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人道至尊 > 第三百五十八章 魔族八祖
    修罗此言一出,在场所有的魔族强者面色都有些难看,一个个心中对修罗极为不爽。

    “没有卵大飞入臭小子,居然敢在我们面前自称英雄。”

    一位修罗族的长老气极而笑,恨不得将他抓过来暴打一顿:“英雄,都是能够活的更久的,早死的哪个是英雄?”

    修罗回头,向他认认真真道:“活得够久的,还有老王八。”

    那位修罗族长老勃然大怒,便要上前将他揪过来暴打一通,钟岳咳嗽一声,轻声道:“修罗族连自家的老祖宗也敢打吗?”

    “老祖宗?”

    那位修罗族长老呆了呆,停下脚步,荒台四周一片哗然,不知多少魔族强者甚至连巨擘也纷纷向修罗看来,难以置信。

    修罗无奈道:“你又何必将我转世的消息捅出去?”

    钟岳悠然道:“魔圣复活,你为了修罗圣族也不得不复活,复活之后还要被自己的子孙后代责骂,修罗公子,我替你不值。诸位,修罗便是修罗圣族的老祖宗,曾在天魔秘境中与魔圣大战,全身而退,我素来佩服敬仰。”

    “我家老祖之灵还在圣地中,不可能转世!”那位修罗族长老硬着脖子道。

    话虽如此说,他也不敢再去找修罗的麻烦,心中还有些暗暗叫苦:“魔圣转世,为了对付魔圣,我家老祖之灵说不定真的转世了……若是他真的是老祖宗之灵转世,那就糟糕了,族内有不少老东西都打骂这个小子,认为他老气横秋,屡屡冲撞长辈……”

    钟岳与修罗不再理会他,两人觥筹交错。突然钟岳笑道:“你我二人在这场恶战前饮酒作乐,还是显得寂寞了。魔族八荒,难道就仅仅你我二人是英雄不成?还有哪位敢上来。与我们共饮?”

    荒台上一片沉默,与修罗和钟岳共饮?许多强者倒是想。但是不敢。

    如果修罗真的是修罗圣族的老祖宗,恐怕在场的没有一个有资格与他共饮。而且摩罗公子恶名远播,魔魔得而诛之,与他共饮便是他的同党,恐怕也没有好果子吃,谁敢上前?

    修罗失望,叹道:“我魔族八荒,真的没有豪杰了吗?”

    “我愿与两位共饮!”

    一个清脆的声音传来。只见一位粉衣少女迈步走上荒台,来到钟岳和修罗身前,见礼道:“吉祥天女见过两位道友。”

    钟岳肃然,修罗脸色微变,两人连忙起身,道:“吉祥天女请坐。”

    荒台上,吉祥圣族的老一辈脸色都变了,心里直犯嘀咕:“吉祥天女?这是我吉祥圣族老祖宗的尊号,这个少女,不会是我吉祥圣族的老祖宗复活吧……”

    吉祥天女还未落座。又听得一声大笑传来:“修罗,吉祥,我岂能让你们专美于前?我若是不出来。外族还以为我魔族没有了豪杰!”

    一位红皮红须赤发如火的大汉登上荒台,形如恶鬼,但是却极为豪迈,躬身见礼,声如洪钟,笑道:“阎摩见过诸位道友!”

    突然又有一个阴柔的声音响起,笑道:“阎摩师兄,还记得阎罗否?”

    又有一位年轻魔族炼气士登上荒台,此人绿皮绿须绿发。也长得如同恶鬼一般,阴气弥漫。空气似乎都被冻结得要凝固一般,登台笑道:“阎摩阎罗。两万年前是一家,阎摩师兄还记得兄弟吗?”

    “摩罗魔圣一战,我就算不能参战,也需要观战才是。”

    又有一位女子登上荒台,娇笑道:“今日也是故友重逢之日,罗刹女见过诸位道友,见过摩罗公子。”

    又有一男子头顶红色魔日徐徐走来,幽幽道:“你们都出来了,我若是东躲西藏,岂不是让你们耻笑?阿修罗见过摩罗公子,公子切莫小觑我魔族八荒。”

    “今日盛事,见证双雄相争,夜叉也难以免俗。”

    又有一少年走来,如同狰狞厉鬼,笑道:“但愿你们还能给我留下一杯酒水。”

    又有一象首女子走来,笑道:“天象玄女见过诸位,见过摩罗公子。”

    钟岳一一还礼,请众人落座。

    修罗脸色阴晴不定,突然哈哈大笑道:“难得故友重逢,便不计较你我之间从前的恩怨了,改日再来清算。今日是摩罗公子与魔圣一战,我们不要喧宾夺主。来,你我共敬公子一杯!”

    八位年轻男女一起举杯,各种笑声汇聚在一起,齐声笑道:“敬公子一杯!”

    钟岳举杯,一饮而尽,八位年轻男女也举杯畅饮,众人亮杯哈哈大笑。

    他们九人大笑,但是荒台上的那些八圣族的巨头巨擘却脸色都变了,小腿肚子都在颤抖,一位巨擘喃喃道:“这八位少年少女牛气哄哄,就差没有在脸上写着我很牛,他们不会便是我八圣族的老祖宗吧?”

    “难道我们八圣族的老祖宗都复活了不成?不可能,不可能,如果他们都复活,怎么会连一点消息都没有吐露给我们……”

    “八位老祖宗若是真的转生,此刻还与摩罗公子谈笑风生,那么摩罗与魔圣一战之后,还要不要杀他?”

    ……

    修罗举杯,高声吟道:“今日把酒言欢,来日兵戎相见!摩罗公子,你若是能够从魔圣手底下保住性命,逃过我八圣族强者的绞杀,说不定将来你我还会再见!那时我们便不是友,而是仇寇!希望那时,公子不会念在今日情面而手下留情!”

    钟岳肃然道:“修罗公子说的是。改日兵戎相见,我必不会留情,必会竭尽所能,送诸位道友上路!”

    众人抚掌大笑,连声道:“快哉,快哉!”

    荒台上,八圣族所有强者都是松了口气,几位巨擘对视一眼,也各自放下心来。心道:“八位疑似老祖的少年少女说出这话,是表明他们的态度,他们固然敬佩摩罗公子的豪气。但也知道轻重,恩怨分明。不会阻拦我们击杀摩罗这个外族!”

    “魔圣到了!”

    突然有人惊呼,钟岳与修罗等人各自放下酒杯,纷纷循声看去,只见半空中霓虹道道,魔气条条,如同天女挥袖铺出的彩带,铺就条条大道。

    一阵阵兽吼声传来,但见八匹异兽奔腾。拉着一辆宝辇踏着魔气铺就的空中大道飞驰而来,那八匹异兽都是同种,鸟首马身豹尾龙爪,鸟首有三颗,三颗头并列,神骏异常。

    那辆宝辇停下,魔圣掀开车帘,与魔后一起走出。

    “魔圣可不如你威风。”天魔妃在钟岳耳畔吃吃笑道。

    钟岳微微一笑,没有起身,修罗等人也没有起身。而是冷眼相看。

    突然一位巨头冷声道:“魔圣,你居然真敢来到荒城,你设下三重祭。引诱我八部圣族的八位巨擘入伏,害死不知多少魔族弟子,今日这荒城,便是你的埋骨之地!”

    阎摩圣族的一位巨擘起身,陡然间气势绽放,恐怖的威压镇压全城,冷冰冰道:“魔圣,黑泉关数十万性命,全都被你血祭。就算你是八圣族共尊的圣,也必须要处死。”

    又有一位巨擘站起身来。淡然道:“你倒行逆施,残害忠良。还杀了龙族五老,祭掉龙族五口神兵,让龙族向我魔族发难,我八部圣族承受极大的压力。今日,无论如何你也难逃一死!”

    荒台上,诸多强者七嘴八舌,连连数落魔圣的罪状,魔圣脸色淡然,走下宝辇来到荒台之上,面色平静的扫了四周的强者一眼,嘴角动了动,露出一丝讥讽之色。

    “你们……算什么东西?若非摩罗破坏了我的大计,你们现在便不是这幅嘴脸了,而是跪在我的脚下,脸上堆满谄笑了。”

    他脸上讥讽之色更浓,突然脸色一寒:“就算我没落如斯,你们这些所谓巨擘还是不敢向我出手,反而要借助一个外族试探我还有哪些本钱。堂堂的魔族,与神族对抗无穷岁月的辉煌种族,种族的气运居然落到你们这些蠢物和无能之辈的手中,我真替列祖列宗蒙羞。”

    诸多魔族巨擘、巨头脸色铁青,气得手足颤抖,却不敢上前。

    钟岳侧头向天魔妃笑道:“这才叫威风,你的把戏对魔圣来说只是小孩子的玩意儿。”

    “倘若魔族落在我的手中,不出百年,我必将让魔族大兴,一统天下,奴役其他各族。怎奈天意弄我,生出一个摩罗坏我大计。”

    魔圣嗤笑一声,迈步向钟岳走来,微笑道:“摩罗公子,我瞧不起他们,但却瞧得起你,所以我今日与你在此地公平一决,不论胜败,只论生死!”

    魔后娘娘面色紧张,紧紧的牵着他的手,对他很是担心。

    “摩罗公子,这些尸位素餐之辈瞧不起你,认为反手之间便可以取你性命,而我却知道你若是成长下去必会成为我魔族的生死大敌!”

    魔圣轻轻抽出手掌,气息绽放,惨烈的气势爆发,显然是有死战的决心,朗声笑道:“我生为魔族,有无穷野心,要吞并各族,一统八荒完成前世未竟的大业。既然我的大计被你破去,做不了统治天地的主宰,那么今日,我便替魔族斩你,以我有用之身,为我族争取一个未来!”

    诸多巨头巨擘一个个变了脸色,怒斥道:“放肆!我魔族何须用你这叛徒为我族争取未来?”

    “少往自己脸上贴金!你没有毁掉各族,便已经是我族的大幸了,我魔族的气运,不用你争!”

    ……

    魔圣充耳不闻,抬起手来,目光凝视钟岳双眸,轻声道:“摩罗公子,请!”

    “为魔族争取一个未来?”

    钟岳起身,肃然起敬:“这是义士壮言,值得尊敬。魔圣,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