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尊上 > 第723章 你就是他
    此间。?? ?笔?趣阁  w?w?w?.?b?i?q?

    古清风伫立在凉亭里,双手轻抚着古琴,依旧在弹奏着曲子,只不过他弹奏的曲子谁也听不懂,至少,没有人知道他弹奏的是什么曲子,而古清风也没有指望他们能听懂,因为本身这曲子就是弹奏给枯木老爷子一个人听的,只要老爷子能听懂,就够了。

    不远处,寒冬望着古清风,神情异常复杂,先是黑风双煞,现在又是青花婆婆,再联想到之前在小折山庄的时候,黑风八怪送上大礼,以及古清风又说见过风烈老祖,寒冬像似意识到了什么,问道:“你……你当真杀害了我们妖月宫的风烈老祖?”

    古清风抬头,望了她一眼,摇摇头,示意没有。

    “呵,还敢狡辩。”卫群一副淡定自若的样子,道:“据我所知,当时在场的不仅有青花婆婆,以及黑风双煞,五色山的玄心道尊也在场吧?”

    众人张望过去,玄心道尊神情一怔,像似在犹豫着什么。

    “玄心道尊,这人当真杀害了我们妖月宫的风烈老祖?”此次妖月宫也来了不少人,紫玉、紫毫等长老也都来了,紫玉问过之后,紫毫长老又道:“还望玄心道尊如实告知。”

    玄心道尊看了看依旧在弹奏曲子的古清风,思忖片刻,终究还是决定说出来,道:“没错,当日在下也的确亲眼所见此人将风烈老怪杀害,而且也如青花婆婆所说那般手段极其残忍……”

    话音落下,寒冬仿若受到了极大的打击一样,一张本就清冷的容颜上瞬间黯然失色。

    黑风双煞的话,她可以不相信。

    青花婆婆的话,她也可以不相信。

    但是,五色山玄心道尊的话,她就不得不相信,内心深处仅存的一抹希望,也随着玄心道尊的证明而烟消云散。

    她难以置信的望着此间的古清风,呢喃道:“为什么……为什么要杀害风烈老祖!”

    如若是其他人,寒冬会毫不犹豫的动手为风烈老祖报仇,可是面对古清风,她却犹豫了,尽管她直至现在也不知道这个老九到底是什么人,但有一点她内心非常清楚,这个人冒充赤炎公子是为了帮助自己。

    对于一个有恩与自己的人,却又残忍杀害了老祖,寒冬一时间根本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哼!寒冬!你可真不愧是我们妖月宫的掌储啊!”紫玉长老咬牙切齿的冷笑道:“你先是勾结这人冒充赤炎公子也就罢了,在小折山庄不但还将碧蓝打伤,现在更是连我们妖月宫的老祖都杀害了!真是了不起啊!了不起!”

    “寒冬,真有此事?”

    紫毫长老一直是支持寒冬的,可如若寒冬勾结外人杀害风烈老祖的话,他是无论如何也无法容忍的。

    面对妖月宫一干长老的指责,寒冬满脸煞白,根本不知如何回应。

    周围众人议论纷纷,而只有玄心道尊知道,这些人之所以说出此事,恐怕目的是为了抢夺赤炎公子手中的那只玄龟,当他将此事告知柳轻烟等人时,小清莲担忧的说道:“可是……难倒我们就任由这些人抢夺赤炎公子的那只玄龟吗?太师叔一直教导我们要行侠仗义的……”

    “清莲,行侠仗义没有错,若是寻常之时,我等自然不会袖手旁观,不过……这人的确杀害了风烈前辈,这种人,我们何须帮他。”玄心道尊说道:“更何况,他现在是与不是赤炎公子还是一个未知之数,就算是赤炎公子,也未必真的就是君王传人。”

    “师叔……如果他不是赤炎公子也不是君王传人的话,那为什么能将风起大青山弹奏出赤霄雷霆的意境,又为何能弹奏一曲少年行就能让我们梦回上古呢。”

    “这……”

    玄心道尊摇摇头,这个问题,他也实在不知该如何回应。

    “太师叔说过,其他人或许能将风起大青山弹奏出意境的人,但是能够将少年行弹奏出意境之人,就算不是君王本人,也必然是与君王有关之人。”

    “或许他刚才真的用了什么高明的精神手段衍化的意境吧。”

    “可是我……我刚才问过师姐,她说赤炎公子并未动用任何精神手段来衍化意境……”

    玄心道尊和柳轻烟对视一眼,二人对音律虽然都懂,但也只是懂而已,远远没有清溪的天赋高,也没有其音律深厚,二人也想问问是怎么回事,只是当她们望过去的时候,现清溪正蹙着眉头望着正在弹奏曲子的赤炎公子。

    “溪儿,你在看什么?”

    “师傅……”清溪呢喃道:“他弹奏的曲子像似和我们五色山有关……”

    “什么曲子?”

    “就是他正在弹奏的这曲子。”

    “他弹奏的是曲子吗?”

    不管是玄心道尊还是柳轻烟都听不懂古清风在弹奏什么,也不像什么曲子,曲调乱七八糟的,似乎根本谈不成曲子,就像一个初学者胡乱弹奏一样。

    “我不知道是不是曲子……但是我隐隐约约能听出来,曲子中不但和我们五色山有关,似乎还和枯木太师叔有关……他像似在回忆,回忆我们五色山,回忆枯木太师叔……”

    回忆五色山?

    回忆太师叔?

    玄心道尊不懂,柳轻烟也不懂。

    “你们看太师叔他怎么了……”

    小清莲的声音传来,清溪等人张望过去,此时此刻,枯木道尊不知是激动还是震惊,还是难以置信,整个人愣在那里,身体止不住的在颤抖,涨红着脸,用手指着古清风,那样子就像见到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一样。

    “你……怎么……你……我……你……”

    枯木老爷子语无伦次,瞪着双眼,盯着古清风,断断续续的喊道:“你……不可能……怎么可能……你究竟……究竟……是谁。”

    古清风并没有停止弹奏,只是淡淡的回应道:“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您老人家当年救过古天狼的命,这么长时间都没有来看您,他一直都很愧疚,所以……我这次代他来看望您的……来的有些晚,希望您不要介意……”

    “不!不是!你……你不是!!你就是他,你……没有死……你真的没有死……”

    “没有死啊……哈哈哈哈哈哈!”

    “呜呜呜呜!你真的没有死啊!!!!”

    枯木老爷子疯了,大笑着,也大哭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