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神域魔皇 > 第218章病入膏肓,重伤
    两人似乎较量了起来,一壶接一壶的喝着,谁也不服谁,直到天色渐黑,桌上地上都是空了的酒葫芦时,两人这才停了下来。?    w?w?w?.?b?i?q?u?g?e?.?cn

    “好小子老老子喝酒还还没输过,你你是第第一个!”

    杨狂喝的都已经东倒西歪了,还在和段铭萧较量这,段铭萧也是毫无形象的躺在地上,手里还拿着个酒壶。

    体内的辛辣之气早已散去,如今只剩下了酒意,冥气又开始蠢蠢欲动起来。

    “来人送杨将军回回府。”

    段铭萧用力的摇了摇头,渐渐的动用灵力化解着酒意,朝着门外大声喊道。

    两个士兵模样的人走了进来,看着毫无形象的杨狂,楞了一下,这才将其扶起,朝着杨府走去。

    段铭萧看人都走光了,盘膝坐好,调动着所剩无几的灵力将酒意驱散,顿时感觉冥气更加躁动了起来。

    “十几壶焚灵煮酒,才清除了体内将近十分之一的冥气,而且还引起了冥气的反扑,看来这个方法也不太可靠啊!”

    段铭萧终于冷静了下来,感受着体内的冥气开始不停地游走起来,但却无可奈何,只能调动灵力将心脏保护了起来,以免被冥气控制。

    又是半个时辰,冥气终于停了下来,渐渐的隐匿,段铭萧长吁一口气,感觉到体内空荡荡的灵力,不禁有些无奈。

    自身修炼万象天衍诀,灵力浩瀚如海,竟然有也禁不住这冥气的消耗,可见这冥气有多强悍,灵力和冥气完全是两种层次的力量,根本无法抗衡。

    如今成了一个死循环,体内有着冥气,需要灵力去压制,而灵力耗尽则需要吸收天地间的灵力化为己用,难免会有冥气混入,之后再度用灵力压制,完完全全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

    无奈之下,段铭萧也放弃了抵抗,任由冥气侵蚀,反正也是要侵蚀的,早一天晚一天也无所谓了。

    看了看天气,月亮早已经升起,高悬在天空之上,再由半个时辰,就是子时了,那个刺客估计已经埋伏好了,就等子时动身。

    站起身,走到院子里,看着周围的一切,似乎都安静了不少,除了几个巡逻的士兵之外,没有半点声响。

    段铭萧就那么静静的站在院子里,等待着子时的到来,很快,月亮高悬在头顶之上,整个将军府之中的气息都变得压抑了不少。

    嗖

    一道破风声传来,几个巡逻的侍卫出了惨叫声,随后便平静了下来。

    “有刺客,快保护将军!”

    李军的声音响起,随后从房间中冲了出来,来到了段铭萧的身边,不少侍卫也是将段铭萧团团围住,警惕的看向四周。

    白轻梵躲在暗处,静静的观察着四周,如今身为侍女,肯定不能光明正大的出现在段铭萧的身边,这样绝对会引起别人的怀疑,只好藏在暗处,观察着局势的展。

    一个白衣青年诡异的出现在了府中,就在众人的面前,出现的没有丝毫征兆。

    “你就是新任的镇军大将军?看起来不怎么样嘛,气息虚浮,空有一副天武境的架子。”

    白衣青年蒙着面,但这声音熟悉无比,段铭萧一听就认出了是白月华的声音,不过不能现在揭穿。

    “架子还是要有的,不过你来我将军府,是为了什么?”

    段铭萧走上前来,看着不远处的白月华,淡淡的问道。

    白月华听见段铭萧的声音,有些犹豫,这个声音再熟悉无比了,但从气息,样貌和灵力波动来看,怎么可能是段铭萧?根本没有丝毫的相似之处。

    “为城主效力,就是我的暗杀目标。”

    白月华不再理会,面色有些狠厉,手中长刀出现,散着淡淡的空间气息。

    “保护将军!”

    身旁的侍卫大喊一声,便冲了上去,却被段铭萧给制止在了原地。

    “让我来,你们退下。”

    段铭萧走上前来,站在白月华的身前,取出了一杆长枪,通体纯白,散着淡淡的雷光。

    “将军!”

    李军还想要说些什么,却被段铭萧的手势制止,最后只好无奈的退了回去。

    “你到时还有点骨气。”

    白月华淡淡的说道,紧握长刀,身形诡异的消失在了原地。

    段铭萧眼眸一凝,这是陌念的空间法则,这一点他是知道的,自己的陌玄也能够做到,不过如今面对自己曾经无往不利的招式,却生出一种无力的感觉。

    白月华的身影诡异的出现在了段铭萧的身后,抬手就是一刀,度极快,段铭萧猛地转身,长枪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狠狠地撞在了长刀之上,出了叮的一声脆响。

    “落雨!”

    白月华低喝一声,刀影连绵不绝,看不出轨迹,仿佛是穿越了空间,突兀的出现在了身前,段铭萧也不示弱,学着王银的断空,密密麻麻的枪芒浮现,稳稳地挡下了白月华的招式。

    “这是王银的断空”

    白月华见过王银,自然记得他的招式,如今在段铭萧手中使出,倒是让他有些怀疑,究竟是不是段铭萧?

    “还有时间分心?”

    段铭萧脚下一踏,身形爆射而去,出现在白月华的身前,枪尖闪烁着寒芒,直指心脉之处。

    “混元天幕!”

    白月华这才回过神来,单手虚按,一道透明的屏障出现在身前,却被长枪狠狠地洞穿,很快碎裂开来,长刀瞬息间斩出三道刀芒,逼退了段铭萧的长枪。

    “这是我的猎影三刀。”

    段铭萧狠狠的一挥长枪,,明白了白月华的意思,他这应该是现了自己的身份,但不确定,所以才以这种方式试探。

    “天龙狂舞!”

    段铭萧低喝一声,长枪在手中飞舞起来,如同一条巨龙盘踞,狠狠地朝着白月华砸了下去。

    “嗯,这是刀法!”

    白月华瞬间便反映了过来,确实是段铭萧无疑,这是他的天龙狂刀,只不过用枪使出来,有些不同罢了。

    “极冥闪!”

    白月华做出了一个拔刀的姿势,就在段铭萧的长枪临近头顶之时,身形瞬间消失,出现在段铭萧的身后,做了个收刀的动作。

    段铭萧仿佛定在了原地,一动不动,直到白月华将长刀收起,这才闷哼一声,胸口处出现一道刀痕,鲜血挥洒,随后倒在了地上。

    “将军!”

    李军看到这一幕,连忙扑了上来,扶起了倒在地上的段铭萧,将他的身体番了过来,一到触目惊心的刀痕从腰间一直蔓延到肩膀,鲜血止不住的流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