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武侠 > 不死神凰 > 第一千一百五十三章无尽魔渊
    “可就这样把麟祖祖庭给方烈,那也太便宜他了吧?”清虚道祖皱眉道:“要不,我们三家联手,算他一份?”

    “那昆仑道祖怎么办?”鸿蒙道祖无奈的道:“他可是中间人的身份,这么大的好处让他遇见了,你觉得他能当看不见了吗?”

    “该死的,那要不咱们四家分?”清虚道祖无奈的道:“反正分成四分,也有不少呢!”

    “你似乎把佛门给忘了!”鸿蒙道祖苦笑道:“这次的事情,佛门明显插了一手,现在咱们讲和,拿出这么大的好处,岂能甩开佛门?就算咱们想,昆仑道祖也不会同意的。”

    “这倒也是,昆仑那个人,的确比较会做人,讲义气,绝对干不出吃独食的事情!”清虚道祖无奈的道:“可要加上佛门的话,就要分成五份了?明明是咱们的宝贝,咱们却只能得1/5,这叫什么事儿啊?”

    “呵呵,话可不能这么说,且不说咱们这次的确理亏,就算是没有他们插手,你我二人也未必可以轻易得手!”鸿蒙道祖笑着道。

    “嗯?”清虚道祖顿时就奇怪的道:“你这是何意?莫非麟祖祖庭的位置还有些麻烦?”

    “不是有些麻烦,是巨大麻烦!”鸿蒙道祖苦笑道:“从我得到的秘辛里看,麟祖祖庭应该靠近无尽魔渊。”

    “靠,竟然是那个鬼地方?怪不得我这些年走遍大江南北,也没有感应到麟祖祖庭的位置,敢情是这么回事儿!”清虚道祖一脸郁闷的道。

    清虚道祖手上有麟祖的断角,按照道理来说,他只要靠近麟祖祖庭,就能感应出来。

    所以,为了找寻麟祖祖庭,清虚道祖这些年没少在外面四处乱跑,可是仙界太大了,哪怕他是道祖,想走一遍也无比困难,几乎是不可能的事儿。

    而鸿蒙道祖虽然有麟祖祖庭的大体位置,可是想倒出来也属于不可能的事情,除非他有麟祖身体的)件,才能感应出详细的位置。

    可就算是两位道祖合力,你要耗费不少时间才能在无尽虚空之中,确定麟祖祖庭的准确位置,这就有可能耗费百万年的时光。

    然而,找到麟祖祖庭,和打开麟祖祖庭,又是完全不同的两回事,那毕竟是一位道祖的祖庭,哪怕主人不在家,也拥有极为恐怖的防御能力。

    正常情况下,两位道祖合力,都未必可以打开一座空的祖庭。

    更何况,开启祖庭是何等大事?肯定会产生不小的动静,到时候,不知道会吸引来多少妖魔鬼怪。

    哪怕清虚道祖和鸿蒙道祖都是仙界顶尖的人物,也绝不可能抵挡那么多的牛鬼蛇神。

    所以正常情况下,想要取到麟祖祖庭之内的宝贝,仅仅依靠两位道祖是不够的,除非他们有麟祖承认的嫡系传人。

    就好像方烈,方烈属于继承祖庭。

    但是这一次,他们却要如同强盗一般,强行破开祖庭,盗取人家的宝贝,完全是两回事儿。

    鸿蒙道祖微微一笑,随后道:“打开麟祖祖庭本来就不是简单的事情,你我肯定需要帮手。再加上无尽魔渊里还有三位魔祖,那三个家伙也不可能坐视我们取宝。故而,找寻外援那是势在必行之事,与其便宜了别人,倒不如便宜了方烈他们,还能化解一下这次的恩怨,反正算起来,咱们两个并不吃亏!”

    “说的有理,想要快速打开麟祖祖庭,至少要四位道祖同时出手成行,而无尽魔渊里的三个家伙,只怕也要分出两个人才能挡住!”清虚道祖皱眉道,“可能到时候还得再请个人!”

    “呵呵!你难道忘记了?佛门可是有三位佛祖,他们这次算是粘了咱们的便宜,想要分同样的宝物,那么多出一个人也就是合情合理的!”鸿蒙道祖说道:“另外值得一提的麻烦是,无尽魔渊的三个家伙虽然强横,可战斗毕竟是在咱们这一边进行的,天道法则笼罩之下,我们以二敌三都有不小的胜率。但是,他们手下有无穷无尽的魔崽子,而那个地方距离他们那么近,勉强可以算是他们的主场,这就有些麻烦了!”

    “的确如此,我肯定不可能把我的门下弟子带过去,就算拼赢了也得,损伤大半,实在太不划算了!”清虚道祖随后道:“对了,方烈的混元无极大阵,似乎最擅长对付群攻,如果到时候有他坐镇,再配合一个以强横的道祖,绝对可以抵挡无尽魔渊的所有兵马!”

    “的确如此!”鸿蒙道祖说道:“看来,我们这次无论如何都要和方烈讲和了!”

    “那好吧!我亲自跑一趟!”清虚道祖随后略显歉意的道:“只不过,即便是从此停战,你的九华天池只怕也要不回来了!”

    “唉!就当买个教训吧!”鸿蒙道祖一脸无奈的道。

    说完,鸿蒙道祖的身形便逐渐消失。

    清虚道祖见状,忍不住长叹一声,也有一点儿吐死狐悲的感觉。

    他随后忍不住自言自语的道,“幸亏这次倒霉的是鸿蒙道祖,如果方烈第一个找上我,只怕我也要吃一个大亏呀!这该死的左道之祖,都是他害的,我们两个跟着丢人现眼!以后要有机会,定然要让他好看!”

    说完,清虚道祖也消失不见。

    然而,就在清虚道祖消失之后不久,这处空间的某个地方却突然冒出一股青烟,随后就化作左道之祖的身形。

    原来,左道之祖似乎早就料到清虚道祖和鸿蒙道祖会背着他商议事情,所以提前就偷偷摸摸的在这里设置了一道特殊的禁制,并留下自己的一缕分魂。

    结果就是,鸿蒙道祖和清虚道祖的所有规划,都被左道之祖听到耳朵里,尤其是清虚道祖最后几句怨言,更是让左道之祖恼怒不已。

    他随即便冷笑道:“我就知道这两个混蛋靠不住,被方烈这个小辈一威胁,就吓得魂飞魄散,竟然要对一个晚辈卑躬屈膝,叩首求饶,简直是丢人现眼!哼,还想密谋甩开我,和方烈一起分享麟祖祖庭?真是可笑至极,既然你们不仁,你就别怪我不义,本座这次,定然要让你们,偷鸡不成蚀把米!”

    说完,左道之祖的虚影也随即崩溃,彻底消失不见。

    数日之后,昆仑道祖的神念分身,正在护送方烈的大罗仙宫回归。

    忽然,清虚道祖的一缕神念分身就在虚空之中拦住他的去路。

    昆仑道祖还以为对方是来打劫的,立刻就戒备起来,同时冷笑道:“怎么?想打劫吗?可你这次却没蒙住脸啊!”

    清虚道祖被昆仑道祖讽刺的老脸一红,都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

    要是换个场合,清虚道祖早就恼羞成怒了,可是现在,理亏的他也只能苦笑一声,说道:“昆仑道友何必如此呢!我这次来可是带着善意的!”

    “哼!”昆仑道祖冷哼一声,说道:“如果你所谓的善意,就是想让方烈放弃仇恨的话,那你最好免开尊口,反正我是不可能帮你说情的!”

    “别这样啊!”清虚道祖无奈的苦笑道:“咱们有话就不能好好说吗?不管怎么说,你我二人也算是共同并肩战斗过的战友吧?”

    “你还知道我们是战友?”昆仑道祖听见这话,反而更加暴怒起来,直接怒吼道:“有你这样对待战友的吗?为了抢我徒弟的宝贝,就卑鄙偷袭杀我徒弟,还还灭了她满门?你可真是我的好战友啊!”

    清虚道祖瞬间老脸通红,尴尬的简直都想死了,他只能愧疚的道:“我的错,都是我的错,是我被左道之祖忽悠了,以至于一时鬼迷心窍,还望道友看在往日的情分上,给我一个机会行不行?”

    清虚道祖知道,想要和解,那就肯定不能抵赖,至少名义上的赔礼道歉是肯定少不了的,就这样才能让昆仑道祖看到自己的诚意,消一消心中的怒火。

    如果不让昆仑道祖把火气消除,他又怎么可能去劝说方烈呢?

    所以,尽管清虚道祖感到异常憋屈,也只能舍下这层面皮,给昆仑道祖赔礼道歉。

    堂堂一位道祖,能够做到这种地步,那无疑就已经是非常有诚意,非常给面子了。

    所以昆仑道祖听了这话之后,脸色顿时好看了许多,冷哼一声道:“你啊,让我怎么说呢!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是啊,早知道你徒弟的男人那么厉害,打死我也不这么干啊!”清虚道祖也跟着憋屈的道:“我还好一点,只是少了一层脸皮而已,那鸿蒙道祖却是赔了夫人又折兵,最大的支脉洪都仙宫愣是被方烈夷为平地,连九华天池都丢了!那小子也真是够狠的呀!”

    “哼!”昆仑道祖直接冷笑道:“你杀了人家老婆,灭了人家满门,还不让人家报仇啊?行了,废话少说,赶紧说明来意吧?”

    “还能有什么来意?找你来和解呗?”清虚道祖急忙道。

    “能让你低头服软,方烈也算是头一份儿了!既然你们做到这程度,我倒也可以劝劝他,只不过,那小子脾气倔,我不保证能劝得住他!”昆仑道祖无奈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