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人道至尊 > 第二百九十九章 离心(月底求月票!)
    几个雷湖氏弟子上前,将雷山架起,搀扶下去。

    “雷廷长老这么对雷山长老,有些过了,他这话有媚外之嫌,有辱门楣……”

    殿内诸位长老、堂主都觉得有些心塞,纷纷向虞大长老看去。在他们看来,这时候应该虞大长老说话,斥责雷廷,指责他摇尾乞怜,然后义正言辞的反驳这些外族,维护钟岳和丘妗儿。

    这才是剑门门主应该做的事情!

    虞大长老沉吟,依旧没有说话,雷廷却又自开口,看向钟岳和丘妗儿,笑道:“钟山氏、丘坛氏,两位镇封堂主,今日这事你们应该站出来,给重黎神族、孝芒神族等友族一个交代吧?记住,今日是大喜之日,不能因为你们而坏了我剑门与外族的友谊。”

    丘妗儿心中只觉有千百般委屈,正要到场中解释各大神族、魔族联手追杀他们一事,钟岳抬手挡住她,淡淡道:“雷廷长老,门主没有开口,你算什么东西,也配让我们交代?”

    “大胆!”雷廷长老动怒,气势陡然绽放,金顶大殿之中顿时雷霆滋生,滚动的雷音来回震荡。

    他的气势强横可怕,不愧是法天境的长老,威风凛凛,如同神人一般,向钟岳压迫而去。

    “大胆的是你。”

    钟岳顶着他的威严气势,冷哼一声:“雷廷,这里是什么地方?剑门金顶大殿,举头三尺有神灵的地方,我剑门的第一代门主之灵在上面看着,你还敢咆哮?再有忤逆,神灵斩你这个不肖子孙!”

    雷廷长老吓了一跳,急忙向头顶看去,眼中露出怯色,不觉散去自身的雷霆。

    幽泉二老、阴晴圆缺等巨擘也是脸色微变,抬头打量大殿的金顶。

    剑门金顶大殿,第一代门主的神灵在殿中沉睡。的确是一个大杀器,若是这尊神灵被唤醒,恐怕这里便会变成一个恐怖的战场,染血的战场。

    雷廷长老心有不甘。但却放低了声音,冷笑道:“你得罪了外族的友人……”

    “友人?”

    钟岳哈哈大笑,森然道:“孝芒神族阴晴圆缺杀我剑门水子安水长老,你当他们是友人?重黎神族、孝芒神族、魔族、夔龙神族、山神族、龙族、当扈族、鸣蛇族、兕族,这些种族屡次追杀我。追杀剑门的堂主!你不为自己说话,反倒责罚自己人,你背叛人族,背叛剑门,背叛祖宗教诲,背叛剑门圣训,其罪当诛!”

    雷廷长老怒笑道:“你咆哮金顶圣殿……”

    钟岳一步踏出,震动圣殿,冷冷道:“外族来势汹汹,图谋不轨。在我剑门金顶圣殿要诛同门,要诛剑门堂主,你身为长老会的长老,不分青红皂白,便要伙同外族诛同门,门主在此,你不问门主擅自做主勾结外族残害同族,窜上跳下,新门主尚在,你是要造反吗?不诛你。诛谁?”

    他一口气说出这么长的一段话,字字诛心,声音越来越响,越来越洪亮。一声喝,金顶圣殿回音嗡鸣,似乎有无数声音在齐齐喝问,振聋发聩!

    雷廷长老气势竟然被他压下,额头冷汗滚滚,怯懦道:“我……”

    钟岳呵斥:“你给我闭嘴。跪在一旁听候发落!”

    雷廷长老双膝一软,便要跪下,突然醒悟过来,连忙直起腰杆,气极失笑:“小辈,险些便被你糊弄过去了,你又不是门主,胆敢呵斥我,已经是忤逆。何况,你还没有交代屠杀友族一事……”

    水子正呵呵笑道:“镇封堂主真是口齿伶俐,不过圣殿不是你搬弄是非之地。友族前来道喜,恭贺新门主上位,不能不给友族一个交代。”

    孝阴淡然道:地,可不是木头。虞门主,你们剑门有些太乱了,区区一个小小的堂主,便敢让长老跪下认罪,若不处置,贻笑大方。”

    虞大长老面色微沉,沉声道:“镇封堂主,我剥夺你镇封堂主之位……”

    “我乃是老门主一手提拔的镇封堂主,除非长老会十长老一起弹劾,或者门主亲自下令,才能治我的罪,夺我的权。虞大长老,你还不是门主。”

    钟岳面不改色,道:“门主,披上法袍还不行,还需要掌控神剑,手持授印,得到剑灵、神灵认可,祭祀天地。虞大长老,你只有法袍,风门主还未将授印、神剑给你,你也未祭祀天地,你也不曾得到大自在剑气的真传,所以你还不是我剑门真正的门主。真正的门主,还是风门主!”

    虞大长老脸色微变,看向风无忌,目光落在他手中的神剑和授印上。

    风无忌只给了他门主的法袍,但授印和神剑都还在风无忌手中,而且祭祀大典也不曾举行。没有神剑,没有授印,没有得到剑灵、神灵的认可,没有得到大自在剑气,他只披着一袭法袍,也就是只相当于挂着一个虚名,随时都可以被风无忌剥夺这个虚名!

    钟岳躬身,向风无忌施礼,道:“风门主,我是否有罪,还请门主定夺。”

    风无忌的脸色微变,顿知钟岳在分裂他与虞大长老的关系,不过神剑倒还罢了,但授印关系到他能否得到剑门地底的那件宝物,万万不能交给虞大长老。

    虞大长老见他沉吟,脸色再变,低声道:“风贤侄……”

    风无忌眼角跳了跳,哈哈一笑,将腰间的神剑取下,上前送到虞大长老面前,恭恭敬敬道:“是弟子疏忽,忘记将神剑交给门主。”

    虞大长老抓住神剑,目光落在他腰间的授印上,道:“这块授印……”

    风无忌岂能将授印给他,默默退下,心道:“虞长姬,就算你记恨这授印也不能给你,你记恨也罢,反正这剑门覆亡在即,你也没有了用处……”

    虞大长老目光紧紧盯着他,突然笑道:“神剑在我手中,今日便举行祭祀天地的大典,请诸位与我做个见证!镇封堂主。你扰乱圣殿大会,我便惩戒你,剥夺你堂主之职,长老会与友族一起会审定罪!”

    孝圆冷冷道:“这等犯上作乱之徒。还审什么?必须要处死,以儆效尤!”

    雷廷长老点头,道:“为了平息友族之怒,必须要处死!”

    “孝圆师姐稍安勿躁。”

    虞大长老扫视一周,沉声道:“诸位长老与我一起解封镇印。将其烙印驱除,再择一位镇封堂主!”

    水子正、雷廷等几位长老纷纷称是,走上前来,桃林氏长老桃心怡、丘坛氏长老丘镇与田风氏、君山氏的长老都沉默不语。

    虞大长老微微皱眉,看向这四位长老:“诸位这是何意?”

    田风氏长老田真如摇头道:“日曜灵体,逆开五轮,这等人杰,我剑门不保护倒也罢了,居然还要讨外族的欢心惩罚他,让我不解。”

    虞大长老冷冷道:“你老糊涂了。自己辞去长老会职位吧。”

    田真如叹了口气,取出一块长老印丢在地上。

    虞大长老看向丘坛氏丘镇长老,丘镇长老哈哈大笑,将长老印结下扔在地上,笑道:“我得到消息,小虚空神话榜多了一位人杰,便是钟山氏,这等人物必让我剑门大放异彩。这长老会的位子,丢掉也罢!我的印丢在这里,丘坛氏的族人谁敢捡起来。给我滚出丘坛部落!”

    虞大长老眼角抖动,看向桃林氏桃心怡,老太太丢掉长老印,冷冷道:“虞大。我与你几百年情谊,一刀两断!看你这个孤家寡人,会有什么下场!”

    虞大长老冷哼一声,看向君山氏长老君五梅,君五梅丢出长老印,一言不发。

    黎山氏长老黎攀花迟疑一下。她原本支持虞大长老担任门主,此刻也不觉有些动摇,上前道:“虞师兄,你我几百年交情,若是你今日收回成命,下令干掉这些外族巨擘,以血来奠定门主之位,**位外族巨擘的性命,这是不世之功,将来你必然青史留名,剑门上下世代传唱。你若是执意要将钟山氏交给外族,我恐你死后也要背负骂名……”

    虞大长老闻言,颇为心动,突然醒悟过来:“我若是留着钟山氏这些小辈,将来他们成长起来,我岂能镇得住他们?到那时,我还不是落得一场空,什么也捞不到?”

    “攀花师妹不必多说,我意已决,必须要给外族友人一个交代,还他们一个公道!”

    黎攀花露出失望之色,将长老印丢下,摇头道:“还他们一个公道?我剑门公道何在?虞师兄,你何必如此,你已经有几百年的美名,为何不爱惜?你若是装成好人,何不装到老死的那一刻……”

    虞大长老大皱眉头,目光从桃林、丘坛、黎山、君山、田风五大氏族其他长老面上扫过,那些长老一个个面色冷淡,显然都没有捡起长老印的意思。

    虞大长老气极失笑,失望道:“几百年的情分,居然比不上一个小辈?你们太让我失望了。”

    幽老目光闪动,突然笑道:“既然他们不愿做这个长老,不如我们勉为其难,做你们剑门的客卿长老,不知虞门主意下如何?”

    虞大长老心中微动,五大氏族已经不再支持他,他的地位岌岌可危,他现在的力量,难以镇住这些氏族。若是让这些外族做客卿长老的话,倒可以借助这些外族之力,保住自己的地位!

    “好,有劳诸位了。”虞大长老狠心道。

    华珍夫人笑容满面,咯咯笑道:“不过剑门镇封堂镇压着我族的前辈,这可不是友好的举动,既然我们是剑门的客卿长老,那么还需将我族的前辈放出来才是。不如,就让镇封堂主戴罪立功,带我们前往镇封堂罢。”

    圣殿中,诸多长老、堂主失望万分,桃心怡老太太豁然起身,顿着拐杖厉声道:“虞大,你这是逼我们造反吗?”

    “造反?”

    泉老冷冷道:“不听门主的话倒也罢了,居然还要造反!虞门主,还是让我们帮你肃清身边的反贼罢!肃清了他们,剑门上下一心,那时虞门主才是真正的门主!”

    双方杀气腾腾,一触即发,虞大长老脸色阴晴不定,心中纠结挣扎,过了片刻他脸色恢复如常,正欲下令,突然钟岳开口,朗声道:“诸位稍安勿躁,我带他们去镇封堂便是。把镇印给我!”

    圣殿中,众人依旧在对峙,各种气势碰撞,风雨飘摇。

    风无忌起身,咳嗽一声,从各种气势之间穿过,将镇印交在钟岳手上,笑道:“我也有亲人被镇压在镇封堂中,需要走上一遭。钟堂主,请。”

    月底啦,求月票!(未完待续。)

    (本书采集来源网站清晰、无弹窗、更新速度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