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世欢 > 第一百三十六章:无畏
    莺莺的意有所指让傅云萝无措,她一时间无法猜测莺莺说出这件事的目的。笔趣阁  bqgxsw.com

    是为了给柳七求情,亦或者是真的。

    但今天,肯定是无法见到柳七了。

    傅云萝负气离去,意识到无论早晚都会见到柳七的,他不会躲着人一辈子。

    一回到王府,白管家就告诉她萧辰卫在等。进入书房,傅云萝一眼就看出萧辰卫也是知道内情的人。她无奈的问:“你们到底在想什么?”

    “我们都想知道你在想什么。”萧辰卫说完好奇开始说理由:“你明明是一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人,有的时候却好像被人捆绑着手脚。可这里是白州,没有父皇,也没有数不尽的边境危机。是你一展身手的好机会,为什么要害怕?难道柳七做的不和你心意吗?我以为你该比我们所有人都明白,战争不止是刀枪剑戟和军队,两个人吵架也能算是一场战争。你要推行你的理念,要将田地还给农民,势必会惹怒地主财阀。而没有武力,他们是不会屈服的。你不会不懂,但为什么处理的这么优柔寡断?你在指望跟他们讲道理吗?”

    傅云萝对废奴的信念如此强烈,当初为了自己的理想能够将婚姻作为赌注。为了保住阿弃,能够杀了阿九。不介意出身,几乎和任何人都能平等对话。但对于对手,也从来不手软。

    当定远侯府是对手的时候,她也没心软过。

    为何到了这一步,却突然要怀柔了?

    “水能载舟亦能覆舟,我们的本意是能够在白州站稳脚跟。若是柳七这样做,你荣亲王暴政的名声势必会传出去。人们不会拥戴你,甚至其余州县还会与白州划清界限。失去白州,我们就退无可退。三哥,激进并不是眼下最好的路。”傅云萝无奈的说,她又何尝不在在死之前将自己所知道的东西传授出去,有幸活到八十岁的话还有可能见到抗生素的诞生,有可能见到电力、灯泡,甚至是第一台计算机。

    然而,进展的太快,被动了蛋糕的人不会善罢甘休的。

    杀伐果断是好事,但如果触碰到根基,眼下的优势恐怕就没了。

    “那云萝为什么不想想一开始表明态度的话,日后的人才会是跟我们志同道合的人?别的不说,就说军营里最近的士气,比任何时候都高涨。知道为什么我会以你为先吗?因为在你的身上我看到能让战场上的生死变得有意义。不为王权,不为个人利益而战,而是为了更多人的幸福。”

    散播自己的理念,那么来的才会是你想要的人。如果你藏着掖着,别人只会认为你和鹿河对岸的皇权没有什么区别。萧辰越迟早会动兵,但爱戴你的人会保护你。

    无论走多远,人们都会期盼你回来。

    “我不知道三哥什么时候和柳七关系这么好,这么为他说话。纵然他是对的,做了我想做的事。可他隐瞒不报,这就是背叛。”傅云萝无心再听辩解,挥一挥衣袖转身出了书房。

    柳七是在欺骗,对最赏识他的人的欺骗。

    纵然有千万条理由,傅云萝也绝对不要原谅欺骗。

    而在府衙,柳七过的也不怎么好。他听莺莺讲述了和傅云萝的对话,久久不能平息。送走莺莺,将目光堆积在一处柜子上。打开柜子,空荡荡的柜子里只有一双鞋。是当初傅云萝坐在安王府思念萧辰佑的时候做的鞋子,时隔这么久,鞋子虽然没有穿过,线头却已经跑出来。用了很多股线,用钩子勾出来的鞋子。

    它不属于柳七,也永远不会属于柳七。

    “我只是帮助先生诉说思念之情而已,先生常年陪伴在娘娘身边,一定很苦。昔日有安王,如今有荣王,而娘娘当先生是什么呢?只是当谋士吗?只是当谋士,先生就能够过完此生吗?”莺莺脸上表达着愤恨不平,她多希望自己也能得到柳七如此的守护。然而不行,爱情是没有对错的,也不是自己能掌控的。

    柳七得不到傅云萝,纵然得不到,他也不会是莺莺的。

    天下那么多女人,总还会有让柳七心动的。总还会有有本事的,总还会有理想相同的女人。

    莺莺不会是那个女人,但她可以为柳七不平。

    诚然,说出倾慕之情是想为柳七赢得筹码,但柳七也不会高兴的。

    因为这是威胁。

    日暮时分,柳七整理府衙里的所有卷宗,将自己的东西都封存。其实他没有多少东西可以收拾,柳七是个来去轻便的人,他的骄傲是他的气节和脑子,这两样东西是别人拿不走的。

    白管家说柳七背负着荆棘跪在王府门口。

    傅云萝无动于衷,安然的吃着饭,让他跪着吧。

    这条路从来就不会是平静的,世界也永远都是血腥的。傅云萝不是不明白,她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柳七想要隐瞒。她很清楚,柳七所决定的东西迟早也会走上路的。

    为什么隐瞒?

    没一会儿,长孙晨羽也跟着背负荆棘跪在王府门口。

    两个人同时负荆请罪,如此一来,他们的所作所为就等于昭告天下。与荣王府无关,一切都是他们擅自做主,不是王妃也不是王爷下令。

    是了,也许这就是目的。总要有人来背负后世的唾骂,柳七来动手的话,傅云萝至少不会失去民心,不会被唱戏的、写文的唾骂。

    “让他们跪到明天早上,然后送他们去军营。”傅云萝推开碗筷,冷静的告诉萧辰卫。

    萧辰卫暗自窃喜,面上严肃的点点头。

    那些地主财阀,有的被囚禁,有的被斩杀。他们都是背靠宗亲氏族的人物,有人会为他们叫魂,有人会为他们怜悯。无论从其中得到利益的百姓还是清明的官员,都不会站出来说这是正义的。这个名,柳七和长孙晨羽是背定了。

    隔日,萧辰卫请人将所有名望高的家族长辈给请到了荣王府,为的就是解释这件事。案子是柳七和长孙晨羽犯下的,他们也已经被流放军营。而今最重要的是就是重新择选知府和总兵的人选,萧辰卫说为了公平起见,也为了表达对白州的歉意。萧辰卫愿意亲自处理白州的日常事宜,直到找到合适的人选。

    但为了延续土地的分配,毕竟这件事在民间还是赢得很多百姓的称赞的。萧辰卫愿意继续这项政策,只是希望不会再那么血腥。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bqgx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