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神藏 > 第1461章 冰火蚕丝
    凌霄宫,一座古朴宫殿内,常乐山正听着下面心腹弟子的回禀。笔趣阁小说网  bqgxsw.com

    “方逸去了一趟北元世界,不过也只用了半天时间,回来后未做逗留便离开了凌霄宫。”

    常乐山低垂着眼皮,问道:“可知道他与宗主说了些什么?”

    “这个弟子不知,不过方逸临走时出示了客卿长老令牌。”那弟子开口说道:“目前方逸尚未离开蓬莱仙岛,正在天霄城闲逛,似是要采买什么东西,要不要我去……”

    “不必。”常乐山摆了摆手,说道:“事情我已知晓,你先下去吧。”

    “是,弟子告退。”那弟子躬身退出宫殿,常乐山的身影也随之消失。

    蓬莱仙岛一座灵气充裕的仙山之中,常丰正面对着一片崖壁闭目静思。

    常乐山的身影突兀出现,双手背后,目光凝视着常丰的背影,道:“丰儿。”

    听到常乐山的声音,常丰立刻转身,跪拜在地:“常丰拜见老祖。”

    “起来吧。”常乐山说道:“你说的那个方逸回来了,刚刚去找过了申屠雄。”

    “哦?他竟然回来了?”听到方逸回来了,常丰眼神之中闪过一丝惊讶,道:“还真是想不到,这方逸在空间裂缝之中没死也就罢了,居然还能回到连云海域。”

    随后常丰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轻声笑道:“不过也无所谓,虽说我现在实力可能还不及他,不过他想杀我报仇,却也没那么容易。”

    方逸乃是申屠雄亲自拉拢过来的客卿长老,既然方逸已经见过了申屠雄,想必申屠雄也已经告知了方逸自己的身份,方逸即使想要杀自己报仇,也要掂量掂量后果,至少身在凌霄宫之中,他便绝对的安全。

    “你也不要太大意,不要忘记了,凌霄宫之中还有天刑台。”常乐山提醒道。

    常丰却是不怎么在意,笑道:“天刑台需要二人同意,他邀我上天刑台,我不去便是了,丢些脸面而已,并不重要。”

    凌霄宫之中,禁止门下弟子私斗,但若是门下弟子之间有了不可调和的矛盾,非要以性命相搏时,便会相约在天刑台决斗,无论谁生谁死,都不算违反门规。

    只不过天刑台生死决斗,需要二人全部同意才行,虽说拒绝一方多少会丢些脸面,但常丰本就不是在乎虚名之人,又怎么会怕丢脸面。

    “况且……”常丰眼睛之中有精光闪过,“丰儿本来早就有把握渡金丹大劫,却拖延至今,便是为了积累更加雄厚一些,否则即便成就金丹,也是金丹期修者中较弱的那些。”

    “以丰儿如今的积累,只要渡过金丹大劫,实力便能够接近普通金丹中期修者,再加上老祖赐予的两件法宝,便是真上了天刑台,鹿死谁手也未可知。”

    常丰这时想起域外战场方逸的表现,开口说道:“说起这件事,那方逸的确是异类,也不知道他修炼的什么功法,竟能以筑基后期实力斩杀金丹初期修者,当真是匪夷所思。”

    “这件事情,我也有听说。”常乐山点了点头,说道:“也亏他识时务,接了申屠雄给予的客卿长老令牌,否则这样一个人物,另外两家怕也都要拉拢。”

    方逸的表现实在太过妖孽,正如常乐山所说,即便凌霄宫不拉拢,九天宫或者无极宫也会拉拢方逸。

    常乐山之所以说方逸还算是识时务,便是知道,若是方逸将三大圣地全部拒绝,三大圣地也必然会将方逸从连元海域彻底抹除,这种人物不能被他们所用,那就只有死路一条。

    “老祖……”常丰思索片刻,道:“若是有机会,还望老祖能够将方逸除掉,这家伙留着总感觉是个祸害!”

    常丰在凌霄宫之中,为人很是厚黑,并不在乎什么金丹之下第一人的虚名,他的真正实力也仅有几个人知道,正是因为他心中知晓自己是真正的金丹之下第一人,所以才可以不在乎虚名。

    可方逸却是实实在在的强过他一大截,而且修为境界比他还要低,这却就让常丰将方逸当成了眼中钉肉中刺,不除不快。

    “有机会再说吧,事情已经告诉你了,好自为之。”常乐山没有答应也没有不答应,随口应了一句,身影消失不见。

    常丰嘴角却是露出一抹笑意。

    “这次闭关,却是错过了蓬莱仙岛的十年大拍。”天霄城街头,方逸随意在街道上走着,偶尔进入一家店铺看看,是否有适合为女儿炼制法宝的材料。

    “前辈,这是三千年火蚕丝。”一间店铺内,伙计向方逸介绍着一团红色蚕丝。

    “方逸,先买下这火蚕丝。”钧天鼎的声音在识海中响起:“这的确是足年份的三千年火蚕丝,据我判断,应该有近五千年。”

    火蚕是一种火属性灵虫,没有智慧,却有悠长寿命,和冰蚕血蚕类似,吐出的丝线都适合炼制法宝,火蚕的寿命越久,吐出的丝线品质也就越高,五千年火蚕,便是在上古修真世界都极少见。

    “这火蚕丝要多少灵石?”火蚕丝的下面并没有标注价格,方逸随口问道,也未流露出要买的意思,像是和问其他商品的价格一样。

    “三千年火蚕丝极为少见,前辈若是想要,我也就开个实价,一百三十块上品灵石。”那伙计笑呵呵看着方逸,报了个价格。

    “一百三十块上品灵石?怎么,看着我像傻瓜是吗?”

    方逸闻言瞪起来眼睛,要知道,便是能够炼制一件极品法器的材料,通常也只要十几块上品灵石而已,便是再好一些的,几十块灵石也就够了,可眼前这团火蚕丝,根本无法炼制出一副手套,却就要一百三十块上品灵石,这售价也太夸张了。

    “方逸,买下来,这个价值也不吃亏。”就在这时,钧天鼎器灵的声音在方逸识海催促道:“接近五千年的火蚕丝,错过了再想找都难了。”

    现如今的连云海域,三千年的火蚕丝虽说少见,但也还有一些,但是接近五千年的,却是可遇而不可求了。

    “这样,一百块上品灵石如何?”虽然知道钧天所说不会有假,但方逸却依旧有些心疼,与那伙计划价。

    “这个……”伙计尴尬笑道:“前辈,若您真想要,一百二十块上品灵石,再低真的就没有办法卖了。”

    “一百一十块灵石。”方逸又加了十块。

    那伙计苦笑着摇头不说话。

    “这样,一百一十五块灵石。”方逸最后说道:“若是不卖,我便走了。”

    “好吧,就一百一十五块灵石。”伙计最后咬牙点了点头。

    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皆大欢喜,对于方逸来说,一份近五千年的火蚕丝可以当作炼制手套的主要材料,对于伙计来说,则是卖出了一份高价的材料,别看火蚕丝少见,但却因为太过昂贵,很少有人问津,像这样一团火蚕丝,摆在店里已经近一年的时间,问价的倒是不少,可别说买下,便是连划价的人都极少。

    “方逸,我知道一种炼器手法。”钧天鼎器灵的声音说道:“可以将水火两种属性融合到一起,威能巨大。”

    “你还懂得炼器?”方逸有些惊讶。

    “切,是你们没有见识罢了。”钧天鼎器灵道:“上古修真世界,每一位修者或多或少都会懂得一些炼丹炼器的法门,只是水平高低不同而已。”

    “那你的意思是,再去买一份千年冰蚕丝?”方逸问道。

    “不不不。”钧天鼎器灵的声音连忙道:“千年可不行,起码也要三千年的,和这火蚕丝的品质越接近,融合到一起的效果便越好。”

    方逸闻言有些无语无语,片刻后神识对钧天鼎起来道:“这天霄城卖炼器材料的都快被我转遍了吧,你见有哪家卖三千年冰蚕丝的?你可别告诉我去另外两座圣地去买。”

    上一次去无极城的遭遇还历历在目,方逸可不想再惹出什么麻烦,况且三千年份的冰蚕丝,便是去了也未必会有。”

    “嘿嘿。”钧天鼎器灵坏笑道:“你忘了你还有一个身份,剑宗宗主的师叔祖,这件事情你大可以交给剑宗去做,相信凭借剑宗势力,想要找到一份三千年冰蚕丝并不难。“

    “这倒是。”所起剑宗师叔祖的身份,方逸却是笑道:“不过我还有个身份,凌霄宫的客卿长老,是不是通过凌霄宫,找到这东西更容易?”

    想到此,方逸又返回到了凌霄宫求见申屠雄。

    “你不是走了么,怎么又回来了?“

    二人见面,申屠雄忍不住问道。

    “是这样。”方逸开口说道:“最近想炼制件法器,只是手中缺一份炼器材料,想问问宗主能不能帮我寻到。”

    “你还懂得炼器?”申屠雄有些惊讶,方逸满打满算也就只有三四十岁的年龄,实力能够媲美金丹初期,再加上炼丹师的身份,已经很逆天了,现在突然又告诉自己缺一份炼器材料。

    申屠雄很想问问方逸,究竟还有什么是你不会的。

    “略懂一二,并不精通。”方逸谦虚道:“我想要一份三千年冰蚕丝,希望宗主能帮我留意一下。”

    “三千年冰蚕丝?”申屠雄看一眼方逸,说道:“不精通你敢要三千年的冰蚕丝?那东西可不便宜,起码也要上百块上品灵石。”

    “灵石不是问题,还请宗主多多留意。”方逸拱手道。

    “三年前的冰蚕丝没有。”申屠雄突然笑道:“不过嘛,凌霄宫宝库内倒是有一份四千年的冰蚕丝,别看只多了一千年,但是价格可是数倍,你要不要?”

    “数倍?”方逸瞬间愣了一下。

    “对,数倍。”申屠雄嘴角带着笑意,道:“怎么,没想到吧。”

    方逸的确是没想到,四千年的冰蚕丝便是三千年的数倍,那么刚才那团火蚕丝,按钧天鼎所说,应该是近五千年火蚕所吐,照这样算,价值最起码也是十倍,这简直赚大了。

    “几百块上品灵石,我手里倒是也有,若是宗门肯出售,我便买下了。”为了给方方炼制一件法宝,方逸可谓是下了血本。

    “上次你为宗门从北元世界得到了初水原石,却并未有什么奖励,这冰蚕丝便算作是你的奖励吧。”申屠雄斟酌一番说道:“说起来,宗门还是占了便宜,那么大一块初水原石,价值可远不是冰蚕丝能够比拟的。”

    “这……好吧。”方逸犹豫片刻,最终还是答应下来。

    方逸为凌霄宫从北元世界得到初水原石,本也是为了还申屠雄的救命之恩,所以也没有索取报酬,至于冰蚕丝,方逸自然也想以灵石购买,为的也是尽量不要再欠申屠雄人情。

    可转念一想,既然已经再次接下了客卿长老令牌,估计以后的事情也少不了,这冰蚕丝算做上次任务的报酬也就没什么了。

    申屠雄命人从宝库之中取来了一只木质盒子,从外边能问道一股清香,打开盒子,其中是一团散发着冰寒气息的蚕丝。

    “的确是四千年冰蚕。”

    钧天鼎起来的神识波动道:“有这两份蚕丝,再加上一些辅材,炼制出来一对手套,起码也有下品灵器威能,若是再炼化灵核精魄,以后方方修为晋升到筑基期,这本命法器晋级到灵器之后,威能还会暴涨,说不定能够媲美中品灵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