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武侠 > 不死神凰 > 第六百零五章半仙降临
    对别的围观者,方烈倒是无所谓,但是东昆仑和大雷音寺,却是让他极为不爽,甚至都想找点事收拾他们一番。

    只可惜这些家伙也知道方烈不待见他们,全部都躲在最远的地方,远离人群,弄得方烈想找事都难以找到借口。总不能直接打上去啊?至少在诛仙这边没解决之前,方烈还不想再节外生枝。

    当然,除了其他宗门之外,墨门也肯定派了人,这次来的乃是一个墨家的火劫真人,他孤身一人,根本就不是来支援方烈的,简直就和看热闹一样。

    甚至来之后,都只敢偷偷摸摸的和方烈接触,悄悄送上一封墨千寻写给方烈的亲笔信。

    没办法,实在是墨门总部离这里太远,除非大局出动,不然根本派不出太强的人手。

    勉强派过来,估计也打不过诛仙,只能是给人家送菜的。

    以墨千寻的老奸巨猾,自然是不太可能犯这样的错误。事实上,这次墨千寻也有被坑爹的感觉,给方烈的信上,几乎全部大骂

    原本墨千寻以为,方烈找他借取智字令,是为了追杀普通宗门的雷劫真人,可是谁成想,方烈竟然是要和诛仙开战

    其实得到消息的时候,墨千寻简直连死的心都有了。其他宗门,有家有业,墨千寻谁都不惧,但是诛仙弑神,是隐藏在暗处的毒蛇,不能一下子打死,就后患无穷。

    方烈的确是有不死之身,天不怕,地不怕,可是墨门诸多强者没有啊?万一触怒了诛仙,不杀方烈了,专门找墨门的高层暗杀,那谁受得了?

    如果早知道方烈要找诛仙开战,别说区区一件八阶法宝,就是给他几件九阶法宝,墨千寻也不会同意的。

    但是,随着内奸的消息传来,让事情又有了新的变化,因为方烈找到的证据,一下子就把诛仙推到了所有宗派的对立面,成为天下公敌,如此一来,诛仙是焦头烂额,自顾不暇,哪怕被方烈狠狠挑衅甚至打击,也抽不出手来对付墨门。

    也正是因为这个,再加上诛仙的确先找墨门麻烦,让墨门师出有名,所以墨千寻才只是狠狠痛骂了方烈一顿,而没有收回智字令。

    相反,墨千寻在信的最后,严厉要求方烈,务必给予诛仙沉重打击,给他们的打击越重,就越是让人看清他们的兹弱,就越容易出现宗门联合起来剿灭诛仙的情况。

    而一旦到了那个地步,无论最终结果如何,诛仙都会遭受重创,以至于无力报复墨门。

    而如果方烈就此放过他们,那才是真的坏事,诛仙现在都要恨死方烈了,只怕在搞定自身麻烦之后,第一件事就是大肆报复。这就是打蛇不死,反受其害的最好例子。

    得到了墨千寻的授权,甚至是直接命令,方烈也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因为他知道,此事爆发出来之后,墨千寻要是不支持他,随时随地都可以将本命法宝智字令调走。

    而一旦失去了智字令,依靠不能杀人的仁字令,方烈就算是有通天的本事,也没办法给予诛仙重创,最多就是自保而已。

    可是现在,方烈得到了墨千寻的最高授权,就什么都不需要害怕了,墨门最强的两大九阶法宝都归他使用,天底下谁还能挡得住他?

    方烈收了信之后,信心暴增,示意那位送信的长老回去,免得在这里碍手碍脚,然后他便继续在宝楼上吃喝玩乐,没事再羞辱一下枯魔真人,以及他背后的诛仙,完全就是一副有恃无恐的模样。

    看到方烈这个样子,周围围观的人都忍不住为之色变。

    枯魔真人可不是普通人,在大陆上,任何的火劫真人都算是有头有脸的大人物了,即便是半仙都多少要给几分颜面,不可能随意指使。

    而枯魔真人更是魔道巨孽,死在他手上的修士凡人,只怕都要以百万计,走到哪都是凶威赫赫。

    可就是这样一个大人物,现在却落得如此凄凉的境地,被方烈扒光衣服,倒吊在楼顶上,皮肤上还写上嘲讽诛仙的字句,没事方烈就让他唱个小曲取乐,唱不好就狠狠抽他几鞭子。

    尊严尽丧,颜面无存,简直比狗都不如。

    他不是不想反抗,甚至数次都想咬舌自尽,但是可惜,都失败了,方烈两个分身死死盯着他,怎么可能让他死的了?

    而各式各样的酷刑一上,什么逆转经脉,寒火炙烤,毒虫噬体,等等等等,都是历代最可怕的刑法。别说这个贪生怕死的老魔头了,就是真正的铁人只怕都撑不住。所以到了后来,老家伙已经彻底怕了,让他狗叫就狗叫,叫他骂诛仙,就肯定是破口大骂,不敢丝毫的迟疑。

    按照道理来说,方烈如此酷刑对付一个被废掉的老人,只怕早就引起公愤了。

    但是没想到,围观的人大部分竟然都是一副活该的表情,即便是正道修士,也仅仅皱眉而已,丝毫没有于涉的意

    没办法,实在是这枯魔真人的名声太臭了,他表面上出身白骨宗,为了炼制强大的白骨傀儡,曾经用卑劣的手段,下毒暗算过一个中立的中型宗门。

    满门上下近万弟子,全部杀戮一空,将其两个火劫真人级别的太上长老炼制成骷髅卫士。

    据说,为了增加骷髅卫士的威力,他甚至当着二人的面,将其满门弟子一个个孽杀至死,让两人的怒气和怨念达到极致之后,才一举灭杀。

    类似的事情,这家伙没少于,所以枯魔真人凶名赫赫,却也是罪大恶极,但凡有点良知的人都恨不得将其挫骨扬灰。

    所以方烈哪怕完全不拿他当然看,直接往死里整,别人也只会说活该,最多加上一句恶人自有恶人磨,却没有任何正道修士出来制止。

    事实上,方烈也不是狠心的人,之所以对这家伙如此下毒手,是因为他在搜魂找寻机密的时候,知道了这家伙曾经于下的罪过,看着那累累罪行,方烈实在是没法忍了。

    甚至都觉得将其杀掉都是便宜他,所以方烈搜魂都只进行了一半,没有让他变成白痴,然后就开始用各式各样的酷刑惩治他,羞辱他。

    方烈这么做,其实仅仅只是想给惨死在枯魔真人手上的人出气,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越是施展酷刑,就越是觉得畅快,似乎念头都变得通达了。而且最为关键的是,似乎在冥冥之中,有个大意志都对他的做法表示高兴,而大意志的心情甚至影响到了方烈,让他背后的道德两字,都隐隐有种灼热感。

    方烈不清楚是怎么回事,问老鸟,老鸟也表示完全不知道,于是方烈也就没有再当回事,但收拾枯魔真人的时候,却是越发上进了,几乎到了每天不抽这家伙一顿,就没办法吃好饭的地步。

    转眼间,距离上次的刺杀就又过去了一个来月。

    这一天,方烈啃完一只鸡,正想在枯魔真人身上找点乐子,突然,一股恐怖的力量便从远处出现,传过来一股可怕到极致的气息。

    随着气息降临,原本晴朗的天空都变得暗淡下来,同时狂风大作,吹得满地都是飞沙走石,小小石子打在枯魔真人身上,劈啪作响,甚至都打出血来了,疼得枯魔真人不停的哀嚎,求方烈救命。

    只可惜,这个时候,方烈已经顾不得他了,他想吊的大鱼已到,枯魔真人的死活就变得无关紧要,他才懒得救这种人渣呢

    方烈随即便抬起头,依旧端坐在楼顶上,远望那股力量传来的方向,暗自冷笑道:“终于来了吗?这样的气势,比掌教也差不太多了,只怕也是半仙之流,诛仙竟然为我一个气海修士,出动半仙?还真是看得起我啊”

    而这个时候,周围的人也都惊慌起来,他们原本也哦度以为,对付方烈这样的后辈,诛仙撑死也就派遣雷劫真人而已,所以才躲出去千里之外,差不多就可以逃出雷劫真人大阵战的范围了。

    可是他们却万万没想到,诛仙竟然如此不要脸,直接派遣了一个半仙前来。

    半仙之战,动辄就摧毁数万里方圆的大地,而他们距离战场才千里左右,方烈啦了那么大的仇恨,万一半仙大人一怒就全力出手,他们这些围观群众不也要跟着倒霉吗?

    想到这,那些人哪里还敢呆着啊?数十万人立刻一哄而散,猪突狼奔,哪怕就算是雷劫真人,也赶紧逃命,有多远逃多远,再也不敢看热闹了。

    而方烈这个时候,看着那些哭爹喊娘,玩命逃跑的观者,一副无比狼狈的样子,竟然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可是方烈笑声都还没有消失,一个有些恼羞成怒的声音就传了过来,“死到临头,你还有心思在这里开怀大笑?方烈啊方烈,我是该说你什么好呢?你小子怎么就这么没心没肺?”

    随着话音落下,一个极度枯瘦,宛如骷髅一样的可怕家伙,便凭空出现在方烈的面前,离着方烈都不过十丈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