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武侠 > 不死神凰 > 第1270章 佛门忧心
    “可是您别忘了,方烈在击杀三大魔祖的时候出了大力,肯定也有海量功德!”飞尘道尊皱着眉头说道:“正所谓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我觉得是不是还要提防一下?”

    “这该怎么提防?”剑天尊苦笑着说道:“如果他已经成就道祖,那我无论如何都打不过他,不过,我觉得他并没有成就道祖,因为他选择决战的地方,是天之痕,而且是才刚刚形成的,最狂暴的天之痕。在那种地方,天道权柄,完全没有效果,道祖也就是一个强一些的天尊而已!”

    “师兄说的也有道理,方烈就算进阶道祖,也只是初级道祖,倚仗天道权柄倒是可以横行霸道,可没了这个倚仗,他只怕连师弟我都打不过。”飞尘道尊若有所悟的点点头。

    “可是他为什么敢和我一战呢?”剑天尊皱着眉头道:“而且还是在那种地方决战,根本就和找死差不多!”

    “或许是因为他有不死之身,所以并不畏惧死亡,打算在那个地方和您同归于尽!”飞尘道尊肃然道:“师兄不可不防!”

    “这个说法倒是有几分道理,为兄晓得了!”剑天尊点点头,然后说道:“此次多谢师弟操劳!”

    飞尘道尊知道这是剑天尊在下逐客令,急忙起身说道:“区区小事何足挂齿,小弟这边还要去处置一些麻烦事,金轮子被废了,我得和他师傅请罪去,就此告辞!”

    “此事也和我有关系,为兄,不能置身事外。”剑天尊马上说道:“这样,你去和他们师徒说,金轮子此生虽然已经废了,可毕竟还有来世,我会负责帮其成功转世轮回,并赐予一件更强的本命之宝,以做赔偿!”

    “师兄高义,如此一来,他们定然再无怨言!”飞尘道尊感激的拱手道。

    这次的麻烦其实是飞尘道尊考虑不周造成的,本来应该飞尘道尊出血赔偿,却不料剑天尊主动承担下来,可见这个大师兄还是有所担当。

    剑天尊摆摆手说道:“不管怎么说,都是为了我的事情才搞到这个地步,自然由我来承担。师弟不必多言!”

    “是,如此,小弟这便告辞了!”飞尘道尊说完,便拱手离去。

    而在送走飞尘道尊之后,剑天尊则闭上双目开始参悟混元无极大阵,这将是他制胜的关键。

    接下来的几年时间里,剑天尊和方烈的决战之事,很快便传遍整个仙界。

    昆仑一边有很多弟子都知晓此事,不过事关重大,而且获胜希望渺茫,所以不敢乱传。

    可是中央仙土则不然,他们在昆仑吃了大亏,心中恼怒,所以就想羞辱昆仑一番。

    于是就将此事大肆宣扬,让全天下的人都知道方烈是何等的自不量力。

    甚至有些好事的人还开出了盘口,他们当然不会赌此战的胜负,因为在他们眼里,胜负早已分出来,根本不需去赌。

    于是他们就开始赌方烈到底可以在剑天尊手上支撑多久,有的赌一天,有的赌一个时辰,甚至还有些可恶的家伙,认为方烈还会和上次一样被秒杀。

    所有这些嘲讽方烈的家伙,背后几乎都和中央仙土有分不开的关系。

    反正经过这些不怀好意的人一宣扬,方烈就隐隐约约有成为天下笑柄的趋势,顺带昆仑的人也跟着遭殃。

    只要他们和外人接触,人家就会询问此事,并嘲讽方烈不知死活。

    弄得昆仑诸多弟子都不好意思出门和人打招呼了,其中一些人自然是怨恨中央仙土,可也有些别有用心的人,就将矛头对准了福德金仙和方烈,认为是他们让自己和整个昆仑为之蒙羞的。

    方烈和福德金仙都在闭关,这些家伙拿他们没办法,于是慧明,慧兰就承受了不少压力,很多人都会风言风语,指桑骂槐地指责她们。

    但是这两个小丫头可不是好惹的,以前有福德金仙撑腰,她们就算实力不济,也敢横行霸道,现在不仅有师傅撑腰,而且还有了两件天尊级的至宝,这两个家伙就更加肆无忌惮了。

    但凡遇见不长眼的家伙,直接就出手教训,有两件天尊至宝压阵,别说那些后辈子弟,就算是他们的师长,堂堂混元金仙,也根本打不过这两个女孩子。

    而这些吃了亏的人就更加恼怒,虽然不敢明目张胆的再招惹两个小丫头,可是怨气却越积越重。

    以至于整个昆仑上下,都弥漫着一股浓浓的不祥之气。

    最终还是丹鼎道尊出面,倚仗一张老脸,强行让慧明,慧兰闭关不出,再训斥一番那些吃亏的弟子,才算是压住这股歪风。

    但是,内忧虽然容易镇压,可外患就不那么容易搞定了。

    中央仙土多少还顾忌几分颜面,定下挑战的事情之后就不再打搅。

    但是左道之祖却并不会就此善罢甘休,他联络了其他几位道祖,趁机让门下弟子去昆仑,名义上虽然是拜访,可实际上却是去趁火打劫的。

    而他们的打劫手法也非常卑劣,就是要和昆仑对赌。

    如果方烈可以获胜,他们就付出诸多宝物,可如果方烈败了,那么昆仑就要把无尽魔渊的地盘吐出来给他们平分。

    很显然,这些家伙分明就是眼红昆仑的收获,所以才联手想过来分一杯羹。

    如果昆仑识相的话,主动付出一些领土,他们也就不为几岁,不再威逼。

    可如果昆仑不识相,那他们就会不停的嘲讽方烈和昆仑,逼着昆仑和他们打赌。

    正所谓人争一口气,佛争一炷香,如果人家都骂到脸上,昆仑还不接受对赌的话,那整个昆仑都会沦为天下的笑柄,这显然是昆仑无论如何都不能接受的。

    可问题是,无尽魔渊的地盘关系极为重大,甚至比昆仑的其他所有地盘都要大出数十上百倍,几乎可以说是关系到昆仑的未来发展,乃至生死存亡。

    这样的大事,丹鼎道尊又岂能做主?甚至就连昆仑道祖留下的分身,都有些犹豫起来。

    他不仅是担心方烈会输,更是担心自己赢了以后也没有办法,同时找这么多祖庭要债。

    要知道,仙界对赌讲求的是一个公平,那些祖庭既然想要这么大的好处,就必须拿出同等价值的宝物来才行。

    可以说,几家祖庭为了这块地盘也算是拼上了血本,一旦要是输了,也足以让他们元气大伤。

    如果仅仅只是昆仑一家,恐怕还真难以逼得这些祖庭甘心割肉,毕竟这个世界还是以实力为上。

    也就在这个时候,佛门净土八宝莲花池旁边,三大佛祖相聚一堂。

    资格最老的过去佛祖,容貌苍老至极,形体枯瘦,好似一阵风就能吹飞一样。

    而现在佛祖则是一副中年人的样子,双目之中,神光四射,周身宝光莹莹,不怒而威。

    至于未来佛祖,却是童子之身,赤子之心,一双清澈的眼睛似乎能够洞彻一切。

    此时,现在佛祖忽然说道:“昆仑遇见麻烦了,我们是否出手帮一下?”

    “昆仑不过是一些小事,无足挂齿,我关心的,还是方施主和剑天尊的一战!”未来佛祖说道。

    “这有什么需要担心的?”现在佛祖皱着眉头说道:“苦佛陀都已经成就道祖,正在闭关参悟大道,那方烈和福德金仙也肯定早就进阶道祖之身,剑天尊就算是再强,也不可能是道祖的对手!”

    “可如果剑天尊也成就道祖了呢?”未来佛祖若有所思的说道。

    “嗯?”现在佛祖先是一愣,随即就眉头紧皱地说道:“倒也不无可能。地祖此人,实在是高深莫测,上次他从麟祖祖庭那里,获得了不知道多少好东西,其中就算没有麟祖的道契,只怕也有和道契相关的线索,说不定真能被他找到!”

    “如果剑天尊成就道祖,那对我们来说,可就是个大麻烦了!”未来佛祖皱着眉头说道:“剑天尊毕竟是轮回十二世的天下第一天尊,苦佛陀远不是他的对手,两人同为道祖的话,苦佛陀只怕要弱了对方一筹!”

    “肯定弱了不止一筹!”现在佛祖接着说道:“还要考虑道契的情况,苦佛陀得到的是饕餮老祖的道契,和他的功法本无任何关系,而且饕餮老祖也远远不如麟祖强横。由此可见,获得麟祖祖庭的剑天尊,收获肯定要远远超过苦佛陀。”

    “一个地祖就已经压得我们三个喘不过气来了,若是再加上一个剑天尊,那我佛门岂非永无出头之日?”未来佛祖忍不住有些沮丧的道。

    而就在这个时候,过去佛祖终于开口说道:“不必担心,剑天尊还成不了道祖!我正在法则之海之中和地祖斗法,拖延,他寻找道契的步伐,至少几百万年之内,他是别想找到麟祖道契的。”

    “这倒是个好消息~”现在佛祖说完之后,忽然眉头一皱,略显无奈的道:“可那又如何?剑天尊就算晚几百万年成道,你依旧是个大麻烦啊!”

    “除非,让他在成道之前就彻底消失!”未来佛祖忽然淡淡的说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