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悠闲龙生 > 114 高人啊高人
    就看到年轻道士清风背着一个装了果子的袋子,走了过来。』Ω 笔趣『阁.』BQgXsw.CoM

    看到了清风,宽厚面上的表情,整个人的姿态都改变了。

    宽厚经常去的那家俱乐部,教授散打的教练有一些门路。认识全真派的一些人。

    为了增加名气,为了提升俱乐部的水准,他们是请过全真派的一些弟子来俱乐部陪练,演练的。

    清风曾经就去过几次。

    这样的活动,虽然不能提升实力,不能增加在江湖上的名气,但是能够提升全真派的声望,而且,每次去了,俱乐部的人都会好茶好饭招待。

    走的时候还会给一个丰厚的红包。

    所以,全真派的弟子有些人很喜欢受邀去这样的场合。

    尤其是,那些在全真派不得志,辈分又低,处于底层的弟子,在那里,却是代表着全真派,简直被人当神一样供起,极大地满足了他们的自尊心。

    清风为人活络,性情宽厚,指点人很是用心,所以,被邀请去过好几次。

    而宽厚对于武功有着非常狂热的爱好。

    知道清风是全真派的高人,也是巴结,逢迎,请教,求教,非常虚心,和清风混了个脸熟。

    尤其是清风曾经一人对阵了俱乐部里十多个散打班里的成员,轻轻松松获胜,更是让宽厚对清风敬佩至极。

    甚至,两人还互相留下了联系电话。

    宽厚没有想到,在这里竟然会碰到清风。

    宽厚暗暗想到:清风师父在这里,看来是不能太过为难这个少年人了。至少要给清风师父一些面子才好。

    宽厚看着清风,就露出了谄媚的笑容,深深鞠躬行礼,好像清风的小辈一样,“清风师父,您好。”

    清风不是笨蛋,看到宽厚的样子,就明白了这些人是来找茬的,剑拔弩张的样子,似乎一言不合就要动手了。

    尤其是宽厚等人,手里拿着的棍棒,显然,这个是要大干一场的样子。

    清风暗自叹了口气:这个宽厚,往日里对自己也是十分恭敬了。自己不能看着他得罪了这家果园的主人,吃大亏。

    清风就再次问道,“宽厚,你来这里是做什么?”

    宽厚连忙说道,“清风师父,这家果园的主人太拽了,竟然不卖给乐哥果子。我和兄弟们想要教训教训他。当然,现在知道清风师父您和这家主人认识,只要他卖给乐哥果子,我们就不动手了。”

    清风偷偷瞄了一眼袁书聿。虽然不知道这个袁书聿实力如何,但是在那边不远处的屋子里,可是有一位一线天境界的高手。

    宽厚真是糊涂啊。

    袁书聿看到清风拉着宽厚说话,就知道,今天的这架是打不成了。估计是没有机会教训这个宽厚和他的兄弟了。

    袁书聿看着清风,稍稍皱起了眉头,暗恨清风多事。

    看到袁书聿皱起了眉头,清风就是一个哆嗦。

    宽厚看到清风哆嗦,眼睛里充满了疑惑,顺着清风的视线,就看到了袁书聿淡然的目光。

    宽厚放低了声音,“清风师父,这个人是高手?”

    清风看了看华玉佩,“看到那个人了么?那是我的师叔祖,后天九层境界高手。就是我师叔祖碰到这个少年,也是恭恭敬敬。”

    宽厚顿时瞪大了眼睛,“难道那少年竟然是先天高手不成?”

    清风叹了口气,“我和你也算是有些缘分。所以,我才在这里和你说这些话。这个少年,就是我们全真派上下合起来,也得罪不起。那个鼓动你来找事的人,或者不了解这些,或者给你下套子呢。”

    “相信我,你要是得罪了这个少年,断手断脚都是轻的了。重的可能会丢了性命。你别不当真。我的一位太师叔祖,一线天境界的高手,昨天晚上来这家果园找事儿,陷在这里了。车还在,估计人已经不在了。”

    宽厚目瞪口呆,“清风师父,一线天境界是什么境界?难道比先天还厉害么?”

    清风点了点头,“先天境界成功晋级,就是一线天境界了。”

    宽厚听了,用惊诧无比的目光看了一眼袁书聿:就说这个少年怎么如此淡然,感情别人真的是高手,全真派里比先天长老还厉害的长老都陷在这里了。自己竟然还想凭借这些后天一层都没有的人,来找茬。

    想到这里,宽厚对张乐充满了愤恨:这个老货,真是给自己挖了个坑。要不是碰到清风师父,清风师父为人厚道,给自己讲明了利害关系。自己可就麻烦大了。

    现在,宽厚再也不当袁书聿的淡然是不知道轻重了。

    他是看出来了,袁书聿就是等着他们动手呢。

    张乐看到清风和宽厚嘀嘀咕咕,内心就升腾起了不妙的感觉。

    而这个时候,宽厚面带笑容,走近了袁书聿,“这位大哥,您贵姓?”

    说着,宽厚就要给袁书聿上烟。

    袁书聿摆了摆手,“我姓袁,不抽烟。”

    宽厚点着头,收回了烟,“袁大哥,我和兄弟不懂事,刚才多有得罪,希望你别介意。我们也是被人鼓动着来找茬的。其实,你看呢,我们之间可是没有什么恩怨矛盾的。我这就带着兄弟们走。”

    宽厚手下的小弟看着宽厚的转变,都有些摸不着头脑。但是,他们也知道,宽厚虽然为人嚣张,办事情还是很牢靠的。

    于是,这些小混混们也放松下来,垂手拿着手里的武器。

    而张乐一看,就着急了:这个是怎么回事?这个宽厚竟然和这个少年套起了近乎。

    张乐连忙说道,“宽哥,你可是收了我的钱的。你不能这样办事。”

    张乐不提还罢了,张乐一提,宽厚心里就来气:你个张乐,混蛋至极了。竟然给了我们五万块钱,套住我们,让我们来与一个比先天高手还厉害的高手为敌。你不是把我们往死路上送呢?

    宽厚拿起手里的橡胶棒就给了张乐肩膀上一下子。

    张乐平日里养尊处优,哪里受过这样的痛,“嗷呜”一声喊叫,就弓下了身子。

    宽厚喊道,“兄弟们,这个老货给我们下套,给我打。”

    宽厚的小弟自然是听从宽厚的吩咐的。

    虽然疑惑,打的人换了,但是也没有犹豫,拿着手里的橡胶辊,钢管,就开始往张乐身上招呼。

    张乐开始还骂骂咧咧,身上挨了几下之后,开始求饶了,“宽哥,我怎么得罪你了?你说啊。你饶了我吧。”

    “宽哥,那五万块钱我不要了,你饶了我吧……”

    这些小混混虽然看起来出手很狠,但是打人的时候还是很有分寸的。

    至少不往人的要害部位招呼,都打那些皮糙肉厚,但是挨了打会比较疼痛的部位。

    而且,手上很有轻重,不会下太重的手,不会出人命。

    所以,虽然张乐挨了打,很疼,但是被打了一会儿之后,还是中气十足,能够喊疼,能够求饶。

    清风自然是看明白了,这个张乐就是鼓动宽厚来找袁书聿麻烦的人。

    虽然,对于这个人很不齿,但是清风还是劝说了一下宽厚,让他们别再打张乐了。

    宽厚唾了一下张乐,“张乐,看在清风师父的面子上,就饶了你,以后,你要是再敢来这家果园找麻烦,我宽厚先不饶你。”

    说着,宽厚露出一个谄媚的笑容,走近袁书聿,“袁大哥,您看看,您还满意么?如果不满意,我们继续打那老货。”

    袁书聿有点哭笑不得,他也没有想到会是这个结果,摆了摆手,“行了,行了,我还是比较满意的。”

    听了袁书聿毫无芥蒂的话,宽厚顿时高兴了,“袁大哥,高人,我叫宽厚,以后你就是我亲哥。有什么事情就说,要是碰到找麻烦的人,也可以给我打电话,我绝对出面摆平。话说,高人,您的手机号码是多少,我们留一下联系方式。”

    袁书聿考虑了一下,张口给宽厚说了自己的手机号码。宽厚听了马上贮存了下来,然后给袁书聿拨了一个电话,把自己的手机号码也留给了袁书聿。

    清风瞪大了眼睛:这样也行?这少年那么高冷,那么傲气,竟然被宽厚说了几句,就给宽厚手机号码了。

    宽厚则是非常高兴,自己虽然实力不怎么样,但是现在可是认识了一位比先天高手还厉害的高手,以后怎么出去炫耀都行。

    宽厚让两个小弟,架起张乐,就准备开着面包车离开。

    袁书聿考虑了一下,摘下了三个果子,递给宽厚。毕竟,这个宽厚可是替自己解决了张乐这个讨厌的苍蝇。

    宽厚看到袁书聿竟然主动给自己果子,受宠若惊,连忙接了过来。

    清风在宽厚耳边说道,“吃了这果子,你绝对不会后悔。这,可是灵果。”

    说着,还用羡慕的神色看了看宽厚手里的果子。

    听了清风的话,宽厚瞪大了眼睛,点了点头。拿起其中一个果子,就塞进了清风的手里,“清风师父,今日多谢了。我们这就走了。”

    清风看着手里的果子,眉开眼笑,小声说道,“不用客气。你们走吧。”

    看着宽厚带着一群兄弟,还有那个苍蝇一样的张乐离开,袁书聿露出了一个淡然的笑容:这个宽厚,还是有点意思的。

    看着眼前的麻烦都解决了,袁书聿看向了华玉佩,清风。

    清风觉得,袁书聿的高冷范马上就又出来了,不觉又哆嗦了一下。

    华玉佩叹了口气,她自己在这个少年面前都很拘谨,更不用说清风这样实力比较低下的弟子了。

    华玉佩开口了,“袁小兄弟,我给你转帐如何?”(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