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武侠 > 不死神凰 > 第两百八十八章铁证如山
    方烈才一进来,马上就被白家家主大喷口水,“你这个混账小子,还知不知道轻重?以为有了仁字令撑腰,你就可以无法无天了吗?大雷音寺的火劫真人,那也是你想杀就杀的吗?”

    方烈眉头紧皱,不善的瞪了他一眼,厌恶的道:“你知道当时的情况吗?

    “我不管什么情况,总之,你杀了人家的重要人物,就是罪大恶极,就是给宗门招惹灾祸”白家家主继续大骂道:“我早就看出你小子不是个好东西来,现在果然就应验了掌门,应该将他斩杀当场,给大雷音寺一个交代”

    墨千寻也是眉头紧皱,道:“至少也得先问问情况再说吧?”

    “还有什么可问的,他都已经承认杀了介空,这不就行了?”白家家主不以为然的道。

    这家伙数次在方烈手上吃亏,细心培养的亲孙子更是被方烈斩杀,他对方烈是恨之入骨,以前是没有办法,现在好不容易抓住了机会,自然是狠狠的落井下石。

    对白家家主的混账言论,方烈也终于是怒了,直接就冷笑道:“不问青红皂白,就对自己人喊打喊杀,知道的,你是墨门长老,不知道,还以为你是大雷音寺养的狗呢”

    “你”白家家主顿时勃然大怒,手指凌厉的指着方烈,大叫道:“竖子,竟敢对我无礼”

    “是你无礼在先”方烈冷笑道:“有句话你应该明白,那就是,不做死,就不会死”

    “可恶,我要杀了你”白家家主气得大叫起来,伸手就要毙了方烈。

    可是方烈却丝毫不惧,反而一伸脑袋,叫道:“来啊,杀,随便你杀,今天,你要是不杀了我,你就是狗娘养的”

    “我”白家家主气得脸都绿了,但是手臂高举在空中,却愣是没敢落下来

    为什么啊?因为他突然想起方烈以前的凶狠来了,好几千墨门弟子,很多都是有身份的世家修士,就是因为杀了方烈一次,被活活打死在祖师堂啊

    白家家主虽然自负,可也不敢和祖师堂,以及仁字令对着于啊?

    悲愤之下,无奈的他也只好向墨千寻求救,“掌门,此子如此嚣张,你可得为我做主啊”

    墨千寻一番白眼,心里一阵腻歪,明明是你无理取闹,结果却反受其辱,现在没辙了,就找我出头?我傻啊?和仁字令对着于?除非活腻了

    可是多年师兄弟感情,墨千寻也不能不管,无奈之下,他只好安慰道:“白师弟,稍安勿躁”

    然后他对方烈道:“你也是,怎么可以对长辈如此无礼呢?”

    “您瞅瞅他这德性?有点长辈的样子吗?”方烈不屑的道。

    “你”白家家主差点当场给气死。

    火无方见状,急忙出来大圆场道:“好啦,好啦,都少说两句吧,方烈,现在大雷音寺找上门来,你说该怎么办?”

    “简单”方烈淡淡的道:“我和他们说说,相信,他们会承认错误的”

    “吸”方烈此言一出,众人都齐齐倒吸了一口冷气。

    “什么?你还想让人家承认错误?”白家家主冷笑道:“你小子没发烧吧

    “如果你耳朵没有聋,那我就没有发烧”方烈淡淡的道。

    这时候,墨千寻也看出端倪来了,急忙追问道,“莫非这次,理亏的是他们?”

    “那是当然”方烈傲然道:“我方家行事,从来都是堂堂正正,光明正大,不像某个不要脸的东西,只会背地里算计人,还没事像狗一样乱叫”

    说这话的时候,方烈的眼睛就死死盯着白家家主,完全就是一副指骂槐的样子,一点都不掩饰

    把个白家家主给气得啊,浑身都哆嗦起来。

    墨千寻见状,马上就道:“既然如此,那我就叫人去请白莲禅师一行,如果你把他们打发走,此事就可以作罢,否则,我也护不住你”

    说完,墨千寻便让人给白莲禅师传话。

    时间不大,白莲禅师就带着三个火劫真人级别的弟子走了进来。

    面对墨千寻这位半仙掌教,白莲禅师也不敢怠慢,急忙上前施礼道:“白莲见过掌教”

    “大师客气,请坐”墨千寻伸手道,随后,他便开门见山的道:“这位,便是方烈,有什么话,你们可以当面质询。”

    “噢”白莲禅师闻言,顿时身上就散发出浓浓的杀机,他身后的几位徒弟,也同样愤怒的瞪着方烈,一副要将其生吞活剥的样子。

    “原来你便是方烈”白莲禅师随即便杀气腾腾的道:“请问,我那劣徒,是否就死在你的手上?”

    “如果,您所说的人,乃是一个自称介空的凶狠和尚,那他的确是死在我手里”方烈不卑不亢的道。

    “好”白莲禅师顿时悲愤的道:“如此,我倒要请教,我那弟子身犯何罪?竟然让你下此毒手?”

    “呵呵,我倒是要先请问大师一声”方烈冷笑道:“大雷音寺,是否想要和墨门正式宣战?”

    “什么?”方烈此言一出,在场的人有一个算一个,全部都变了脸色。

    白莲禅师马上就道:“你在胡说些什么?我大雷音寺好好的,于嘛要和墨门宣战?”

    “这就奇怪了”方烈淡淡的道:“那一日,在楼下的丹房里炼丹,结果,突然间就光明大作,我头顶上的楼阁,竟然莫名其妙的就被一个和尚给抓了起来,他一边把我的房子捏碎,一边用威压折磨我,最后就给我留了一口气,冷笑着问我,‘方烈,知不知罪?,”

    “我就奇怪了”方烈冷笑道:“这是哪家的仇人,打上门来了?于是我就表明身份,问讯他的来历。结果,这位大雷音寺的禅师,明知道我是墨门弟子,也毫不在意,就好像我是一只蝼蚁一般,真是好大的威风”

    方烈这话说出来,墨千寻等人的脸色就开始变得不好看了。正所谓打狗也要看主人啊?方烈再怎么说,也是墨门弟子,如何轮得到你们大雷音寺的秃驴教训

    白莲禅师也是心中暗叫不妙,他早就知道介空有些目空一切,却没有料到他会如此鲁莽。

    人家虽然修为低,可毕竟代表的墨门的颜面啊?按照道理来说,他应该先礼遇求见,把话说开了,再动手收拾,这叫先礼后兵。那样就算是站在‘理,上了,可是被他这么蛮于一副,却是有理也变得无理了。

    白莲禅师眉头紧皱,道:“即便如此,他也罪不至死吧?”

    “那是当然,人家怎么说也是大雷音寺的高僧啊?欺负我这个晚辈,我又能如何?反正我也就是个不受待见的外门弟子,甚至还被赶出师门,委派到万星海自生自灭,十足就是蝼蚁一只。”方烈讽刺一句,把墨门几位高层的脸都刺得通红。

    方烈看了他们郁闷的脸色,心中暗自爽快,然后便继续道:“无奈之下,我也只能摆出自己的另外一个身份,墨门仁字令的候补令主,我告诉他,欺辱我,就是欺辱墨门,就是欺负墨门祖师令,让他看着办”

    “结果您猜怎么样?”方烈冷笑道:“这位高僧,竟然掏出了寂灭神雷,要把我彻底灭杀”

    “啊”周围的众人闻言,顿时齐齐惊呼出声。

    墨千寻的脸瞬间就黑了,阴冷的对白莲禅师道:“大师,看来,该给说法的人,是你们才对”

    “这个”白莲禅师现在冷汗都下来了,心中几乎都要把介空骂死,寂灭神雷乃是大忌,怎么可以随便拿出来?如果真是如此的话,自己这个徒弟不仅要白死,自己还得给人家赔礼道歉

    想到这,白莲禅师也再也无法淡定了,急忙道:“方烈,你是不是搞错了什么?我家弟子,不可能这么凶残”

    “不错,我师弟身为出家之人,秉性良善,扫地恐伤蝼蚁命,爱惜飞蛾纱罩灯,他怎么可能用寂灭神雷?”

    “就是,一定是你在冤枉我家师弟”其他几个白莲禅师的徒弟也纷纷叫起来。

    “哈哈哈”方烈立刻仰头大笑道:“好一个秉性良善,你们可知道,当时我那青鱼岛上,共有上千位同道在看热闹,结果他们看见介空掏出寂灭神雷之后,就知道大事不妙,掉头想跑,可惜却已经太晚了,你们那位秉性良善的师弟,一道佛门神通打出,瞬间灭杀千人挥手间,千人斩就完成,真是太良善了”

    方烈这嘲讽的话语一出,在场的人有一个算一个,都惊呆了。

    尤其是墨门的人,一个个嘴角抽动,想笑又不敢笑,这可真是赤果果的打脸啊刚夸一句秉性良善,这边就出了千人斩的事,如此尴尬的情况,直接就让白莲禅师几人感觉老脸通红,都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白莲禅师马上就意识到,绝对不能让此事成真,否则的话,大雷音寺的脸就丢进了

    所以他赶紧道:“这些都是你一面之词,不足为信”

    “哈,我区区一个气海修士,倒也的确是人微言轻,难以取信与天下”方烈老老实实的点头道。

    “哼,你明白就好”一位白莲禅师的弟子冷笑道。

    “嘿嘿,我当然明白,而且早就明白,所以,我就提前做好了一点准备”方烈奸笑道,说话间,他就掏出了好几颗留影石。

    白莲禅师见状,顿时心中暗叫不妙,可惜这时候,再想说什么,都来不及了。

    方烈将留影石分别扔给在座的人,一人一个,然后淡淡的道:“我自知人微言轻,故而就只能用留影石,将当时的一切都记录下来,好作为铁证,来替自己洗清冤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