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武侠 > 不死神凰 > 第三百一十章给个交代
    方刚就这样永远的消失了,虽然死的悲壮,却是连宗门的高层,都一点不怀念,因为这个弟子,给他们带来了太多的困恼,他杀的仙二代越多,就意味着宗门高层就要多忙碌一番,专门替他擦屁股。

    这样的弟子,再优秀也没有人会喜欢,甚至还在暗地里感到厌恶。

    这也是为何方烈死后,宗门甚至连他唯一的儿子都不关照的原因之一。

    很多人为此都暗自叹息,真是不做死,就不会死啊方刚就是当初得罪人太多了,才有了这样的下场,可谓是自作自受

    而相对于方刚来说,真少的下场其实也是一样的凄惨,他当初在正邪大战上,见了方刚就马上失去理智,身先士卒,疯狂的追杀,结果,方刚一炮西来,与万军从中,将其打得灰飞烟灭

    可怜的真少,第三次死在方刚手上,这次复活,让他付出了巨大的代价,金池气海只剩下了三千里,而且品质降低到了最差的程度,这就导致他的潜力也大大降低。

    如果说以前的真少,晋级雷劫有八成几率的话,那么现在,他竟然就只剩下了一成机会。而且就算是晋级了,也将会永远停留在雷劫初期,永无寸进

    明明是雷劫后期的潜力,愣是被他弄得可能终身都只是个火劫真人,这差距,简直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啊

    不仅他自己悲愤欲绝,就是他的家人也对他失望透顶,甚至取消了他的复活权。

    也就是说,这次他再要是死亡的话,白骨宗也不会复活他了,他就要永远的消失。

    真少自然不甘心死去,他还有大把的青春可以挥霍,别看他已经百十来岁了,可是还有最少上千年的寿元啊

    一想到死掉之后,就什么都没有了,变成一块烂肉,真少就充满了恐惧,以至于他再也顾不得什么面子问题,赶紧向方烈低声下气的求饶道:“方烈,饶我一次,饶我一次啊,我愿意送给你一件八阶法宝买命”

    不等方烈说话,他身边的保镖就顿时脸色大变,道:“少爷,你身上的八阶法宝可不是你的,严格来说,它隶属宗门,你没资格用他买命”

    “你给我滚啊”真少顿时大怒道:“老子命,难道还不值一件八阶法宝吗?而且此事都要怪你,要不是你护卫不利,我又怎么会变成这样?”

    那位火劫真人顿时气得脸都绿了,明明是真少主动招惹方烈,才导致现在的麻烦,怎么就能怪到他身上去呢?

    要不是顾忌真少的家族势力庞大,他都恨不得亲自出手灭了这个可恶的小子。

    不过,现在看来,已经用不到他动手了。因为方烈毫不为之所动,直接冷笑道:“你就死了这条心吧今天,你必死无疑”

    说着,他再次催促紫晶蚕王,加紧吸取真少的精血。

    而这时候,那位火劫真人也终于下定了决心,暗地里收回了护卫真少的法力。

    顿时,真少便惨叫一声,当场被紫晶蚕王吸成了人于,精,气,神尽数被紫晶蚕王所夺。

    虽然真少在天才们的眼里,已经变成了废物,可是他毕竟有三千里的金池,而且还开辟了紫府,一身的法力,精气都非同小可。

    紫晶蚕王吸光了他的精血之后,就如同吃了一记大补的灵药一般,它兴奋的从真少的尸体上飞回来,然后爬进方烈的衣袖内,便昏昏沉沉的睡死过去。

    方烈一看就知道,它这是要开始晋级七转了,一旦成功,它将会对火劫真人,都产生威胁。

    有此收获,让方烈大感满意,他随后大手一挥,示意七龙真人停手。

    正主既然已经死了,方烈也就没有必要和火劫真人拼个你死我活,那样实在太傻了,至少以他目前的实力,对付这样的强敌还太勉强了一点。

    刚才那位火劫真人坐视紫晶蚕王回归,没有出手阻拦,也是有意罢手的表示。

    现在方烈停手了,他也就不再动手,而是将真少的尸体收起来,然后对方烈冷冷的道:“今日之事,白骨宗记下了”

    说完,根本不给方烈回嘴的机会,他便发动遁法,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哼,区区白骨宗而已,老子还怕你不成?”方烈不屑的冷笑一声,然后扭脸对天上那几个观战的蓬莱剑派高层道:“蓬莱剑派的诸位,好戏看完了,是不是该给我一个交代了”

    “给你交代?”几位火劫真人闻言,差点被方烈给气死。

    “你小子在我们的地盘上,肆意杀戮我们的贵宾,还用昆仑剑令威胁我们,不让我们插手,最后,你还叫我们给你一个交代?”

    “都说墨门方家为人耿直,可是你小子,怎么就一点道理都不讲呢?”

    “就是,今天这事,应该你,甚至墨门,给我们一个交代才对”

    显然,这几个人来得晚,并不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还以为是方烈故意找事呢

    “哼”方烈冷哼一声,道:“我方某人虽然不才,可也是名门之后,自然是要讲理的。这次我接到贵门的帖子前来,刚走到这里,就碰见了白骨宗的大白痴,那家伙一听见我是墨门方烈,就抖手打出一件八阶法宝来,这才引发这次争斗你们身为地主,竟然让我这个客人,在你们的地盘上遇险,难道还要我给你们一个交代?到底谁不讲道理?”

    “什么?”几位火劫真人闻言,齐齐大吃一惊,他们再也无法维系高人姿态了,因为这事太大,死了一个白骨宗的真传弟子,如果仅仅是他和方烈之间的私人恩怨也就罢了,可是听方烈的意思,似乎还和他们有关系,这可就是天大的麻烦了。

    于是乎,三位老者便一起显出真身,来到方烈面前。

    他们之中,一人是青衣道人,一人是蓝衫儒生,还有一个白衣剑客。

    “这不可能”那青衣道人肃然道:“我们这座彩棚,有好几条通道,为了避免有仇怨的人碰面,我们早就规定,让你们分别走不同的通道,所以按照道理来说,你和真少是不可能碰面的,除非是你故意前来此地找他”

    “呵呵,那就奇怪了”方烈淡淡的撇了旁边的李靖云一眼,道:“那位真少我不知道,但是我们,都是被这位李执事带到这来的。”

    几位火劫真人闻言,马上齐刷刷的就望过去。

    李靖云此时脸色铁青,冷汗直流,看见几位火劫真人质询的眼神,急忙道:“弟子也是奉命引路,不知道会在这里遇见白骨宗的真少啊”

    “嗯?”白衣剑客随即便对真少的引路者问道:“那么你呢?”

    “弟子也是奉命引路,绝对不敢自作主张”那家伙也汗如雨下的道。

    “该死的”白衣剑客怒道:“肯定是什么地方出错了”

    “那也就是说,是你们的错误了?”方烈眯着眼睛,不善的道:“虽然方某人微言轻,可也不是任人欺辱的”

    说话的时候,方烈的一只手便不停的摆弄着昆仑剑令,威胁之意,溢于言表

    如果是等闲的贵宾,哪怕就算是仙二代,这三位高人也不会太在意。

    可是方烈不一样啊,这家伙手上有昆仑剑令,而且他还和东昆仑有杀父之仇,所以这家伙要是被惹毛了,真说不定他真会发动剑令,让东昆仑灭了蓬莱剑派。

    反正不管这两个宗门怎么斗,方烈最终都会喜笑颜开

    面对这样一个,拥有大杀器,又似乎不在乎的疯狂小辈,三位火劫真人都是一阵心虚,哪里敢敷衍他?

    青袍道人急忙站出来,对方烈施礼道:“这次的事情,算是我们蓬莱剑派没有安排好,我们是有责任的。不过现在情况不明,我们也不好处置。不如这样,等我们把事情调查个水落石出之后,再会给你一个满意的交代,你看如何

    “好”方烈收起昆仑剑令,淡淡的道:“我相信蓬莱剑派的诸位高人,是不会让我损失这么一块破牌子的”

    三位真人闻言,顿时脸上就不停的抽筋,心中暗道,小子够胆大的啊,这分明就是在威胁我们啊?,

    不过他们还真就拿方烈一点办法也没有,打不敢打,吓也吓不住,他们也是无计可施。

    所以,他们就于脆假装没听见方烈的话,转而让另外一个人给方烈引路。

    至于李靖云,则一脸惨白的被带走问话去了。

    新指派给方烈的引路者是个中年女子,她刚刚见识了方烈霸气的一面。对方烈这个,敢用杀全家来威胁三大火劫真人的狠人,她是感到无比的畏惧,一点不敢失礼,老老实实的把方烈引到了一处特殊的行馆。

    按照引路者的介绍,这座占地数百亩的奢华行馆,只住墨门的两个人,一个是方烈,另一个则是墨兰韵。

    而在这座行馆周围,还有其他的十几座大小不等的行馆,形成一个巨大的建筑群,这些行馆里,都居住着一个正道宗门的弟子。

    墨门等八大超级宗门,行馆最大,其他都是次一号的行馆,是给大型宗门的仙二代准备的。

    在很远的地方,还有另外两个建筑群,分别居住着魔门和旁门的仙二代。

    三大建筑群距离相当远,而且还有阵法相隔,以及蓬莱剑派的弟子看护,显然是不想让这些素有仇怨的仙二代们见面,免得没事就开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