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武侠 > 不死神凰 > 第四百零二章暗中算计
    尽管东昆仑是正道里,战力最强的宗派,但是却也没有能够达到一手遮天的地步。

    事实上,在当今世界,魔道势力高涨,要超过正道,所以正道之间,哪怕有所争执,也都是以和平为主,不敢掀起大规模的内斗,否则的话,就是其他正派宗门也不会答应。

    在这种情况下,双方的争执也就有了一定的默契。那就是,有理的一方通吃,没理的吃亏也只能受着。

    当然,所谓的有理可不是光凭嘴上说的,必须拿到铁证才行。

    就比如这次,如果老鸟没有得到神髓,反而把剑堡给拆了,那么它就是理亏的一方。

    人家肯定会追究剑堡被灭的责任,而墨门便是理亏的一方,必须要给人家一个交代。要是敢不从,就是坏了规矩,其他宗门都会对墨门施压为的就是防止正道火拼,从而给魔道创造机会。

    但可惜的是,鸟爷得到了神髓,那么如此一来,剑堡就是理亏的一方了,哪怕剑堡损失惨重,他们也只能认了。

    就算是闹起来,也只会让东昆仑丢人现眼,其他正道宗门都会嘲笑的。甚至还会在关键时刻帮助墨门对东昆仑施压。

    显然,东昆仑还没有能力对抗这么多宗门,所以这次的亏,他们算是吃定了。

    而究根结底,吃这个亏的最大原因,就在于剑堡堡主的贪婪,要是他把神髓上交,那么东昆仑就可以光明正大的拿出来,说是自己偶然得到的。那时候,墨门就一点办法都没有了。

    故而,这次的事情,最大的责任人便是剑堡堡主,丢了人,丢了基业,还得罪了宗门,真是倒霉到了极致

    剑神是个很冷静的人,事已至此,他也没有什么办法。原本想吓一吓方烈,等他亲自赶来,就可以正面对抗,保住这块珍贵的神髓,却不料鸟爷如此决断,竟然不惜冒着巨大风险,也把剑堡给灭了。

    正是所谓棋差一招,满盘皆输

    万般无奈之下,他只好让剑堡堡主等人会东昆仑,到时候再说处置他的事情。

    而他自己,则和小昆一起回山。

    在路上,剑神眉头紧皱,道:“方烈此人如何?”

    “我虽然只是透过空间通道,观察了他一瞬间,却已经可以断定,他乃是不世奇才”小昆皱眉道:“东昆仑出了一个大敌啊弄不好,都可能被他断了传承”

    “什么?”剑神万年不变的神情终于出现了松动,忍不住道:“我东昆仑有三件九阶法宝镇压气运,还有数万年的传承在,辉煌无比,如何会被一个小辈给灭了道统?”

    “因为他是我这一生里,见过的最强天才”小昆肃然道:“没有之一

    “这不可能”剑神终于露出震惊的神情,高声惊呼道:“你没搞错吧?他才气海百里,都十几岁了,灵根不过就是上品,哪有你说的那么厉害?”

    要知道,小昆可不是普通之物,而是东昆仑的镇山之宝,从东西昆仑没有分裂,还是一个昆仑派的时候,他就已经存在了。

    这可是存在不知道多少万年的老古董,在他这一生里,见过无数的天才,其中很多甚至都飞升上界了。

    像剑神这种,虽然已经是天下第一人,却也只是本代称雄,放到数万年的历史上,他的天赋,别说第一了,连前十,甚至是前百都进不去

    而小昆却说,方烈竟然是他数万年来,见到过的第一天才,这叫他如何肯相信啊?

    小昆见状,却冷笑一声,道:“我知道你不服气,但这却是不争的事实,或许他的灵根不是最强,但是他却得到了天道的祝福和认可,身上更是有功德神光护体你自己清楚这意味着什么”

    “啊”剑神随即倒吸了一口冷气,惊呼道:“天道的祝福和认可,都要发下大宏愿,并引发天道共鸣才行,我都办不到,他凭什么就成了?还有功德神光,是要积攒无数功德才能得到的,即便是佛门那些苦行僧,也要在世间行走千年,不停的积善行德,才能够出现功德神光,他才这么点年纪,怎么可能有这东西啊?你确定没搞错?”

    “绝对不可能有错”小昆肃然道:“据说,他是第一个过了墨门轮回火道的人,那里几乎十死无生,数万年来,他是唯一一个度过的,我估计,可能就是在这个过程,他心有所感,诚心发下宏愿,才取得天道的认可。”

    “至于功德神光”小昆苦笑道:“别看方烈年纪小,这最近一年来,却是于了好几件大事,件件都有大功德积累功德神光,也不算是意外。”

    “是么?”剑神皱起眉头,沉声道:“我想想,根据情报,这小子刚刚得势,便在墨门大开杀戒,诛杀了数千的墨门世家弟子,好像都是些混账东西,另外他还搞掉了清风楼的主管,使得那里的贪腐现象一扫而空,甚至整个墨门的风气都为之一正。就凭这些,就的确算是不小的功德”

    “还不只呢”小昆皱眉道:“那家伙后来去了万星海,连诛两大成名的魔头,并且放话要收拾剩下的,结果其他魔道修士吓得闻风丧胆,纷纷逃窜,他所住的区域,几十万里方圆内,愣是见不到一个邪派弟子,遍及万星海的劫掠之事,愣是几近断绝,一片海域为之一清,为此,不知道会少死多少人,这也是巨大的功德啊”

    “还有这次,他救了青狐一族,又把铁壁金城里的黑道势力一扫而空,再次恢复以前的监控管理,使得铁壁金城从一个混乱之城,变成了安定的治所,也同样功德不浅”剑神苦笑道:“这小子,固然是个愣头青,也得罪了无数人,但是却误打误撞,讨好了天道,一身的功德金光,未来的他,任何劫难都会逢凶化吉,除非他功德耗尽,否则,几乎难以损落啊我甚至都怀疑,他的不死之身,是不是这些功德神光造成的?”

    “应该不是,功德只能抵御灾劫,可不管复活之事。”小昆随后道:“但是不管怎么说,年纪轻轻就有如此多的功德,还得了上苍的垂青,这小子妥妥就是一个真正的天之骄子。在我这么多年的生命里,还从来没有见过任何一个人,可以有他这样深厚的底蕴。所以,哪怕他现在实力差一点,天赋次一些,依旧是前途无量,比现在咱们门下的几个核心弟子,不知道强出多少倍,就连玄门的核心弟子,都大大的不如啊”

    “的确是个好苗子,只可惜,不是我东昆仑的门下,反而成了仇人”剑神无奈的长叹一声,道:“麻烦大啦”

    “有没有可能修补关系?”小昆皱眉道:“这孩子的潜力实在太恐怖了些,背后又有那只该死的鸟撑腰,一旦满含仇怨的他成长起来,对我们东昆仑会极为不利啊”

    “唉”剑神无奈的长叹一声,道:“如果换个人,我倾家荡产也愿意修好关系,可方烈这家伙,是个愣头青啊,除非把仇报了,否则根本不可能取得他的谅解。但是,冥儿又是未来掌教,无论如何不能送出去给人杀,所以,这是个死结啊”

    冥儿,便是剑神的独子,冥河子,执掌东昆仑十大神剑之一的冥河神剑。是东昆仑核心弟子之首,未来的掌教,地位和墨门的墨万方一样。

    这样的身份,要是送出去被人杀了出气,整个东昆仑都会成为笑柄的。所以,这倒不是剑神舍不得儿子,而是万万行不通。

    小昆也知道剑神的难处,无奈的叹息一声,然后恨铁不成钢的道:“你那混账儿子也是的,身为剑修,当有一往无前,劈山断岳的勇气,可他却偏偏喜欢玩阴谋诡计,最可气的是,他还玩不好,老是弄出老大的后患,尤其是这回,我看你怎么收场”

    “唉,走一步看一步吧”剑神随即便道:“反正方烈想成长起来,也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行的事,我们还有至少百年世间准备,说不定那小子没等完全成长起来,就把自己玩死了,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嘿嘿,这倒也是”小昆笑着道:“愣头青加上不死之身,肯定是狂到没边的地步,再加上方家宁折不弯的秉性,他能惹出什么大祸来,我都不奇怪,听说,他甚至把天龙的私生子给做了,我说,你是不是给天龙提个醒?那家伙可能都还不知道呢。”

    “好主意,那家伙最是护短,知道自己儿子被灭了,定然不会善罢甘休,不过”剑神皱眉道:“以我的身份,给他说这个,就太显眼了,有挑拨离间的嫌疑。不如这样,很快就是小魔穴骚动之时,到时候需要有两位半仙出手镇压,正邪各一位,我到时候就推荐他,只要他出关,就肯定会得到儿子出世的消息”

    “妙,就这么办”小昆笑眯眯的道:“天龙出身佛门,肯定知道如何破除功德神光,说不定,他还有办法让方烈的不死之身也废掉呢”

    “但愿如此,那可就要省去我们很多麻烦了”剑神淡淡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