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武侠 > 不死神凰 > 第1279章 撕破脸皮
    于是乎,飞尘道尊不得不再次低声下气的说道:“前辈,前面种种都是我们的错,还请看在我师傅的面子上,饶过我师兄这一次。笔趣阁  bqgxsw.com”

    飞尘道尊这句话,就是有点儿隐隐的威胁在其中,言下之意就是,你这回要是敢杀我大师兄,说不得就只能请我师傅过来和你说话了。

    原本飞尘道尊以为,有天下第一的地祖威胁,方烈就算是再怎么生气,也不敢真的就把剑天尊给杀了。

    可结果却完全出乎飞尘道尊的意料之外,方烈竟然依旧是一副不死不活的样子,隐隐带着冷笑的说道:“你师傅怎么说也是堂堂天下第一人,按照道理来讲,我是无论如何也都要给你的,可是呢,心里这口气不出啊!当年他纵容剑天尊,用卑劣的手段偷袭我,后来又在麟祖祖庭一事上,狠狠坑了我一把,很显然啊,他老人家高高在上,压根儿就没把我这小人物放在眼里,嘿嘿,嘿嘿,既然这样,那我方某人也似乎没必要上赶着给他面子,是吧?”

    “你~”飞尘道尊听见这话,顿时心里一沉,马上就大感不妙。他做梦也没有想到,方烈对地祖的愤恨竟然到了如此地步,甚至都不惜要翻脸了。

    不仅仅是飞尘道尊,就连旁边的左道之祖,也大感震惊,他忍不住沉声说道:“方烈,你好大的狗胆,不过才刚刚进阶道祖而已,就已经不把地主祖老人家放在眼里了吗?”

    “呵呵!”方烈脸上露出诡秘的一笑,然后冷冷地说道:“我的胆子大不大我自己倒不知道,但是你的胆子却真是不小,明知道这里有四位道祖都和你仇深似海,你还敢在这里大放厥词?你说我是说你狗胆包天呢?还是白痴透顶呢?”

    “我看,他更像是有所倚仗!”福德金仙笑着说道:“按照凡间的话怎么说来着?这叫狗仗人势?”

    “哈哈!”昆仑道祖和方烈都大笑起来,未来佛祖也脸露笑容。

    可听到这话之后,无论是飞尘道尊,还是左道之祖,都完全笑不出来了,因为他们终于意识到,貌似他们也和被困住的剑天尊一样,都已经处于了极为危险的境地。

    左道之祖最为警觉,急忙游目四顾,结果就发现,就在他和方烈废话的时候,福德金仙已经悄悄的绕到了他的身后,而昆仑道祖和方烈,则一左一右地将他夹住,三个人恰好形成合围。

    至于飞尘道尊,他自然没有资格让道祖包围,但是未来佛祖,小脸上却带着有趣的微笑,神不知鬼不觉的就来到他的身边。

    尽管飞尘道尊实力强横,已经有资格成为天尊了,可是在未来佛祖面前,他也就是掌心的蚊子,根本就没有逃脱的可能性。

    尤其是在这个毁灭之地,天道法则不存,无时不刻都被虚空风暴所侵蚀,飞尘道尊自保就算不错了,又如何能和一位道祖争雄啊?

    所以看到这种情形之后,飞尘道尊顿时脸色一变,急忙对未来佛祖说道:“大师,您这是干什么?”

    “啊,是这样的!”未来佛祖一脸祥和的说道:“素问你的大名,都说你已经拥有堪比天尊的战力了,所以小和尚为现在见猎心喜,想要和你切磋一二!”

    飞尘道尊闻听此言,瞬间那张老脸都绿了,未来佛祖虽然长得像个小沙弥,可确确实实是已经得道成祖十亿年的老和尚。

    这样的强人,拍死个天尊比掐死个蚂蚁也差不多少。除非是剑天尊这种超一流的强者,才有可能负伤而遁。

    至于飞尘道尊这样勉强能称天尊的人物,绝对是连逃的资格都没有。

    而最为可恶的是,这里乃是新近出现的天之痕,天道法则几乎毫无残留痕迹,天道权柄也就毫无发挥的余地。

    这就导致其它道祖完全无法窥探这里的情况,其中就包括地祖。

    而且道祖赐下的那些保命神符也基本上没有效果了,没有天道权柄加持,那些神符的威力甚至都不如天尊全力出手一击。

    如果是在外面,飞尘道尊自问,即便是要死在未来佛祖手上,也绝对可以将自己身死谁手的消息传给恩师,甚至都可能盼来师傅地祖的救援。

    可是在这个鸟地方,飞尘道尊就算是使出全身的力量,也别想把消息传出去,更不可能有任何人来救他。

    一想到这些,飞尘道尊便焦急如焚,同时也忽然想明白了很多事,他忍不住愤怒的说道:“你们之所以选这个地方决斗,难不成有什么阴谋?是想连我们一起斩杀?”

    “呵呵!”未来佛祖微微一笑:“说道,开始的时候倒也没有这个算计,事实上,如果我们真敢有这样的计划,只怕第一时间就会被你那老师,从冥冥之中察觉出来。”

    身为道祖,本身几乎就是天道的一部分,所以,任何人胆敢在天道法则笼罩的地方,策划针对道祖的阴谋,都会被天道法则感知,然后用感应的方式警告道祖本人,这便是天道示警。

    所以道祖几乎很少被人算计,也很少有人会无聊到提前策划一个针对道祖的阴谋。

    而这一次,根本就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方烈首先将决战的地点选在这里,后来才成就佛门第五祖,和佛门联系起来。

    而接下来的事情就一切都变得简单起来,方烈首先困住了剑天尊,然后大家一看,自己这边拥有四位道祖,而对面只有一位道祖,一位天尊。

    恰好这个地方又是没有办法传递消息给地祖的天之痕,这样千载难逢的机会,只要他们不傻,就肯定不会放过!

    事实上,这事儿也没办法提前策划,方烈他们之所以来了四个道祖,是为了防备地祖亲至。

    就算地祖的真身还在和过去佛祖斗法,与天道长河之中,搜寻麟祖的道契期。

    可就算是地祖的一个分身,那也是非常了不得的,昆仑道祖,未来佛祖,再加上刚刚成就道祖的福德,才能勉强抗衡。

    但是很显然,地祖也大大失算了一次,他做梦都没想到方烈和福德金仙都成就了道祖,以为这边不过就只有昆仑和未来佛祖在。

    仅仅两位道祖的话,有左道之祖压阵便足够行事,打不过也肯定能逃得掉。

    况且,地祖也不认为对方有胆子敢对他的弟子下手,当了这么多年的天下第一人,他已经习惯了别人的退让,根本就没想过有人敢对他的弟子们出手。

    于是乎,左道之祖和飞尘道尊就稀里糊涂的步入了绝境之中。

    一个被三位道祖围困,另一个则为未来佛祖紧紧盯着,基本上算是没了活路。

    看到这个架势,左道之祖顿时冷汗都快要下来了,他赶紧说道:“你们千万不要胡来,我告诉你们,我现在是中央仙土的客卿长老!剑天尊和飞尘道尊更是地祖的心头宝贝,我们三个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地祖他绝不会放过你们的。”

    “呵呵!”昆仑道祖忍不住开口笑道:“事到如今你就不要再用地祖来威胁我们了,以前我们是怕他,可现在,我们一方凭空多出了三位道祖级别的人物,全部算上,总共七大道祖。我就不信,我们七个加起来还打不过他一个!”

    “所以,为了防止七对一变成七对二,左道友,就只好麻烦你先去死吧!”福德金仙一脸冷笑的说道。

    左道之祖闻听此言,脸上冷汗直流,顿时就知道,他今天恐怕是凶多吉少了,人家分明是已经打算掀桌子了,是无论如何也不会给他活路的。

    而另一边的飞尘道尊也终于意识到不对劲,急忙对未来佛祖说道:“前辈,中央仙土和佛门从来都是相敬如宾,咱们两家共同执掌仙界牛耳,相互之间合作多年,对抗无尽魔渊,以及域外天魔,这么多年共同奋战打出来的交情,难道您都不管不顾了吗?佛门,还讲不讲一点点道义?”

    “哈哈!”未来佛祖听了这话,却是极为悲愤的仰天大笑起来,他随后无比嘲讽的冷笑道:“你也有脸跟我提道义二字,那我来问你,1200万年前,我的亲传弟子世嘉僧,和你一起在仙界前线共同抵御域外天魔,为什么最后你活着出来了,他却死了?”

    “这~”飞尘道尊脸色一变,急忙说道:“战场无情,刀剑无眼,世嘉大师一时不慎,被妖魔偷袭致死,固然是场悲剧,可也不能怪别人吧?”

    “呵呵!被妖魔偷袭致死?”未来佛祖冷笑道:“这话倒是不错,而你,就是那个该死的妖魔!”

    “我不明白大师你在说什么!”飞尘道尊急忙说道。

    “我佛门的确不如你师傅,他有上古至宝轮回盘,可以护持弟子转世重修。但是,同为上古修士,你就真以为我佛门毫无底蕴吗?”未来佛祖冷笑道:“我明白告诉你,我佛门虽然没有办法让彻底形神俱灭佛陀转世,可是却有办法能看到他临死前的景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