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最强弃兵 > 第1746章 怒藏心中
    “来,再喝一个。”王爷今天也是高兴,又满上一杯,强行喂舞女喝下。

    此时,只见那舞女脸蛋红扑扑的,也不知道是真的不胜酒力,还是故意装的。

    不过,这舞女的实力并不算弱,也有元婴之境。

    这点酒水应该不算什么,应该是故意装的。

    王爷自己饮上一杯,笑嘻嘻的在舞女腰部掐了一把,疼的舞女嗲声直叫。

    微顿,只闻舞女说道:“王爷,奴婢有一事不知当不当讲?”

    “你说,本王恕你无罪。”王爷说道。

    “王爷,神迹之事得早作打算。”舞女小心说道。

    闻此,王爷的眉头顿时立了起来。

    见此,舞女吓得顿时不敢再说。

    微顿,只闻王爷问道:“此话怎讲?”

    “此番神迹,虽然陛下与诸位有约,谁能解开神迹,神迹内的好处便尽归所有。但是,别忘了七皇子!我不信到时候真能遵守约定。”舞女说道。

    闻此,王爷眉头锁了锁,低沉说道:“七皇子是洪雷陛下最疼爱的皇子,洪烈陛下有所偏袒也早在本王的预料之中,但应该不至于撕毁原先的约定。毕竟,这神迹可是我东陵王府率先发现的。”

    “王爷,婢女只是有所担心,至于如何决断,全凭王爷做主。”舞女说道。

    “好了,此事你就不要操心了,本王自有臆断。”王爷说道。

    原来这位王爷是四王中的东陵王!

    “去,给本王再跳两支艳舞。”东陵王威严道。

    “是,王爷。”舞女应道。

    站在一旁的李明将他们的对话尽收眼底,原来此番大金王朝的十大强者并不是一条心!

    不过,听到东陵王说,神迹之事已摸到头绪,却不知道是何头绪。

    李明正寻思着,喝着酒欣赏着舞艺的东陵王突然放下酒杯,说道:“你们先避一避。”

    说着,东陵王抛出一宝物。

    宝物形似折扇,里面射出道光,便是将一众舞女吸了进入。

    随之,那宝物飞回东陵王手心。

    此时,只闻帐外传来一声通报:“王爷,七皇子驾到。”

    “快快有请,快快有请。”东陵王洋装热情的说道。

    这时,只见一人掀开营帐,随之七皇子走了进来。

    “小王见过七皇子。”东陵王行礼道。

    其实,大金王爷的身份并不比皇子差,见面也不用刻意行礼,算得上平起平坐。

    但是,凡事总有特例。

    七皇子乃是洪烈陛下最.宠.爱的皇子,身份与地位自然远超其他皇子。

    只闻七皇子说道:“东陵王客气了,听说东陵王您已经洞察了神迹的秘密,可有此事?”

    “绝无此事,也不知道是哪个家伙恶语中伤,还望七皇子明鉴。”东陵王一副惶恐模样说道等。

    闻此,七皇子眉头不由皱了皱,有些不悦道:“这么说,东陵王是什么都没发现了?”

    “什么都没发现。”东陵王说道。

    七皇子上下一阵打量东陵王,带着丝威胁的口吻说道:“本皇子愿意相信东陵王,但还请东陵王记住出发前皇叔的叮嘱,任何人都不得谋取私利,更不允许独断而行,大家应该共通消息,一起解开这神迹的秘密。至于神迹内的好处,则看缘分了!”

    “本王不敢忘,洪烈陛下的法旨小王一直铭记在心。”东陵王正色道。

    显然,东陵王被七皇子的无礼彻底激怒了。

    “记得最好!”七皇子冷哼道。

    七皇子没有问出头绪,冷哼一声,拂袖而去。

    待七皇子走后,东陵王重新坐下,但是此时东陵王的脸色已变得极差。

    只见东陵王拿起酒壶,要满上,可是却突然将酒壶往地上一摔,接着一掌将面前案桌拍的齑粉。

    显然,东陵王是真的生气了。

    微怔,只闻东陵王恶狠狠地骂道:“什么玩意,仗着得.宠.,竟敢威胁本王!”

    大金四大王爷,每一个都为大金立下赫赫战功,尤其是东陵王!

    但是,就这样一位老臣,却被一皇子如此威胁,焉能不怒?

    这时,帐外传来一阵通报声,说道:“王爷,西闯王来访。”

    “不见。”东陵王气头未消,直接冷喝道。

    “哈哈,东陵大哥,何事如此生气?是那不懂事的七皇子惹了东陵大哥?”一阵笑声从营帐外传出,接着便见一身材魁梧,留着络腮胡的壮汉走了进来。

    不是别人,正是西闯王!

    见到西闯王不请自来,东陵王冷哼问道:“你来做什么?看本王的笑话?”

    “怎么可能。”西闯王立即说道。

    “那你来做什么?”东陵王直言问道。

    只闻西闯王说道:“小弟偶得一坛美酒,特此来与大哥分享。”

    “酒水留下,送客!”东陵王不近人情的说道。

    闻此,西闯王嘴角不由抽了抽,没想到东陵王竟然如此无礼。

    但是,眼下只有东陵王一人对神迹之事有所进展,西闯王只能厚着脸皮说道:“东陵大哥,除了酒水,小弟还有其他事。”

    “有事快说,有屁快放。”东林王不客气的说道。

    别看东陵王长得斯斯文文的,但是这脾气却是一个火爆。

    反观那西闯王,生的一副莽汉样,却是心思缜密,绵里藏针。

    面对毫不客气的东陵王,西闯王嘴角不由抽了抽,但只能强行忍者,说道:“东陵大哥,小弟偶得一宝物,却不知道这是什么宝物,还请东陵大个替小弟掌个眼。”

    听到有宝物,东陵王怒意微消,说道:“什么宝物,取出来给本王看看。”

    “好!”西闯王应道。

    接着,便见西闯王手掌一翻,一物出现在手中。

    那是一铜色面盆,看起来有些古朴,但看起来似乎没有奇特之处。

    只见东陵王眉头挑了挑,一副嫌弃模样,说道:“这也算宝物?本王看就是一面盆,顶多有些历史,并无太大的价值。”

    “东陵大哥有所不知,这铜色面盆可不简单。”西闯王神秘兮兮的说道。

    “有何不简单?”东陵王抬眼问道,但却一副不太相信之样。

    只闻西闯王说道:“东陵大哥不要着急,待小弟慢慢道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