。很快,黑鸦黑色的身体便变得伤痕累累,血流如注。

    谢九黎看着猼訑和青年分别展开攻击,分分钟见血当下有些亢奋,对着魏小安说道:“没看出来,那人娘了吧唧的,身手倒是分外利索,看上去比表面更靠谱啊!”

    魏小安抱着莫兔兔,抬头看着面前的乱斗,点头道:“这青年之前便不将殇拓放在眼里,看来是有备而来。只是不知道,他嘴里的我家少爷,到底是谁?这人为什么要来帮我们?”

    谢九黎用手撑着下巴,思忖道:“他家少爷让他来帮我们,想必是知道我们要路过这里,不想让我们陷在神鬼幻境之中出不去。莫非他嘴巴里的少爷是……”

    魏小安也脑光一闪,几乎与谢九黎同时说道:“莫非是……梵宫?!”

    谢九黎道:“我看像,毕竟能知道我们从哪里来,要回哪里去的人,也只有他了。更何况,知道我们干嘛出来的人,也只有他。”

    魏小安疑惑道:“你不是说他一直在德国待着吗?他怎么会和妖怪打交道?”魏小安心头一颤,惊道:“难道他……知道你是守墓人的事情吗?”

    谢九黎皱眉,摇头道:“应该不会吧。他才刚回国,我也才当守墓人不久,他没有道理知道我身为守墓人的事情。”心中思绪乱杂,此时也理不清楚,谢九黎看着魏小安道:“管他呢,梵宫要是能帮忙也算好事一件啊!更何况万一咱们猜错了,这个神秘的少爷另有其人也说不定。总之,一切出去之后在想。这种浪费脑细胞的事情,还是不要想太多,头会掉光的。”

    “……”魏小安有些无语,道:“你心真大……”

    两个人聊着天,此刻却突然感觉到整个大地都在剧烈的颤抖,谢九黎重心不稳的一屁股坐在地上,惊神未定的说道:“怎么了这是?地震了吗?”

    然而没等到答案,四周就像是大片里面的世界末日一般,视线所及都在快崩塌。紧接着,谢九黎现眼前再度陷入一边漆黑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