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超神相师 > 第137章 大爷我今年一十八
    六年后,仲夏时节,老李头家的后院里,陈刚正在考校吴星的功课。

    “《鬼策》阵法诡道篇中的‘奇门’为何解?”

    “奇门分为‘奇’和‘门’两个部分,‘奇’为‘乙、丙、丁’三奇,‘门’指八门,分别为‘开、休、生、伤、杜、景、死、惊’,三奇结合八门,可以有多种变化。”

    “‘遁甲’做何解?”

    “‘遁甲’中的‘遁’是隐藏的意思,‘甲’共有六个,分别有“甲子、甲戌、甲申、甲午、甲辰、甲寅”,遁甲为十干中最尊贵的村在,所以人们就用遁甲来作为它们的总称,奇门遁甲始于黄帝时期,为咱们玄门中人布置阵法的基础理论依据。”

    “《鬼策》风水相术篇中的‘黄道吉日’作何解?”

    “黄道吉日意为黄历中诸事皆宜的日子,黄历以十二神煞中的‘青龙、天德、玉堂、司命明堂、金匮’为‘六黄道’,遇到这六个神煞值日的时候,可以不避吉凶、诸事皆宜,因此人们称其为‘黄道吉日’。”

    “恩,没有错漏,全都答对了。”陈刚笑着点点头。

    吴星露出了无趣的表情:“师兄,这些书本上的内容我早在几年前就已经背得滚瓜烂熟了,你居然还拿来考校我,是不是太无聊了啊?要不你教我点龟甲占卜,或者分金定穴之类的高深学问吧,都好几年了,我一直都没学到真本事,这也太憋屈人了。”

    陈刚听到这话有点不好意思的笑道:“师弟,不是我不想教你,而是我自己也没学会这些东西,当年我正好赶上那个时代,根本没心思去学,现在就算想学,也学不进去了,年纪大了,脑袋瓜不行了啊。”

    陈刚说到这里颇觉可惜,真要说起来,他只从老李头这里得到了鬼门武学的真传,至于玄门手段,他连吴星都比不上,最起码吴星还能布置一些简单的阵法,施展一些不太复杂的法术,但陈刚却不行,他最厉害的玄门手段也只是替人看看面相,因为这是最简单的,稍微高深一点的他就两眼一摸黑了。

    “师兄,你这是不求上进啊,什么叫年纪大了脑袋瓜不行?你今年才三十多岁,怎么就年纪大了?”吴星撇了撇嘴,颇为不屑道。

    陈刚翻了个白眼:“等你小子到了我这个年纪,就知道我是不是不求上进了,玄门中的学问本就包罗万象,可谓繁复无比,记忆力稍微退化一点,基本就算是废了,这也是师父为什么从你几岁的时候就逼着你背书的原因所在。”

    吴星听到废这个字联想到了什么,他自嘲的笑道:“咱两个身体废了,另一个脑袋瓜废了,话说咱们鬼门还真是悲惨啊。”

    陈刚从吴星的自嘲中听出了一丝萧索之意,他安慰道:“师弟,你怎么能算是废人呢?虽然你还没有恢复本命精气,但是经过这几年无比刻苦的修炼,你的硬功早已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就算遇到像我这样身怀内劲的高手,你也可以丝毫不惧。”

    陈刚并未说大话,自从不小心着了RB人的道变成废人后,吴星对自己的要求越发的严格起来,他屡次主动给自己加量,通过近乎自残式的刻苦修炼,他的身体已经强悍到了就连陈刚都艳羡不已的地步,虽然他并没有恢复本命精气,但是光凭着身体的强韧程度,就足以跟那些拥有本命精气的高手相抗衡了。

    在陈刚看来,吴星能练到如今的地步简直就是一个奇迹,陈刚得到了鬼门的武学真传,加上他在狂热年代搜罗到了不少武学书籍,使得他在武学方面的见识远超常人,在他的认知里,人体其实是有极限的,一旦超越了这个极限,也就意味着踏入了另一条未知的道路,这里所谓的未知,其实是危险的意思。

    因为这条道路从未有人涉及过,意味着你根本没有任何可以借鉴的地方,所有的一切都要靠自己去摸索,这在武学方面绝对是非常危险的事情。

    “师兄,你什么都好,就是志向不够远大,我就不同,在我看来,能够做到最好,为什么不努力去做呢?现在的我虽然也很厉害,但要是有了本命精气,不就能变得更加厉害了吗?”

    吴星说到这里做了个无奈的手势:“再者说了,想要施展比较厉害的玄门手段,就必须要有本命精气作为支撑才行,就好比布阵和施法,没有本命精气的支持,那就真的是在装神弄鬼了,我身为鬼门下一代门主的继任者,并且兼任着阴阳宗宗主之位,要是连本命精气都没有,说出去岂不是让人笑掉大牙?难不成你想让我这个双料门主今后一直都给人算命相面吗?这些微末之技又怎么能跟我如此高贵的身份相匹配呢?”

    陈刚被吴星骄傲的言辞弄得笑出声来:“你小子就喜欢臭屁,都十八岁了,就不能谦虚一点吗?俗话说‘枪打出头鸟’,就你这个态度,以后踏入社会还不得到处跟人干仗?”

    吴星露出了一副得意洋洋的表情:“跟人干仗有什么好怕的?我的身手在玄门当中属于比较厉害的存在,我的玄门手段在武者当中更是无人能及,以后要是遇到玄门中人,我就用拳头说话,如果遇到武者,我就用玄门手段对付他们,如此一来,谁能是我的对手?”

    陈刚听到这话找不到反驳的言辞,吴星扬了扬眉毛,接着说道:“师兄,你的脑袋瓜确实不咋地,许多时候都不懂得变通,我刚才所说的话全都是根据《鬼策》兵法策论篇得来的,你虽然背熟了其中的内容,却不懂得活学活用,难怪师父不把门主之位传给你。”

    吴星说的是实话,陈刚顿觉脸上无光,他站起身道:“我去监督他们三个训练,你先歇会儿。”

    后院的正中央,牛鲜花三人正在挥汗如雨的练功,吴星吊儿郎当的翘起二郎腿,一边看着牛鲜花柔美的身段,一边哼唱道:“大爷我今年一十八呀,妹妹就像是盛开的花,花儿又香又美丽,哥哥我忍不住想采摘它……”

    < ();