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万古邪帝 > 第2742 木架 玩偶 姐姐
    陆小小带邪天来的,是一处居所。

    居所不大,围墙高不过半丈,夯土而成,偶尔可见几根调皮的草杆从墙中伸出,随风摇晃几下,仿佛在对客人点头。

    邪天回忆了下,发现这种用草带泥夯成的土墙,在阳朔城中都很难看到。

    “倒是河西盗的寨子里有许多……”

    所以单从围墙来看,这是一处平凡至极的地方。

    但推开门后的一阵扑面清风,便让鸿蒙小霸王颤了一下。

    或许不仅是清风……

    包括木门被推开后的吱呀声,都如钩子一般把他的过往记忆全部勾了出来,且让他双眸渐湿。

    邪天跨步而入,院落内的景象便呈现开来。

    依旧是平凡朴素。

    没有鸡犬。

    没有农具。

    略显平整的院落里,只有一座陈放各种兵器的木架子。

    木架子看上去有些老旧,却又不似老旧,仿佛屋子的主人时常都在擦拭着,让本该老旧的物件,一直在努力地焕发新意,等待什么归来一般。

    走到木架旁的邪天,下意识地就伸出了右手。

    手掌和木架的轻轻摩擦,不知迸发出了怎样的力量,携着泪水,冲出了小霸王的眼眶。

    泪水金灿灿的,却又是纯纯的,不知蕴含了多少小霸王的儿时欢喜记忆。

    而当邪天的目光,从小院角落堆放的一个木头玩偶上掠过时,无声泣泪的小霸王,终于伤心地哭出了声。

    邪天走向木偶的过程,也是他打量木偶的过程。

    这是一个高不到两尺的木偶。

    饶是不知经历了多少岁月,甚至如今被当做弃物堆放在角落……

    以石雕技艺大成的邪天来看,这都是一个经过精心雕琢的木偶。

    “这,这是我小时候唯,唯一的玩,玩物……哇……是,是六叔他,他给我藏,藏着的……哇……”

    小霸王哭得鼻涕肆流。

    邪天也默默地浏览着那一段被小霸王深深藏起来的记忆片段。

    片段中,他身后老是有不止一个举着鞭子的阴影。

    哪怕那时小霸王的身躯异常矮小,一旦他修炼不对,鞭子就会毫不留情地落下,打得他呲牙咧嘴。

    整个片段,几乎都被永无休止的修行所充斥……

    唯一的例外,便是轮到小霸王去陆风的院落接受教导的那一个时辰。

    那一个时辰,是小霸王最为快乐的时辰。

    因为这一个时辰,他无需接受浩如烟海的修行教授,无需接受变态至极的文战教导,更不会去冲击一个个极限……

    只有被陆风施法遮掩起来的欢乐。

    只有被陆风施法禁制起来的笑声。

    只有被陆风悉心打造出来的玩偶。

    只有被陆风慈爱注视的关爱宠溺。

    虽说长大后他才知道,这一切让他感觉心暖暖的六叔,只不过是长辈们张弛有道所体现出的狡猾,但他毕竟在这里快乐过,欢笑过……

    这些,不是假的。

    所以如今睹着旧物的小霸王,终于在陆风的院落中,崩溃大哭起来。

    就在这时……

    “进来吧。”

    声音,从院落偏厚的屋里传出,显得有些沉闷。

    说话的人,就是陆家的二祖,陆松。

    这位和陆风同一辈分的男人,看上去却像陆风的父辈。

    这种远超岁月积累而呈现的苍老,邪天在和陆松错身而过时就已然明白,陆家劳心最多的,就是这位二祖,同时也是小霸王的二叔了。

    而劳心在此时的体现,便是从陆小小暗喃出那句话到现在,他一直在观察着陆家的少主。

    在旁人看来,陆家在一场弒帝之战中和六位大帝胶着战斗了数年,最终虽然陨落了一位六祖,却成功斩杀了要斩杀的大帝,这是重大的成功。

    但对陆家四位老祖来说,这个成功非但不能让他们松口气,甚至都无法让他们放下手头事,沉浸在兄弟陨落的悲伤之中。

    因为弒帝之战的成功,太诡异了。

    他们比任何人都想知道……

    被浩女掳走的邪天……

    为何会在那个时候出现在那里。

    为何会挡住妙帝的一击。

    而这两个,只是最为表面的东西。

    更深层次的,则是他们如何留下这位陆家少主,从而不至于让风雨飘摇的陆家,真正地分崩离析。

    是的,风雨飘摇,是陆松如今真实的感受,而陆家是否会在风雨飘摇中分崩离析,也全落在了陆飞扬身上。

    可惜……

    他看到了陆飞扬推门而入……

    看到了陆飞扬摩挲着木头架子……

    看到了陆飞扬俯身打量那具六个只擅长战斗的人,揪着头发苦恼打磨出的玩偶……

    却看不到陆飞扬神情的一丝波动。

    他甚至产生了错觉——

    “飞扬之所以回陆家,是因为什么呢……”

    当邪天走进里屋时……

    那个在背后通过各种手段和方式驱动六位大帝,和陆家硬碰硬地来了一场弒帝之战的年轻人,也终于推开了厚重的殿门。

    殿门呜呜,如厉鬼低泣。

    双眸没有焦距的他,仅在外面吹了半夜的风,带入殿内的,却是因为冷到了极致,而变得无声的阴风。

    阴风入殿,虚空,仙灵之气,美轮美奂的殿柱,如镜的地板……一切都在吹拂下变成齑粉。

    年轻人走在这条宛如末世的路上,也觉得自己活在了无尽黑暗的末世里一般。

    “怎么会,这样呢……”

    走到自己常坐的宝椅前,他并未坐下。

    还能让他在此刻继续保持表情的平静不被内心的汹涌狂澜所打破,全赖他的高傲。

    但他的高傲,却在一场他占尽优势的局面下,被击溃得一塌糊涂。

    更让他无法相信和接受的是,击溃他的,不是让他恼羞成怒不顾大局,毅然请动后两位大帝的陆压……

    而是妙帝口中那个被浩女丢入岁月坡,且因此注定灭亡的飞扬兄。

    准确来说,这个飞扬兄还不是上古那个让他尝到唯一一次败绩的陆飞扬,而是——什么都不是的邪天。

    不知在宝椅前凝立了多久,年轻人忽然笑了出来。

    “想不通啊……”

    “但至少我能相同,你并没有进入岁月坡……”

    “妙帝……妙帝?不……”

    “是她……”

    ……

    于轻喃中,年轻人缓缓转身,缓缓坐下。

    他面对的,是被毁灭的大殿,可眼神却跳过了这末世之景,看向了很远很远的地方。

    “所以真正击败我的,是看似疯疯癫癫,实则布局比我更深邃浩远的,浩女姐姐您么……”

    聪明人,总是在跳着思索。

    跳着跳着,他们就会迈过事实,去往虚妄。

    就比如将罪魁祸首四个字放在浩女头上的年轻人……

    也比如将邪天能够离开岁月坡,归结在邪帝身上的浩女。

    “一定是他!除了他,还有谁!”

    浩女傲然地挑了挑眉梢,得意地对邪刃道:“说出来,我嫁给他!”

    邪刃完全不想理会这种愚蠢的答案,继续苦思着邪天为何能离开岁月坡。

    邪月却暗暗嘀咕着……

    “万一是邪天自己……嘶!”

    “修为功法能传承,莫非女人也能传……”

    “唔,应该不可能,不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